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翟世超:千里茶情,撑起扶贫的天空

发表时间: 2019-07-03 14:51:09

关注: 333

“临沧西滇雪岭畔,一抹紫芽动情怀。”《商道天下》采编团队和摄制组一行,飞赴两千公里外的云南临沧大雪山,零距离感触大雪山紫祥菁和月牙台古茶园的神秘莫测。

山不在高,有茶则名,海拔近两千米的大雪山因茶而闻名遐迩,穷困山民的命运和生活因茶而破茧重生。所有的这一切,都与广东茶商翟世超的情怀与宏愿密不可分。他在远离故乡两千公里之外的地方,十多年苦心经营撑起一片扶贫的天空……


云茶之邦创始人——翟世超


择一事,终一生

翟世超常年穿梭于云南和深圳以及的海外市场。云南的重心在茶厂,深圳的重心则在销售,是全球销售的总基地。初见翟世超,是在云茶之邦展厅,一座位于深圳闹市一隅的精致院落。与他聊天的过程,丝毫感觉不到他是一个商人,更像一个与茶融为一体的茶人。

翟世超的好友唐立新,一位来自四川的资深茶客,也愿意称他为“茶人”,“因为他既懂茶又爱茶,也愿意把茶分享给朋友。”他把翟世超当做榜样,学习他做事的认真和专一,学习他“从一而终的精神”。

真性情下,翟世超所谈的是他的茶。此时,还不能将他的人生和济世情怀联想到一起。直到一位客人到访,打破了沉寂的空间,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一道出,才发现翟世超是那样低调、谦逊、质朴。“你看他得过很多奖状,但是很多都没悬挂起来。他是全国企业家文化建设的功勋人物标兵。”

在这位客人看来,翟世超作为改革开放的弄潮儿,赚取到第一桶金后,就到云南支边去了。从更大的层面上说,是从国家和民族出发,践行改革开放的愿望,“我们的政策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以带动和帮助落后的地区;先进地区帮助落后地区是一个义务。”

这种支边,和一般的输血行业不同的是,翟世超直接将那里的山民变成了企业的职工。扶贫先扶志,为他们创造了就业机会,收入也由过去一年不到2000块,甚至几百块钱,到现在一个月就可以多到六七千块,在经济收入上有了彻底转变。除此之外,还为当地引水修路,解决通讯、医疗、教育等一系列问题,从根本上进行脱贫改造。“他比国家计划20年脱贫的计划已经提前实现很多年。”

让这位客人更欣赏的是他身上的闪光点,低调踏实做事,和一般企业不同的是他并不追逐利润,更多的是勇于担当责任。作为一名企业家,翟世超将这份价值观永存于心,这是一份事业,也是一份情怀,就像他对茶的感情一样。

云南临沧大雪山乡,因为翟世超在这里发现了古茶树的珍贵价值,吸引了四方来客千里跋涉一探究竟。因茶,翟世超不仅爱上了这里,还决定一生扎根在这里。择一事,终一生,一边经营古树茶,一边带领这里的山民脱贫致富。走上这样一条“创业+扶贫”合二为一的道路,连他本人也感到有些意外,而所有的一起都是道法自然的结果。

云南临沧,中国西南边陲一个至今还未通火车的城市,山高谷深,群山绵延,全市8县中有7个县属于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永德县大雪山乡就属于重点县。如今翟世超所经营的茶厂就属于临沧永德县大雪山乡脱贫工作的“精准扶贫”项目。

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主席在湖南十八洞村考察时提出了“精准扶贫”重要理念后,一场精准扶贫、进准脱贫的全国攻坚战就此开始。从2013到2018年,五年间,习近平发表了多篇讲话,围绕脱贫攻坚战,提出多项策略。十九大后,扶贫再次被提升到新的战略高度,有了新思想、新目标和新征程。

早在2004年,临沧市政府报告中,就开始全力推进扶贫开发,“以少数民族聚居区、边境地区、高寒贫瘠山区为重点,坚持开发式扶贫。落实扶贫项目进村入户,切实抓好扶贫重点村、安居温饱、易地扶贫开发、茅草房改造和外资扶贫工程,加强贫困地区的农田水利、交通、生态、能源、教育、通讯、科技等基础设施建设,切实解决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积极推进农村小康进程。”

