图片展示

茶中有天地

发表时间: 2019-05-16 15:18:43

关注: 907

为了寻找到最好的茶,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爱好茶文化的茶客,在茶的世界中,遇见了他们想要的古树茶,留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茶中有天地,一杯茶,一方人生。古树茶也在这里,从云南走向世界。

临沧,春日,寻茶

无人机航拍的茶山之路,蜿蜒曲折

古茶秘境

临沧,地处中国西南边陲,东邻普洱,北连大理,西接缅甸,地处澜沧江与怒江之间,因濒临澜沧江而得名。位于横断山脉的临沧,是世界茶树和茶文化起源中心,是普洱茶原产地和滇红茶、大叶种蒸青绿茶的诞生地、中国最大的红茶生产基地和普洱茶原料基地。

临沧高山深谷中的古树茶,在原始自然的环境中,汇聚山川灵气与日月精华,茶客们寻遍千山万水,只为心中一味——找寻真正的古树茶。

从深圳飞昆明再转机临沧,这段旅程,虽有点辛苦,但还是让茶客们颇为期待。辗转约7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临沧机场。从机场出来后,迎面而来的干燥空气,和深圳的湿热完全不同。机场外,四面是春天的树,鲜活而富有生命。

一路,沿着祥临公路往前行走,路两旁是山,开满了春天的繁花,时不时可以看到山腰处有种植的低矮茶树。约3个小时后,车子进入一条二级道路,道路狭窄,坡度很大,这是一条盘山路,蜿蜿蜒蜒,从高空俯视,像极了318国道著名的“72拐”,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也要谨慎驾驶。因古茶树之路难觅,兜兜转转,在走错了一段路后,才找到正确的方向。时不时下起的大雨,加上不稳固的路基保护带,随时有塌方的危险。

约两个多小时左右后,一方人,在几近疲惫的状态下,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海拔一千多米的古茶树山上,这里建有云茶之邦的大雪山茶厂,专做精品古树茶。此时,晚霞满天,山影绰绰。

入夜,雾气渐渐从山脚弥散上山,气温也比白天下降一二十度。晚饭过后,大家围坐品茶,茶叶在沸水中旋转,新茶入口回甘,这是春天的味道。

夜深,白天新采的鲜叶入锅杀青,一层层铺陈开来,熟透的茶叶散发沁人香气,忙碌的一天才宣告结束。但是,远道而来的游客却没有太多睡意——虽然白天跋涉数千公里,几杯新茶就能卸下一身疲惫,自然之味的神奇就在于此。


春天,孕育了一冬的古茶树,开始萌发新的芽叶。

寻茶的真谛

第二天清晨,远山上方出现一线朝霞,茶山上的气温只有10度。一切笼罩在雾气之中,等待早起的人们迎来新的一天。

此时,正是云南春茶采摘最忙的季节,茶客们昨夜喝到的新茶,便是最新鲜的春茶。这些茶客们,至少有着一二十年的茶龄,对茶爱之入深,在茶的品位和境界上,心中自有天地。

一茶一世界,一木一浮生。茶来自草木,因人而价值彰显。自然界里的古树茶,万种风情凝于一叶,联接天地人“三才”。取自山巅,能窥见一脉山水;源自本心,可陶冶万般性情。

生于天地之间的茶,吸取阳光、风、雨、电、雷鸣等宇宙中自然气息的萦绕,有了天的宇宙之心和包容之心,流动,变化,如它的气味和味道;在大地的沉稳中,有了山的坚韧和毅力。山石中的微量元素,促使古茶树的身体不断向上生长,此时,树根与大地的联合也愈加紧密,每棵古茶树的高度有多高,根系就有多长;与大地母亲合二为一,伴随着亘古久远的山脉气息,孕育了古茶树独有的生命气息,空灵。

历经人世的淬炼,当人的手掌温度、匠心的精神流入茶叶时,茶的本然之性便显现出来。静候与水的交溶,当有温度的水触摸到茶叶的一刹那间,一杯融合了天地的茶,全然诠释了老子的“道”,它既是宇宙全息的化身,又是宇宙心境的沉淀,呈现出独特的品质:无为。

这样的一杯茶,有宇宙的魂魄,聚集了天地的气息,又因人而充满灵气,只有用心去品,才能品出茶的味道、茶的品位。这是中国人几千年内敛精神的显现,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一杯茶可以品出人生的酸甜苦辣。   

从稚嫩的幼苗到充满朝气的少年,到有温度的青年,到历练的中年,到深邃、平静的老年,岁月的萦绕,在一杯茶味中,是相遇,是记忆的唤醒。每一道茶味,是自我生命的照见与重生,是回归生命本质的饕餮旅行。

寻茶的真谛便在于此。


一片叶子中的天地

为着这真谛,他们走出有限的空间,来到大自然中,在云雾山川中,感受着那份最细致最微妙的变化。如候鸟的迁徙,春天的时候,离开“巢”,飞向全国,甚至全世界,在天地中,窥见茶中“真味”。

古树茶的香气,让他们相遇在大雪山的高山上,由陌生到知音,正如台湾作家林清玄所说的,“即使是一片茶叶的香气,也是在天地间寻找知味的人呀。”

