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中美“财富管家”的今天与明天

发表时间: 2019-07-03 11:51:13

关注: 250

中美大国博弈,在资产管理方面各有千秋。

21世纪是资本博弈的世纪,中国资产管理产品规模合计超过百万亿元人民币。宏观经济稳增长带来财富积累,人口老龄化加速促进资本向金融资产转移,互联网科技提升技术创新,全球负利率环境加大资产波动率,中国人资产管理进入了最迫切的时代。但是资产管理是一门深奥的学问,不是所有人一眼就能看懂的。

当前,中国一方面严控金融风险,一方面推进金融全球化进程。当全球金融环境瞬息万变,美国单方面挑起贸易战,处在十字路口的资产管理将走向何方?中国人如何牢牢守住自己的钱袋子,并且让钱袋子实现持续增长?许多人将目光锁定当今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梳理美国基业长青的资产管理机构发展历程,并分析其成功的产品设计策略,可以从美国的今天看到中国资产管理的明天。

在中国,只要稍微关注财经新闻,总能发现许多分析师或经济学家都在聚焦美国的资产管理机构:高盛,大摩,美林,德意志银行这些名称屡见报端。如果只关注这些,很容易把他们理解为金融市场的主角,以为是它们决定了价格、成交量和一切走势。但这并非事实,对外行而言,它们拥有一个气派的名字:投资银行(Investment Bank),而内行一般把它们称为“经纪商、自营商”(Broker、Dealer)。这精辟地描述了它们的两大功能:帮助客户进行融资和交易,用自己的资本进行投资,实现双向盈利的可能性。


中美资产管理的差异

如果从美国投行资管部门的商业模式来看,可以发现他们同中有异:摩根士丹利追求主动管理至上,追求超额收益;摩根大通通过研究驱动、提供可操作洞察、提供结果导向产品和创建品牌效应的策略构筑护城河;高盛集团遵循“3*3*10”战略,追求均衡发展;美林证券胜于客户和产品分层,管理能力稍显不足。

此外,美国投行资管部门主要有四大亮点:1、组织架构方面,资产管理与财富管理协同并进,注重研究团队建设;2、资金端上,适度追求规模效应,投资者风险自担;3、产品端上,客户分层,全产品线策略,注重品牌效应;4、资产端上,配置广泛且有所侧重,另类投资是重点发展方向。

资金来源:美国大资管以家庭投资者为主;中国券商资管以银行理财产品为主,居民理财需求的提升将带动资金来源变迁。

增速动因:美国大资管以宏观经济因素为主;中国券商资管以监管因素为主,监管框架的完善将促进增速动因向宏观经济因素切换。

资金投向:美国大资管以权益为主;中国券商资管以通道非标为主,去通道、降非标依然任重道远。

竞争格局:美国大资管行业赢家通吃;中国券商资管行业格局分散,长期来看主动管理能力强的龙头券商资管将占据竞争优势。

管理费率:美国大资管高位下行;中国券商资管低位触底,未来仍有上升空间。


全球对冲基金行业“一哥”

如果分析美国资产管理行业,从中可以折射中国资管规模化、全球化、科技化的未来。

以桥水基金和索罗斯基金为例,单从投资能力角度看,索罗斯基金以更小的管理规模,为客户赚到了更大比例的钱。相反,桥水虽然为客户赚到的钱比索罗斯基金多了80亿美元,但是管理规模比索罗斯基金多了800亿美元,收益率的比例并不高。但是从运营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角度看,毫无疑问是桥水更成功。

过去30年,全球对冲基金行业“一哥”的位置基本被两家机构把持,前20年是索罗斯基金,后10年就是桥水基金,中间有几年是罗伯逊的老虎基金。业内观察,桥水基金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过索罗斯基金了。这个不仅仅体现在规模超越了索罗斯基金不是一个数量级,更重要的是达里奥正在把桥水基金打造成一个百年老店,即使他退休之后也不受任何影响。


留给中国人的转型时间

对比美国资产管理的成熟化运作,中国资产管理模式正在加速转型,而且留给中国全面转型的时间不会太多。宏观经济下行,大资管行业监管进一步趋严,国外资管机构加速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券商资管机构转型道路艰难。

近年来,中国券商资管的内部风险加速聚集,大集合资金池带来的期限错配问题尚未解决,定向资管多层嵌套又导致资金往来难以穿透。为此,监管层先后发起以“八条底线”、“新八条底线”和“资管新规”为标志的三轮监管高潮,加速了行业回归本源的进程。从更长远的视角来看,券商资管已步入转型的快车道,未来仍有更多的可能性等待券商资管去探索和发现。

对照美国资产管理行业,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有几点启示:1、产品创新和系统打造需要越来越重视。围绕指数基金这个产品做创新,看似简单的指数基金产品,其实从系统层面中非常复杂;2、养老金税收递延对于资产管理行业的崛起至关重要。养老金税收递延导致投资者长期使用定投的模式,基金公司以养老退休为投资目标,不追求偏激的收益率,市场整体保持在一个稳定状态;3、平台化的价值超越个人英雄时代,大的主动管理基金都是平台化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