也就是在2004年前后,翟世超来到这里,成为了临沧扶贫开发的先行者、践行者。如今,在十八大、十九大扶贫战略思想的指导下,临沧也在转变策略,积极进行精准扶贫。翟世超的茶企,作为永德县唯一的重点企业,他所作出的贡献,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认可,被永德县政府寄予带领到当地人民脱贫致富的厚望。

2017年9月25日,一份来自中央的文件,全称“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首次围绕企业家出台,鼓励企业家履行责任敢于担当服务社会,“引导和支持企业家奉献爱心,参与光彩事业、公益慈善事业、‘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弘扬企业家精神的同时,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现,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作为社会公众的一个符号和代表,需要践行的正是友善精神。

翟世超自觉地、积极地践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且践行了十九大所提倡的企业家精神。目前,深圳市政府也在保护和发扬这种企业家精神。2018年,深圳市政府重点推出深圳的三面红旗,作为企业的榜样进行宣传,一面是科技创新,一面是双创,一面是精准扶贫。翟世超创立的云茶之邦就是精准扶贫的代表企业。朋友这样评价:“他是优秀的企业家,是深圳的一张名片,也是深圳的骄傲。”


茶,就像我的人生

使命与责任,更多的可以说是一份扶贫情怀,从祖先血液中一直传承下来,至少已有400年的历史。做茶即是修心,要有敬畏心,要耐得住寂寞。茶之人生,曲曲折折,历久弥香,率真自然。

翟世超出生于广东惠州龙门县,祖上均以种茶、制茶及经营茶叶生意为生,一步步踏实做事做人至今。龙门县的茶文化历史悠久,这里气候宜人,土壤肥沃,不乏好茶,如毛茶、云雾茶、铁观音、“瓮仔茶”等。自出生起,翟世超就和茶有着不解之缘。他的老家的茶园里,一棵已有两百多年树龄的老茶树,至今枝繁叶茂,见证了他的成长,也见证了他的梦想。

儿时的翟世超,时常看着父亲和祖父泡茶、饮茶。那时的他虽然不能明白茶道和人生有什么关联,但心灵已经为茶留下一席之地。他的生活到处和茶有关,茶油做菜,茶渣拿来洗头发,茶还可以做茶皂……这段童年的时光,翟世超用“艰苦”来概括,没有钱买生活必须品,只能用茶来代替。

茶,对他来说太熟悉了。整个龙门县都是这种榨油厂,茶业,小作坊式的,继续做茶,可能无法改变未来。为了改变生活现状,翟世超做过很多生意,包括服装、皮鞋、电子等,但是都没有找到真正的落脚点,没有发挥的天地。在建材行业,翟世超也尝试过。

当时翟世超接手了广东东莞的一家酒店项目。这个项目中的一个股东是他的好哥们,在市场上的信誉也比较好。出于对朋友的信任,尽管工程款总是跟不上,但翟世超还是决定帮他。但当项目完工,朋友并没有结算钱款,且外面欠了很多债。翟世超意识到情况不对,想要追回这笔工程款。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三位股东出现纠纷,项目被转卖给第三方,第三方却不认工程款的账。

资金出现短缺,从朋友那里赊借的材料钱也还不上,为此翟世超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三辆汽车。就这样,一身债务还是没有还清。那段时间,翟世超的内心很是煎熬,对自己长久坚持的东西产生怀疑。他开始重新思考人生:“为了生活而生活,不是我喜欢的东西,我真正喜欢的是什么呢?”表哥给出了建议,“扯皮生意你做不了。不如去做茶叶吧,一切重新开始。”犹如醍醐灌顶,翟世超一下子清醒过来:喜欢喝就买下,不喜欢就当聊天,经营茶叶没有太多纠纷。他认为,就像茶一样,本真自然,自在舒心。