春天,万物复苏,蠢蠢欲动。古茶树的叶子,也在春的期盼下,待时新生。和一片叶子的相遇,也是与传统文化的相遇。

一片叶子中,藏着传统文化,而传统文化就是做人的文化。茶文化,源远流长,是中国传统文化灿烂星河中闪耀的一颗星星。中国的传统文化,从神话传说的尧舜时期,便开始了道德品行的修养过程。一片叶子中的天地,也是人的天地,藏着中华民族中传统的德行,谦逊和低调,如《周易》所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一杯春茶,一盏清欢,茶人的真味,正是这份清淡的欢愉与超脱浮华之外的真趣。


春天的叶子藏着的“器”,是它所拥有的丰富内含物质:

最高的蛋白质。一棵茶树蛋白质含量最高的地方就是茶树的新梢幼嫩部分,它对茶汤的滋味有很好的增进滋味,并且随着新梢的生长,蛋白质含量越低。春茶,正是采其新梢生长幼嫩最多的时候,由其制作出来的茶,茶味最好,营养价值也最高;

维生素含量最为丰富。温度越高,维生素就越容易遭到破坏,而春茶的生长期长,生长环境气温低,可以有效保护维生素,这也是茶能成为世界三大饮品的原因之一;

其他物质含量也很丰富。由于经过了一个冬天涵养的有机物的凝结和蓄藏,再加上春天的芽茶细胞生成较为缓慢,其氨基酸、茶多酚、咖啡碱等物质含量和其他季节相比,更为丰富,对人体十分有益。

所谓“待时而动”,是真正的君子在不利于自己的条件下,能隐忍待发,等待时机。梅花香自苦寒来,春茶之香也自苦寒而来,且茶香本来就难能可“贵”。它什么时候“动”,什么时候“藏”,正所谓“潜龙勿用”,这是茶中君子的品格,能屈能伸。在一冬的隐忍中,春茶一直都在等待时机,茶的香气也被隐藏在最好的状态中,等待春天的到来。

早春的茶,在经历苦闷的冬日和单调的岁月,风霜雨雪的淬炼后,在温暖的春日,悄然绽放新芽,经过火与水的淬炼,生命得以重生。这样的茶有天地间最好的气味,香气馥郁,韵味悠长,茶的滋味也最为新鲜醇爽。

此时,一杯春茶,一盏清欢,在清风明月的山间,满腔的诗情也被唤醒了。吟唱之间,想起明代诗人魏时敏的“待到春风二三月,石炉敲火试新茶”,满是憧憬的美好。“一派遥从玉水分,暗来都洒历山尘。滋荣冬茹湿常早,涧泽春茶味更真。”宋代文学家曾巩直赞春茶的茶味和历经冬雪后的甘甜与纯真。

著名的文学家苏轼,对茶也到了如痴如醉的境界,解渴要喝茶,“酒困路长睢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办事要喝茶,“簿书鞭扑昼填委,煮茗烧栗宜宵征”;创作的时候要喝茶,“皓色生瓯面,堪称雪见羞;东坡调诗腹,今夜睡应休”;睡前睡起的时候也要喝茶。此外,他还对茶有独到的研究,包括种茶、采茶、制茶、烹茶、品茶、饮茶功用等。他的茶人生,也是他的波澜起伏的一生,每被贬谪一处,在饮茶中对人生的感悟也不同,以茶寄托志向。



古人在喝茶中得茶真味,昔魏文帝曾有诗曰:“与我一丸朗,光耀有五色,服之四五日,身体生羽翼。”作为深谙茶的高手,苏轼认为,茶才是养生的“神丸”。苏轼在杭州任通判时,一天,以病告假,游历寺庙,辗转诸寺中,先后喝了七碗茶后,病竟然不药而愈,感慨之下,他写下了“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

所谓,“七碗茶”,便是“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茶人的真味,在寻茶、饮茶中的心灵妙趣,正是这份清淡的欢愉,超脱于浮华之外的真趣。


云巅春茶一场感官的盛宴

带着一颗纯真的心,茶人努力追求更高的境界——“天真烂漫”,这也是茶圣陆羽毕生追寻的境界之一。

陆羽的一生,是率性自然的一生,“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这是他人生志向的追求和表达,骨子里拥有天真烂漫的真性情。

真正的茶人,把陆羽当作偶像,呼唤一颗天真烂漫的心。如果和朋友相约,“虽冰雪千里,虎狼当道,不愆也”;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在山野中,“诵佛经,吟古诗,杖击林木,手弄流水”,游至尽兴的时候,会“号泣而归”;喜欢居住山寺,“随身惟纱巾、藤鞋、短褐、犊鼻”。

有这样一群现代茶人,走访了云南的一座座茶山,易武、冰岛、昔归……每一座茶山都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都有许多耐人寻味的故事。今年,他们来到大雪山古茶树林考察,听,看,闻,品,感受大自然的馈赠。


一定要亲手炒制一款茶,一定要在茶山留下属于自己的故事。

                                     —— 唐立新


听,与绿叶对话

资深茶客唐立新,是最早来到这片古茶树园的人之一。每年春茶采摘的时候,他会如约而至,亲手炒茶制茶。凌晨一点,茶厂还在紧张忙碌中,他拿来一把吉他弹了起来,专为这些深夜劳作的茶工演奏。悠扬的乐声,动人的旋律,驱赶了工人的倦意,为他们带来愉悦和慰藉。在茶厂,这段故事几乎无人不晓。

当分享这段为茶而歌的故事时,他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时而发出清脆爽朗的笑声。他毫不掩饰地呼吁:“来这里的人,一定要亲手炒制一款手工茶,一定要在这座茶山留下属于自己的故事。”