广东很早就有早茶的传统习俗,自然有一条独到的生意经,来自中国各地的茶在这里汇聚,并进入寻常百姓家。翟世超的身边聚集了一批爱茶人士,大家一起品茶聊天规划未来,让他最终决定回归祖业。经历了许多,他对茶也有了新的认识,从茶中看到了传统文化的价值。夜深人静,返观内照,一颗种子不知不觉间已被种下,且已生根发芽了。拂去蒙在心上的灰尘,原来自己所钟爱的还是茶。


一个人的跋山涉水

找到自己真正喜爱的兴趣所在,翟世超开始了漫漫寻茶之旅。一些朋友主要是经销商或贸易商身份,到全国各地收茶然后转卖,这样茶源和茶品质就无法保证。既然要做,就一定要做到精品,带着这份追求极致的心,翟世超决定要亲自寻找到好的茶园。

十多年前,翟世超离开家乡,独自一人踏上远行的路。那时的云南交通十分落后,很多地方道路不通,到处都是悬崖峭壁,而且环境十分恶劣,每寻访一座茶山需要徒步三四个小时。回忆当时的寻茶之旅,翟世超用了“闭塞”、“遥远”四个字来形容,“临沧当时是相当闭塞、落后的。从昆明坐车到临沧要十五六个小时。那时没有建机场,真的是太遥远了,感觉要到很远的地方一样。”

始建于1998年,直到2001年才通航的临沧机场,如今所在的位置临沧博尚古镇,离翟世超的临沧云茶之邦茶厂只有6.7公里,驾车约10分钟。之所以选址在这里,是为了破除当年“遥远”之惶恐,交通闭塞之不便,在这个还没通火车的城市,有一个可以方便快捷的出行和运输方式吧。

从无量山出发,用两年时间,翟世超先后走访了临沧市的风庆、云县、勐库、沧源、耿马、靖康、永德县、临翔区邦东昔归,保山市昌宁、普洱、景东、景谷、景迈、西双版纳、勐腊、双江、易武、勐海、布郎山、班章等地,有的地方和缅甸、老挝交界。在一走就是半年的光阴中,翟世超和当地村民待的时间最长,食野菜,住土房,拜访老茶师,学制茶老工艺,进行地毯式的古茶树资源调研。

他一直在寻找一片未开发的原生态茶园。此时的云南普洱茶已经开始“疯狂”炒作,到2007年底,彻底崩盘,一方面普洱茶的知名度确实得到了提升,但另一方面,这些古树茶也因价格的利润或被过度采摘,或因茶园管理不当,或生存环境被破坏,古茶树濒临着非常危险的境地。2004年后的短短几年里,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的贺开古茶园里大批古茶树成批死亡。著名的冰岛古茶树生态环境岌岌可危,随着旅游以及村民将修建的停车场或者房屋紧挨古茶树,很多古茶树正在被摧残,有的产量锐减,有的濒临死亡危险,有的失去自然与原生态的味道。还有很多茶园,更是将公路修到茶园旁边。

茶,本是一种饮品,也是纯净的,不能让这种逐利以及疯狂的破坏,让古茶树失去它的家园,它的原生态世界。对于那些已经被很多茶商开发出来的茶山头,翟世超无法改变,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发掘以及保护剩下的还没有开发出来的古茶树。否则,毫无节制地过度开发古茶树资源,古茶王国很快会变得伤痕累累。

几年时间,和他一起寻茶的朋友有的放弃了,仍旧做回一个茶叶贸易商。但是翟世超没有放弃,他坚信一定可以找到心中的茶园,其实也是在寻找心中的那一片净土。如果成为一个经销商或者贸易商,意味着就永远不可能拥有自己的茶源,就不能保证茶的品质。如果经手的茶叶无法保证,每个山头的茶源也无法保证,就会处于一种被动无奈的状态。更重要的是,对自己的信誉还有人品也会有所损害,这不是他做人的原则,更不是祖先留给他的祖训。庄子曾说过“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真不诚,不能动听。真者所受寰宇。天然不行易也。故贤人法天贵真,不拘于俗。”求真的意识,充盈在翟世超的心中,他想要率性而真,实质做人。

围绕北纬28度附近,古茶树比较集中的大山,翟世超风雨无阻地前往探寻。最后,他将目标锁定临沧。“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一个是它的古茶树资源相当丰富,而且没有人知道。另一个便是它的海拔很高,茶树基本上都在一千米以上。在云南,海拔在一千米以上,尤其一千三四百米的茶园是没有多少的,所以具有独特的稀缺性。”然而,这样的古茶园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也会气馁,想过要放弃,这是一段充满煎熬的时光。

就在苦苦寻访无果的时候,偶然间碰到了一处山上下山赶集的村民,从他们口中得知大雪山乡有很多茶树。彷如黑暗中的一抹亮光,将他的世界重新燃起希望。

他开始将注意力锁定在大雪山乡这片区域,请当地老农带路前去寻茶。一次,在爬了近四五个小时后,在一片山林的耕地旁,翟世超意外发现了古茶树。这里荆棘遍地,杂草横生,翟世超不得不拿起镰刀开路,不断地往里面探究,结果发现古茶树越来越多。他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哇,这里的古茶树数量太大了,它实在是太神奇了。

那一刻,他多年的愿望终于成真,当即决定投资这里的古茶树,首先发现的这篇古茶园名叫月牙台。

在后续的继续发现中,翟世超又找到紫祥菁古生态茶园。为了使这片古茶树园得到专业认可,他特地请了西南林业大学的教授和团队对这两片古茶园进行深度勘查。勘察报告显示,这是一片有着18万多棵古茶树,树龄少则上百年,多则上千年的古茶园。当翟世超拿到勘察报告时,激动之情难以言说,所有的坚持终于有了希望。

“如果不是这么多年,一直有着想要找到源头古茶树的决心的话,那么他也不会找到如今的茶园。”唐立新认为他是一个持之以恒、有毅力一个茶人。“不然其他人为什么没找到?为什么他原来的伙伴没找到?当伙伴离开他以后,他还在努力坚持着。另外,从成功的角度来说的话,他也是一个做事做人有着很好品德的一个人,这是他的福报,也是他的机遇。”


一人得道,万山茗情

云南临沧永德县大雪山彝族拉祜族傣族乡班尾村,这里原本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子。三百多户村民,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贫穷和落后笼罩着这座大山。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山上,因为道路不通、山高难走,下山一次就要几个小时,山上的村民一般不会轻易下山。除非是收获了一季粮食,下山换取油盐酱醋,或者一年将尽下山置办年货,买些糖果哄娃娃们开心。

如果继续沿着山路往上攀登,在云雾笼罩的地方生长着成片的古茶树。这些古茶树不知栽植于何年何月,但是每家每户都有一些。在这些淳朴山民眼里,茶树是祖辈留下来的,还不太清楚到底能给生活带来什么。班尾村村长付照从回忆,山民们绝大部分就是在山上开垦出一些荒地种植苞谷(玉米),一年可以收获几千斤,当作一家人的口粮,剩下的用来喂养猪、鸡,也就所剩无多了。

“一头猪要喂养两年才能出栏,一年下来平均年收入也就两三千块钱。”村长说,长久以来大家都这样贫穷着,想不出有什么增加收入的办法。至于漫山遍野的古茶树,许多人甚至将它们遗忘,只在每年清明之前,采摘一些新叶晒干了储存起来,足够一家人一年饮用了。绝大部分的茶叶留在树上自由生长,这里的古树茶并不为外界所知,在漫长的岁月并不能为村民带来财富。

茶园里杂草丛生。茶籽成熟的季节,偶尔有人捡拾茶果,辛苦一天只有5毛钱的收入。贫穷人家的日子过得很慢,一代一代人长大以后,有的远嫁他乡,有的外出打工,大山里的改变是很少的。付照从和许多留守山上的村民一样,渴盼能有一阵风吹上山来,改变祖祖辈辈的命运。当翟世超来到这座茶山,真的就带来一阵风,让这座古老的村子从此与众不同。

翟世超清楚地记得,初来这座村子的时候,就住在村长家里。那是一座木头搭建的简易房子,上面住人,下面养猪,正是炎炎夏日,不仅气味难闻,还有蚊虫叮咬。晚饭以后,在广东养成每日洗澡习惯的翟世超,询问村长哪里可以洗澡。村长表示十分惊讶,因为村里极度缺水,每天洗澡那将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当村长打来一盆水,这回轮到翟世超惊讶了——当他洗脸洗脚之后,正准备把水倒掉时,村长一把拦住了,一家人轮流用这盆水洗脚。