从一片叶子到一壶好茶,在一片人与自然共同维系的净土中,他们终于明白,要珍惜世界和人生,首先要从一片叶子开始。为了真正理解这片净土,远方来的茶客来到茶山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古茶树园中亲自采摘春天的嫩芽。

春茶,分为三道茶。头春茶,是春天第一次采摘的茶。中国地域辽阔,因各地的气候和地理环境不同,所以每种茶的头春茶采摘时间不同。明前茶,也即清明之前采摘的茶,因低温的考验,新芽不仅少,且生长缓慢,故有“明前茶,贵如金”一说。雨前茶,作为春茶的尾巴,即谷雨前采摘的茶叶。谷雨茶虽然不如明前茶,但是其品质也是非常高的,细嫩清香,耐泡,鲜甜,内含物质也很丰富。

茶,是一方天地的安顿,云南的古树茶,自是云南的一片天地运化而生的自然之物。

云南的古茶树,远离繁华,深藏于宁静的山中,在每天的阳光雨雾滋润下,一场春雨过后,和大自然一同苏醒了。新芽慢悠悠地摇晃,透过云层的阳光,像普照的佛光,在天地间,闪耀着智慧的光芒,落到新芽上,犹如重生的婴儿,洗净心中千万烦丝。叶片上的水珠,汇聚在叶尖,越聚越多,突然从叶尖滴落,落在岁月的大地上,星散而开。静静地看着,时光静止,人与叶与这天地融为了一体。

作为一年中品质最好的茶,茶客们要想做好茶,便首先要学会和这片叶子对话,只有把自己当作这片叶子,以心观叶,才能做得好茶、品得好茶。

在与叶的对话中,天地人三者的温度,在此时升华,茶叶“不求功德,不求福报,只是尽心尽意贡献自己的芳香”的人生,让这群茶人们,看见无私和纯粹。爱,在心间燃起,在茶中,他们学会了怎样做人。


采摘的鲜叶必须“一芽两叶”,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古树茶的品质。

                                    ——曾献华


见,勤劳的人们

在亲自采摘和制茶的劳作中,茶客们幡然醒悟,中国的茶文化是最古朴,也是最勤劳的。在茶山,他们与这些采茶工有了人生第一次心灵的碰撞。

在崎岖的山路上,穿着露脚的草鞋,脚下是原始的大地,手中是春天的第一抹嫩芽,两种温度汇合,是大地和手掌的温度。茶,当春乃发生。一场春茶,一场春天的骚动与忙碌。天微微亮,这座位于海拔1600米以上的村子,云间烟火处,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生活。

从广东来到这片茶山生活多年的曾献华,见证了茶山上的巨大改变。他说,云茶之邦在这里开发并保护两片古茶林,一片叫做紫祥菁,一片叫做月牙台。他在这里除了管理茶厂之外,还会去村民家中“串寨”,就是到村民家中拜访,询问生活需要以及遇到的困难。“帮助村民安装电灯、自来水管,有孕妇生孩子,有老人生了病,我们也会派车接送,方便村民上山下山。”曾献华说,我们来到这里,就要给村民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给他们更多的帮助,将好的东西传播出去。

他悉心指导村民采茶,采摘的鲜叶必须“一芽两叶”,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古树茶的品质。在这里,被称为“阿奶”“大爷”的采茶工,通往每日亲近的茶园,需要走过崎岖的山路,翻过原始的森林。岁月沉淀了几百年的古茶树精华,也沉淀了这些人的人生故事。他们与这些古茶树茶园世代相处,精心守茶的相处方式,与现代文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却留下了原始与古朴,这是采茶人面向天地的敬意,流淌于家族的血脉中。

中国人从不吝啬他们的体力和勤劳,天地间的茶魂,正是靠着一代又一代人的传承,才得以续写下来。年轻一代的孩子,自小便在这样的环境中熏染,感受着族人传递的勤劳理念。

茶山上的时间非常宝贵,为了尽可能地多采鲜叶,茶工们一天只吃早晚两餐饭,中午就在茶山上简单吃些干粮。春茶不等人,他们在争分夺秒,每天的劳动成果决定一天的收益。等到下午六点,夕阳西下,炊烟袅袅,茶工背着满筐的鲜叶下山,紧张的采摘工作暂告一段落。

茶山上的古茶树,有的高达十米,需要爬树采摘。一芽两叶,采摘的标准熟记在心。更重要的是,为了留住茶叶的新鲜感,必须在日出前,踏着清晨的露水采摘。

茶工们穿着原始的草鞋,行走在先辈开辟的古道上,远山是或浓或淡的颜色,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古茶的味道嵌入身体当中,流进他们的血液里,大地的温度,传入指尖,一片茶叶,因此有了身体的温度,有了大地的脉络。

一片茶叶的温度,是他们采茶时与天地相通的呼吸。为了保持芽叶的鲜嫩,采茶的袋子,不能太密实,否则嫩芽便会被捂坏。

那些鲜嫩的茶叶离开古茶树后依旧鲜活,生命的色彩此刻别样鲜亮。他们懂得古茶树的心,懂得古茶树的魂,珍爱天地赐予的礼物,以此延续它们的生命。


经过时光的沉淀,古树茶会越来越珍贵,越来越回味悠长。

                                ——钱素珍


闻,古茶之香

傍晚时分,安静了一天的茶厂开始热闹起来,融合了天地人温度的鲜叶在离开茶树后,被送进了离班尾村不远的云茶之邦。采摘回来的鲜叶要在当天处理掉,进行初加工,制成毛茶送下山去。