这件事让翟世超感触很深,他发誓一定要在村里铺设水管,让自来水通到每家每户,还要为村民装上电灯和太阳能,一点一滴改善村民的生活。“做事之前先交朋友,这是我的人生准则。”翟世超召集家人、伙伴一起从山脚把水管、电线一点点拉上山来,然后一路拨开、砍断灌木丛,在海拔一、两千米的深山中,找到一处天然的山泉水,从这里引水通过管道输送到每一户村民家中。人畜都喝上了放心的山泉水,洗衣洗澡用水也有了保障。夜晚,家家户户亮起了灯,播放电视节目到夜深。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村,终于重新与世界联系在一起。

不止于此,在解决了村民的用电与用水困难之后,翟世超还发愿让水泥路修到村民家门口。其时,全国农村地区都在推行村村通工程,永德县也不例外。翟世超默默捐资捐物,积极参与到公路的修建当中来。几个月后,一条连接班尾村与山下公路的水泥路呈现在村民面前。“为了修建这条水泥路,挖掉了1000多棵茶树,抢救性移栽到山上其他地方,遗憾的是只有少数几棵成活。”翟世超说这件事再次触动了他的心:是时候保护这片古茶树了!

长年与村民呆在一起,虽然这里的条件依旧艰苦,但是他已经无路可退。多年援助村民通水、通电、修路,积蓄耗费一空,事业还没开始!他也有过迷茫,夜晚辗转反侧:这样究竟是否值得?身边的朋友也不理解:正值大好年华,背井离乡到这么偏远的山村,难道家人与事业都不要吗?

晨曦微露,当太阳突破重重云雾,快速地在东方闪现,一缕霞光斜射过来,照见宁谧的古茶园,片片绿叶还带着露珠,它们就是大自然的精灵。面对大片古茶林,翟世超从未动摇过。他下定了决心:“我要在山上建一座工厂,发动村民采摘鲜叶,制成茶饼发送到全国,带动300多户村民脱贫!”

但是这样的大胆想法要实现起来谈何容易。鞋子穿烂了很多双,衣服也被荆棘划得稀烂,这都无所谓。最要命的是,在高山上建厂,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支持,翟世超不得不把广东的房产抵押出去,还跟一些朋友四处借钱。他与翟海林、翟剑锋等一帮兄弟,一点点从山下把钢筋、水泥运上山来。2016年,云茶之邦的高大牌坊终于矗立起来,世世代代种玉米维生的村民变成了每天采摘鲜叶、炒茶、晒茶的茶工。

水泥路上开始繁忙起来。因为在茶厂上班,一个月的收入就相当于过去一年的收入。村民们逐渐从外地运来建材,拆掉了破旧的老房子,盖起了两层的小洋楼。新房上的标语随处可见:精准扶贫搞致富,新房漂亮人又酷;盖好房,粉好墙,过年抱得美新娘……

翟世超逐渐悟到茶道真谛,不光是追求一片清净世界,还是对天地人的一种爱,对茶山茶树茶人的深沉的爱。他从一个做茶人,变成一个公益人,带领这里的人一起走上富裕的道路。除了班尾村,周边几个村子还有六七百户,当地政府希望翟世超把他们也带动起来,这样就是近千户人家都将变成茶农。七八十岁的老奶奶也背着茶篓来采茶了,曾经饱受贫穷困扰刻满皱纹的脸上,终于舒展开来,笑容绽放。


一抹紫芽动情怀

中国是茶的故乡,而云南则是茶的发源地和原产地。几千年来,勤劳勇敢的各民族人民利用和驯化了茶树,开创了人类种茶的历史。为茶而歌,因茶而舞,仰茶如生,敬茶如神,茶已深深地渗入到了翟世超的血脉中。他深知,在漫长的茶叶生产发展历史中,这里创造出了灿烂的普洱茶文化,成为“香飘十里外,味酽一杯中”的享誉全球的历史名茶。在发现月牙台和紫祥菁两处古树茶后,他发愿要让这里的古树茶得到保护,避免过度人为干扰和商业运作。