茶人们,早已等待在茶桌旁,期待能品尝到最地道、最初的古树茶。最好的茶味,来自淳朴的风情,最好的茶魂,是人性的那一抹纯净和岁月的磨炼。云巅,春茶,一群人,在各自的世界中,与茶共生共存。

“我们家每年都会来到这里,亲自手工炒茶,并且存放起来,写上孩子们的名字。经过时光的沉淀,顶级古树茶会越来越珍贵,越来越回味悠长。”爱茶人士钱素珍,也在这里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故事。

来到这里,一杯热茶在手,便是当下的心,脱去尘世的疲惫与杂念,在一杯茶中,看见旷达的人生、清净的心底。向茶而生,茶人们的人生在一年又一年的“候鸟”似的迁徙中,得以回归初心,“犹如人生苍凉历尽之后,中夜观心,看见,并且感觉,少年时沸腾的热血,仍在心口。”

春天的茶,凝结着一冬的簪花剪雪,又在早春的晨风暮雨中流转着清新盎然的气味。春芽肥硕,色泽鲜翠,散发出来的清茶香气,是春天的气息,有着草木的清冽、花朵的芬芳。古树茶中的茶香,更是一种特有的香味。从土壤深层获取矿物质成分,在茶香中,能以丰富的最佳状态将云南各个山头的气味完美地体现出来。如兰石寨,生于烂石之中,汲取岩石中的营养,有种兰花的幽香;紫祥菁,有种果密的香韵,香气浓郁持久且沉稳。

泡煮茶的水,是来自山林深处甘甜凛口的泉水。烧至沸腾,取一些新采的毛茶,放入茶器,过滤第一道茶的苦涩之味。泡茶人的手艺,泡茶时间的长短等,均能直接影响茶的味道。不过,好茶,无论味道如何,它内在的内涵从不会因为外在而改变。还未喝,通过茶气所熏透出来的香气,心中便怡然透亮,块垒全无。抬头望向眼前的茶园,峰峦叠翠的远山,缭绕的云雾,七彩的云,全然“灌进”这一壶茶,心中忽然至真至纯,无妄无嗔。


一味好茶的标准:1300米的海拔高度+200年以上的树龄。

                             ——彭东交


品,没有分别心的茶味

古茶爱好者、文化传播者彭东交第三次来到这座茶山。对于古树茶,他有一套严格的“1500标准”:1300米以上的海拔高度+200年以上的树龄。

他认为在1300米海拔高度生长的茶叶是最安全的,这个高度茶虫不能生存,所以无需喷洒农药杀虫,也就没有茶叶农残超标的担忧。他认为,中国是茶叶大国,茶文化非常深厚。云茶之邦的紫祥菁、月牙台、兰石寨古茶树,有的已经有上千年历史。而且,纯手工采摘、炒制、晒青、压饼,从保护中国茶文化以及古茶树的角度,古树茶的制作工艺可以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

另一位古茶爱好者丘典博士驱车2000多公里,历时3天赶到大雪山古茶园,对这里的紫祥菁古树茶情有独钟。每年春天他都会来到云茶之邦的制茶基地,亲手采集新鲜的茶青,纯手工制作古树红茶。他认为大雪山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数百年时光融于片片绿叶之间,保证了古树茶的独特品质,孕育出独一无二的紫祥菁茶。

在茶山上,他与古茶树对话,把紫祥菁当成茶树精灵——她披上银甲,跨上战马的时候,就是穆桂英,就是花木兰,可以统领三军,所向披靡,尽显霸气和老道;一旦绝世美人身着绫罗,手抚琴瑟的时候,她就是一位身姿曼妙、能歌善舞的美丽仙女。他对古树茶的感情与茶叶品质的孜孜以求,让远道而来的众多茶客深深地敬服。

茶味和人生,从来都没分开过。不同的人生境界,做出的茶,品味出的茶,即使是同一片茶叶,均有不一样的味道。品茗的过程,是一场与自己的对话。一口茶香,是一种难言的欢愉,能让心情欢快起来。茶汤色泽鲜艳明亮,叶底鲜活,带着一种灵性和活力,纯正浓厚,如玉般润泽甘甜,又如幽兰般内敛,暗含清香,延绵细长。

茶入水,清新茶香便沁入心脾。

第一泡,清新入心,除燥静气;

第二泡,回甘入甜,旷达心境;

第三泡,氤香缭绕,神思明净。

茶的珍贵与心灵有关。只有注重内在修为的人,才可以进入茶的心。当茶叶落入茶杯的那刻起,每一片茶叶所释放出来的每一缕香气,每一滴味道,是没有分别的。当不去分别每一片茶叶的时候,有时候甚至会忘记这一壶茶,是由一片片叶子泡成的,此时的茶就是茶,叶全然“无”。茶与叶,从来都不曾分开过。

这些茶客,带着自己的人生故事而来,在茶心中,在天地间,慢慢接近天人合一的状态。他们发现,喝茶就是修禅的过程,人和草木是没有分别的,去掉分别心,便是放下“我执”,获得自在解脱。

“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当山间的清风与明月,融汇在感官的盛宴中时,茶人们相视而笑,由心而发的笑声见于逍遥的天地间。