一茶一世界,一木一浮生。自然界里的古茶树,是天地之间真善美竞争的结果。翟世超据此制定了“半原始、纯野放、原生态、古法制”的企业文化,在鱼龙混杂的茶叶市场里,坚持打造健康无污染的古树茶品。翟世超一手创办的云茶之邦,诞生了多个品牌,在国际市场屡屡获奖。紫祥菁醇厚饱满,月牙台醇滑生津,兰石寨芬芳馥郁……核心产地的不可替代性,是普洱茶的独特魅力,也是云茶之邦古茶品质的基石。

半原始、纯天然的生态环境,高海拔、高树龄的古茶树,孕育了独一无二的优质鲜叶。采摘以后,第一时间杀青、揉捻、晒青,制成的毛茶再经过精细挑拣,再运往精制厂熏蒸回软、石磨压饼、包装上市。秉持原料优良,坚持传统工艺,不争量、不争快,认真、耐心制茶,这就是翟世超一直坚持的制茶准则。

古茶压饼包装以后,还有缓慢转化的过程。在适当的温度和湿度下,经历自然时光的洗礼,古树茶会变得酽醇厚实,韵味优雅。古树茶是有生命的茶,在自然陈化的时期,时刻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真正懂茶之人,因此喜欢收藏古树茶,与自己的爱茶慢慢变老,体会一种漫步人生的境界。

“茶,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史中一直延伸,也是一款富有中国特色的神圣饮品。”接受《商道天下》专访时,翟世超在茶园旁边摆放一桌一椅,远方一轮朝阳徐徐升起,此刻天地与我合一。随着开水缓缓注入茶杯,茶叶跟着水流旋转,春茶香气四溢开来。翟世超一边泡茶一边讲述:“我们对茶要心存敬意,每一片茶叶都是天地精华,必须要有好水好茗器来承载它,让它发挥出真正的价值。”

对于中华民族而言,茶为国饮,心存敬畏,才是真正懂茶。《说文解字》这样讲述“茶”的来历:人在草木间,汲取天地精华,是为天人合一的境界。茶以悦己,茶以贵人,翟世超费尽艰辛寻茶、制茶,一切如愿以偿之后,他又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小酌几杯耽佳句,更引诗情到碧霄,一首《品“紫祥菁”有感》一气呵成:茗巡茶阅坐听松,瑞气玄风道生东。百般潇洒连溪雨,一记悠扬过山钟。谁将素怀揽明月,自许肝胆纳长空。宝卷光芒五千言,紫祥菁华取其中。

他自号“品茗山人”,尤其推崇紫祥菁古树茶。“……临沧西滇雪岭畔,一抹紫芽动情怀。云茶之邦惜灵异,不教神种久沉埋……”2018年,“第六届世界茶品评大会-世界茶博览会”在韩国开展,此前云茶之邦连续三年获得茶品评大赛的茶王金奖荣誉,成为了中韩乃至与世界进行文化交流的桥梁。这一次,云茶之邦的大雪山紫祥菁再度夺魁,蝉联世界茶王金奖。

从2014年开始走向国际市场,短短几年时间,云茶之邦快速崛起,不仅成功地将中国古树茶推向韩国、迪拜,还准备进军澳洲、美国、加拿大。翟世超有一个心愿——虽然中国是产茶大国,但还没有诞生一个像立顿那样全球最大的茶叶品牌,所以中国普洱茶一定要走向世界,让世人真正认识中国茶的精髓,让中国茶文化重新影响世界。

在中国,云茶之邦已经发展了八十多家代理商,在国际市场也逐步建立了供销渠道。“全世界有200多个国家,如果能进入三分之一的区域,中国茶叶品牌深入人心,中国茶文化走向复兴,一切皆有可能。”在这一点上,云茶之邦的国际化道路与鼎益丰集团殊途同归。“依托中华传统文化建立起庞大的实体产业帝国,正在催动文化、科技、金融崛起,鼎益丰是相当成功的一家企业,必将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翟世超以这样的评价结束了专访,衷心祝愿这位茶人在传播茶文化、先富带后富的道路上行稳致远,进而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