同时,品茶的过程,也是觉悟的过程。“第一泡时苦涩,第二泡甘香,第三泡浓沉,第四泡清冽,第五泡清淡……这泡茶的过程令我想起人生,青涩的年少,香醇的青春,沉重的中年,回香的壮年,以及愈走愈淡、逐渐失去人生之味的老年。”也许,很多品茶人,也许如林清玄一样,有如此感触。

茶人在一片叶子中,获得宁静与高雅,如宋人在品茗时,在茶中画出的山水水墨画,清净,淡雅,意境深远。


茶,故乡,远方

茶,有着向上的生命力,因着它深邃的文化内涵,从古至今,在岁月中,茶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精神境界,也使得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了茶文化的内涵,而变得更加的富有魅力,并从茶的故乡走向了远方,在世界中,彰显出新的生命和文化的价值。


“茶马古道”,亚洲的文化走廊

在这场感官的盛宴中,茶人们窥见了彩云之南悠久的茶历史。在光影斑驳的驼铃声中和沉重的脚下,是曾经绚烂的茶马古道。

“这就是茶马古道!”远方来的茶客一直在找寻茶马古道的踪迹,不曾想茶马古道就在脚下,不禁发出一声惊呼。竹林与树木间隔而生,古道的两旁零散着一些古茶树,脚下的石头点缀着岁月的痕迹,潺潺的流水中,流淌着往日马帮人的汗水。苍翠的山间,时不时可听见清脆的铃铛声,虽然此声非彼声,但却勾起茶客们心中的感慨,悠悠岁月,传奇与辉煌,尽在遥远的路途中。



世人几乎无人不晓茶马古道,那段曾经轰动了整个西南乃至中国和世界的商贸和文化通道,是一条茶乡和茶人的希望之路。临沧,就是茶马古道的重要发祥地和必经地之一。经相关学者考察发现,临沧的茶马古道有四条:

顺宁(今风庆)——新村——澜沧江青龙桥(建桥之前莽街渡口)——金马——鲁史——犀牛出蒙化(今巍山)或下关至西藏;另一线从祥云分道至昆明。

顺宁——德党(今永德)——镇康——缅甸——印度。

顺宁——云州(今云县)——茶房——大寨——大石——缅宁(今临翔区)之邦东习归。

集临沧各地茶叶经云县——茂兰——哨街——澜沧江神州渡——南涧经巍山或下关到西藏。

在这条古道上,至今尚存的古镇有缅宁县(今临翔区)的泰恒镇、(今博尚镇)、顺宁县(今凤庆县)的鲁史镇和云州(今云县)的勐兰镇(今茂兰镇)。

在临沧市永德县大雪山乡的高山古茶树林中,就隐藏着这条古道。从月牙台古茶树林出发,驾车沿着盘山公路继续行进,路边是一块块狭长的麦地、玉米地。在大雪山的山路上开行一段后,汽车已经不能再前进了,需要徒步穿过鸡犬之声相闻的村子,再沿着陡峭迂回的石板路继续向大山行进,才能到达紫祥菁古茶树园。

当年,无数的马帮从这条古道上将茶运往各地,如今,这条古道依旧还在忙碌着,世代守护它的茶农,每天从这上山采茶,傍晚时分满载而归。


茶马古道天生就与茶紧密连接在一起,因此提到茶的文化与历史,茶马古道都是绕不过去的存在。古茶爱好者彭东交告诉《商道天下》,中国历史上最古老的对外经贸商路,最早可以追溯至2000多年前的汉代,正式形成于唐宋繁盛时期。茶马古道的路线有两条:川藏茶马古道与滇藏茶马古道。在古代,茶马古道作为重要的贸易通道而存在着,而在海、陆、空交通发达的今天,它的价值更重要地体现在了文化上。

当两千年后的世人口中再提起川、藏、滇时,浮现在脑海中的是云南普洱、玉龙雪山、锦绣丽江、青藏高原……人们往往会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但是探寻到茶马古道的踪迹时,又会赞叹古人的智慧与艰辛。“茶马古道”在英语中被称作“Asian Corridor In Heaven”——亚洲的天堂走廊,这条走廊之上,见证了多少岁月的沧桑与故事。

其中,一段关于昔归的爱情故事,让茶马古道更加的传奇。一个马帮来到一个村子,马帮的儿子因为受伤在这里养伤,遇到一位叫昔归的女子,在照顾他的时候,和他日久生情。两人立下誓约,来年春天马帮回来的时候,便结为夫妻。马帮走后,昔归日夜盼望,在村头等待心爱的男子,没想到一等就是一生。这期间,战争动乱,他被征召入伍,遇到战事,生死不明。当她误知他已经死去时,便整日哭泣,哭出的泪水,淹没了整个村子。村民们为了逃命,搬到了更高的山上,而她却还在原地等待,最终和整座村子一起沉到水底。他在战乱中死里逃生回到这座村子时,却发现这里早已经成为汪洋之河。向村民打听,才知她已经死去,他心如死灰,问一位得道高僧,说来世还有情缘。三百年后,一位叫做昔归的美丽女子是一位主持人,而他则是台湾的游客,两人最终在这片湖前相遇,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是一条用生命之躯铺成的道路,多少悲欢离合,承载了不知多少赶马人的澎湃历史和人生故事,云南的普洱茶也在这段历史中,更加的富有文化和历史内涵。

“山川有灵气盘郁,不钟于人即于物”,因着它的郁郁秀川和丰富的茶资源,由这条茶马古道走出的茶,至今还在人们的心中回荡,在历史中盘旋。


指尖上的传承之路

茶马古道上的茶,通常被制作成砖茶,这也是云南普洱茶的独特制作方式。这种制作方式约起源于唐代,形成于明代,到清代逐渐成熟完备,被称为古法制,即纯手工制茶。这种手工技艺古法制工艺古朴,利用最自然的、最原始的环境和方法,融合天地人的精华和精神,保持茶叶最初的味道。

古树茶天然醇厚的味道、自然环境和丰富的茶内含物质等,是“天道”,天的规则使然,孕育了如此世间的精灵之物。经过“地道”——人的法则,改变了古茶树原来的形状,使之成为一个可以为人所喝的饮品。这个“地道”便是古法制的手工工艺。最终呈现出来的价值和文化内涵以及贮藏方法等,方是“人道”。

揉捻:将柔软的杀青叶,置于簸箕中,双手抱团握茶,搓揉、解散,嫩叶宜轻、老叶宜重。

从一片叶子到茶,“地道”连接着“天道”和“人道”。制茶师翟海林为我们介绍了古树茶的制作工艺。古法工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被一代一代的匠人用心得以传承下来,经历岁月的磨炼,更加古朴,主要分为6个主要步骤,循序渐进:

采摘。对茶叶采摘的讲究,比如采摘时间、茶叶大小、均匀程度、老嫩程度等等。

摊青,又称萎凋。要在避光阴凉的地方,让其自然的萎凋,散发水分和热度,其中对鲜叶的厚度和翻动时间、鲜叶失重率等都有严格的要求。

杀青。古树茶最重要的一道工序,将鲜叶放入烧着柴火的铁锅中,用手翻炒,制茶人的技艺将在这里得到完美呈现。

揉捻。杀青过后是揉捻,也即用手揉捻茶叶。将柔软的杀青叶,置于簸箕中,双手抱团握茶,搓揉、解散,嫩叶宜轻、老叶宜重,反复进行半个小时时间,此时芽叶卷紧、茶汁外溢,进而茶条逐渐成型,大叶普洱茶的外形之独特,条索之美,皆用此法。

晒青。不宜烘炒的普洱茶,唯经过日光的晒制,吸收天地之精华,方得大叶茶之气韵真味。将揉捻叶均匀晾晒,互不重叠,在自然,阳光和风的共同作用下,方能令鲜叶本味尽出,花香果香,差异立现。

压制。晒制好的茶叶,熏蒸回软,用搌布包裹反复揉捻后,用石磨压制,加以拍击,最后成饼,再放到阳光下自然晒干。

古法制背后是绵延千百年的匠心精神,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是对茶品质的古朴坚守。传承,不变的经典,坚守,是一代又一代人的信念,用手工制作出最好的茶叶品质,用工艺让茶更加丰满,用最虔诚的态度让古树茶更有灵魂。

由此,这样的古树茶有着独特的天然优势,也赢得了茶人们的心。

首先是香韵。不同的山头有不同的香气,和拼配茶以及台地茶有着天壤之别,古树茶有更浓的香醇,更有大自然的清香。其次是甜度。古树茶的甜度,需要茶客足够地修炼后才能品尝出独特的甜度。第三是茶汤。台地茶汤多为黄绿色,茶汤淡薄,古树茶的茶内质饱满,茶汤更为醇厚。第四是回味和生津。台地茶的回味和生津比较快,耐泡性不好,但是古树茶的味道则比较稳定,持久耐泡,二三十泡后,回味和生津感觉依旧非常的好。第五是苦涩,台地茶的苦涩比古树茶的苦涩更重一些。第六是喉韵,台地茶和古树茶的喉韵也是不同的,古树茶的喉韵比台地茶更为顺畅、舒爽、持久,回甘生津度更好。总的来说,古树茶在持续性和稳定性方面要优于台地茶。

如此高品质的古树茶,走向远方的世界中,也得到了很高程度的认可。

图1采摘:春茶的采摘标准是一芽两叶,除此之外,还应注意采摘时间、均匀与老嫩程度等。

图2摊青:又叫萎凋,避光阴凉的地方,让其自然的萎凋,散发水分和热度。

图3晒青:将揉捻叶均匀摊开,在阳光和风中自然晾晒。

远方,古树茶的价值新生

2018年,云茶之邦的翟世超带着他的古树茶前去迪拜参加迪拜国际咖啡和茶展览会。一年一度的迪拜国际咖啡和茶展览会,至今已经成功举办了7年。在此次展览会上,翟世超遇到了一件令他印象很深的事。他发现,来他这里喝茶的人并不是很多。

直到一位阿拉伯王子前来喝茶,询问了原因后,他才知道,原来在阿拉伯人的印象中,中国的普洱茶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是非常奢侈高端的消费品,这让翟世超的心中升起一种民族自豪感。在远方,古树茶的价值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古树茶都是品质最好的茶,只有好的茶叶,也即好的茶源,再加上古法制工艺才能做出品质好的茶。翟世超所带去的古树茶,属于优质的高山古树茶,在海拔1600米以上,不生虫害,不施农药,不用施肥。正是对“半原始、纯野放、原生态”的孜孜追求,他的古树茶代表紫祥菁才能在2015年、2017年和2018年度的世界级茶赛中荣获金奖。

这样的优质高山古茶树在云南,其实很稀少。有古茶树王国之称的云南的古茶树、古茶园,不仅在世界和中国都具有唯一性,还是自然和文化的遗产,具有经济文化和科学价值。其中优质的高山古茶树更是稀少,在云南本地只占到7%~8%。如此珍贵的古树茶源,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精心保护,如此,才能保护好中国茶核心竞争力的源头。

就在2019年的4月16日,翟世超以105万的高价,拍得冰岛老寨的一棵祖母树,“实际上,这棵冰岛最古老的茶树之一,是不可再生和复制的,因而它也是无价的。”独特的稀缺性和生态保护价值,使得翟世超不惜以高价竞得此次采摘权。

茶本体就是自然和时光的味道合一,古树茶的价值在于它用时间来证实自我的实力。在一层层的年轮中,古树茶王所孕育的是一种纯粹渐深的层级,这种价值的叠层,其实已经超过了它本身的茶树价值,是经过人类和自然,精心拣择留给人类的珍藏之物,应该得到人类的敬重和呵护。

以105万元高价拍得冰岛祖母树采摘权的翟世超,在制茶师傅的帮助下,准备用古法制手工工艺制古树茶。


古茶树的前世今生

云南,作为古茶树之乡,行走之处,都是历史。

在对云南古茶树的考察中,现如今已经证实茶的故乡就在云南。在云南,不断有“茶王”被发现,现如今世界上最粗大的古茶树,树干直径足有1.84米,8个人才勉强合围,茶树高10.6米,腰围5.82米,树龄高达3200年以上,这棵树成为了中国茶叶界,乃至世界茶界的“一哥”。它的“年龄”甚至比商纣王还年长近100岁,比春秋时代的孔子年长近700岁,比秦始皇年长近1000岁。

此外,这样千年以上的“茶王”不在少数。从野生型的古茶树到过渡型的古茶树到栽培型的古茶树,这些茶树原产地的活化石,记录着普洱茶乃至整个中国茶的茶叶生长演变历史,是弥足珍贵的物证。

所谓野生型古茶树,也即生长于原始森林的高海拔地区,没有受到任何环境的破坏,自然而生的原始古茶树;所谓过渡型古茶树,也即人开始驯化古茶树,但还没有完全掌握其栽培技术;还有一种在近于栽培型和完全栽培型之间的古茶树,最后就是栽培型古茶树。如今的景迈、芒景、南糯山等人工栽培型古茶园有300-1300年的历史。思茅地区的古茶树种类,各类型都有最为齐全的品种,主要在无量山、哀牢山和澜沧江两岸。过渡型古茶树有临沧的邦崴村等。另外,保山市和临沧市的古茶树种类也比较齐全,其他地区,如德宏、红河、文山等地州,也有古茶树分布。

说到古茶树,就不得不提到云南的古六大茶山。传说这六大茶山和诸葛亮有关系,在《普洱府志》中记载:“六茶山遗器俱在城南境,旧传武侯遍历六山,留铜锣于悠乐,置铜鉧于莽枝,埋铁砖于蛮砖,遗木梆于倚邦,埋马蹬于革蹬,置撒袋于慢撒。因以其山名慢枝、革蹬有茶王树较它山独大,相传为武侯遗种,今夷民犹祀之。”

关于云南为何有茶?也和诸葛亮有关。传说,当时诸葛亮“七擒孟获”时,到了云南之后,发现这里瘴气很是严重,于是煮茶喝茶治病,茶就在云南这个地方留存了下来。

不论历史传说如何,云南的古六大茶山和古茶资源都有着重要的价值,首先便是文化和历史价值。它是中国作为茶原产地的见证者,是中华茶文化的根和起源,是中华灿烂的文化遗产。其次,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云南的普洱茶属于大叶种茶,这些古茶树能为大叶种茶遗传多样性提供研究材料,同时也为茶树的优良品种培育提供了天然而又丰富的基因宝库。再次,巨大的经济价值。这些古茶树,除了少数分布于自然保护区的古茶居群外,大部分已经变为茶农的生产性古茶园。古树茶独特的优异品质和稀缺性,深得广大爱茶人的喜好和市场的欢迎,也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但是,古茶树也面临着管理粗放、不合理采摘、原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等发展问题,云南政府也在加大保护力度。保护古茶树,其实也是在保护源远流长的普洱茶文化。

这棵古茶树,是紫祥菁古茶林中最老的一棵树,被誉为“茶王”,这样的“茶王”树,在云南还有更多,它们共同见证了云茶的悠久历史。


独特的民族性茶文化

除汉族外,云南有25个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生活在中国地境上的“极边之地”,山高谷深,道路艰险,往来之间困难重重,基本上处于一种封闭隔离的状态中,即使是茶圣的陆羽在《茶经》中也未提及云南之茶。即使如此,云南之茶的种植历史却十分悠久。

据东晋常璩《华阳国志》记载,早在三千年前,就有云南种茶的先民濮人献茶给周武王,濮人就是今天云南布朗族和佤族的先人。但是否确凿,并未得到证实。最早有确凿史料记载普洱茶的人是唐朝的官吏樊绰,他在《蛮书》中写道:“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造法。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这是云南最早的饮茶文字史料,也可以说是最早的茶文化记录,这表明,在唐朝时,云南人已经开始驯化和利用茶了。到了明朝,谢肇浙在《滇略》中,第一次提出“普洱茶”,“士庶所用,皆普茶也。蒸而成团。”后清朝的《普洱府志》中又有记载:“普洱古属银生府,则西蕃之用普茶,已自唐代。”由此可见,唐代就有普洱茶了。此时,出现了一种叫做龙团凤饼的茶,按照现在的普洱茶制作工艺,就是属于普洱茶一类。无独有偶,1987年,在法门寺的地宫,出土了一套唐朝皇室宫廷用的饮茶器具,也是我国茶文化考古上最齐全的一次茶器发现,其中有一个器具就是盛放龙团的。

在清代,普洱茶在《元江府志》明确得以记载,普洱茶就是出于普洱山的,性温味香,异于他地所产的茶。到民国末年,普洱茶已经在民间有很高的声誉,甚至与“龙井”齐名。

除了久远的历史外,普洱茶还与宗教有着密切的联系。所谓禅茶一味,因普洱茶有养心、明目、解毒、提神、保健等功用,在宗教祭祀中得以发挥其独特的作用,并在寺庙间,被僧人广为饮用,有助于消化、禅定等,也因此有了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礼仪等的佛教茶文化。到现代,所谓修禅,修佛,必先修茶中之真谛,“禅茶”由此而来,最终达到“明心见性”,参悟人生和佛法。

除了宗教特征明显外,普洱茶还有着民族文化的象征。云南的不同民族对茶的开发和利用也是不同的,如布朗族最先对茶进行人工栽培,基诺族把茶当做食品。多元的民族文化再加上本土文化,普洱茶的饮茶方法和文化特征也是不尽相同,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融合性。

茶,是一个极具包容的物体,它使得云南众多的少数民族能够融合在一起,共同生活。从古至今,茶在云南人的生活中,起到难以替代的作用。

作为他们世代守护的古树茶,仿佛如同他们的祖先,孕育出这片金贵的土地,护佑他们平安的一生。在春茶采摘之前,他们会举行隆重的祭祀祖先的活动,安定心志,用至诚的温度,祈求祖先庇佑这一年风调雨顺、平安健康。

所谓“身致其诚信,诚信之谓尽,尽之谓敬,敬尽然后可以事神明,此祭之道也。”茶便是他们连接祖先的祭品,用心的温度,感动天地。

在人生的温度中,云南茶在婚嫁的习俗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婚嫁中有四道茶,举行结婚仪式的时候,男女迎亲的亲戚要分别到对方家中喝四道茶,新娘新郎洞房之夜也要喝四道茶。四道茶,一道是苦茶,二道是甜茶,三道是苦茶,四道是甜茶,代表婚姻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和经历。

“为茶而歌,为茶而舞,仰茶如生,敬茶如神”,他们将茶融入自己的信仰,在茶中,感受着生活的温度,在茶中,甘苦平凡一生。


竹筒茶,傣族世代相传的一道待客的传统茶饮。


任重道远的国际化之路

正因为茶独有的包容性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它才能走向世界,成为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桥梁。

对于许多人来说,茶成为必不可少的饮品,既能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找到一席之地,也是“琴棋书画诗酒茶”中的君子七雅之一,还是心灵世界的一抹境地,连接祖先,连接灵魂,连接健康,连接生活。

一壶一茶一生活,一琢一饮一人生。茶中有“俭、静、和、敬”,这个中华茶文化的精神内涵既相同也有自己独特的特点,所谓“俭”,是返璞归真的简单;所谓“静”是清心寡欲的宁静;所谓“和”,是和谐,以和为贵;所谓“敬”,是相敬如宾的涵养。四种精神内涵,使人在茶事中修身养性,找到最好的自己。

彭东交说,中国是茶的故乡,茶从这里出发走向世界各地,在各个国家形成了不同的茶文化。他说,历史是一个轮回,中国在人类历史上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世界第一,或者说曾经的GDP总量是世界领先的,但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贫穷和弱小的。近代以来,中国人开始呼唤伟大复兴,从孙中山提倡的“天下为公”,到如今的“一带一路”和“文化复兴”,中国茶文化有了传播的更多路径。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作为“一带一路”上的国家,随着经济贸易的往来,中国茶文化也远播声名,来到这里,茶馆也逐渐走入远方的世界。一位阿联酋的茶客喜欢到当地最有特色的中国茶馆喝茶,他喝茶已经有十多年了。一开始,习惯了在茶中放奶和糖的他,很是不习惯中国茶的味道,第一遍有点苦涩。但是当第二遍喝的时候,苦涩后不久就有回味的甘甜,他逐渐爱上了这种味道。

在他看来,茶具有很好的消解油腻的作用,还能减肥,是一种十分健康养生的饮品,他的孩子也在他的影响下,喜欢上了茶的味道。由茶到茶道、茶艺到中国的茶文化,他都非常喜欢。茶道,茶艺,茶味,古色古香的环境,宁静的氛围,还有美妙的古筝乐器……一杯茶,所品饮的是一种境界和精神愉悦。

随着现代人的回归自然、生态和健康以及个性化消费趋势,中国茶以及其所蕴藏的文化价值和精神价值,也将为更多的人所接受。综合儒释道、中医药文化的茶文化,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天地人思想,注重养德,归于修心,包容,亲和,共生,古朴,素雅,和谐大同的思想。

作为连接世界和中国的重要精神载体,中国茶的包容精神、和谐共生精神,是一种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的命运共同体,也是茶文化本身所具有的内在属性和发展内涵。做好茶文化国际传播的顶层设计,发挥茶文化的渗透性和引领性,以兼容并蓄的姿态,传承和创新,弘扬和发展,中国茶将会变得更加多姿多彩。

中国茶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国,并在他乡生根发芽,形成了具有各国特色、形式丰富的全球茶文化。未来,中国要形成自己的茶品牌,让中国茶更好地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