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省尾国角』里的华夏正统

发表时间: 2019-07-03 15:15:37

关注: 299

说起潮汕的文化,你首先会想到什么?是扬名海内外的潮汕商人?他们以勤劳、精明、简朴的品格,创造了一个个惊人的商业传奇,世所瞩目。还是家家烟火缭绕的宗祠?那令人听不懂的潮汕话?那些奇特的习俗?家家户户嗜工夫茶如命的爱好?其实,潮汕文化远不止你想的这么简单!

这块土地被称为“广东的东大门”。但地处偏远,时常被人遗忘,潮汕人又自嘲自己是“省尾国角”,然而这个偏僻的地方,却是一方中华文化的奇土。

历史似乎开了一个玩笑,众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千百年前的华夏正统文化,竟然千回百转,来到了这偏僻的“省尾国角”。

潮汕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是中华文化的一个世外桃源。汉魏六朝隋唐的中原河洛文化,在北方战火纷飞的乱世中,竟然迁播到岭南海滨的这个小角落,从此繁衍千百余年。

更奇特的是,华夏的古典文化竟然还根植在潮汕人的思想观念、民俗、语言等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但没有成为历史陈迹,反而充满着人间烟火的生命力。

那么,省尾国角中的潮汕,隐藏着华夏正统文化中哪些魅力的基因?除了世人皆知的潮商、美食之外,潮汕文化的真正魅力在哪里?本期带你精彩揭秘!


千回百转,华夏正统来到“省尾国角”

今天的潮汕文化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这里的人讲着绝大多数中国人听不懂的潮汕话,简直是比粤语还要难懂;他们居住的民居也是饶有特色,什么“四点金”、“下山虎”、“四马拖车”,让人眼花缭乱;在这里,宗祠遍地,香火缭绕,潮汕人对祖宗的虔诚,在中国人的排名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更让人不得不服的是,他们一年到头都有拜不完的神,这种仪式感已经深入到他们日常的方方面面……

潮汕文化,真有许多其他地域中国人看不懂的现象。归根到底,都起源于千百年潮汕先民那史诗般地万里长征,把华夏文化播撒到这里。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千古一帝秦始皇帝统一天下,派遣五十万大军征服岭南。潮汕地区,第一次被纳入中央王朝的版图。中原的汉族从中部地区开始移入潮汕地区,在这里扎下根基。这,只是潮汕历史的滥觞。它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边陲小县。



而真正改变潮汕历史的,则是数百年后,西晋末年的永嘉之乱。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中原内忧外患,混战不断,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生灵遭涂炭,文明被蹂躏。于是,一群又一群的中原士民,告别故土,跋山涉水,辗转迁播于南方大地,这片陌生的新天地里。

带着华夏文化的理念、对祖先的尊崇、对宗族的情感纽带,把语言、民俗都带到南方的山水之间,开辟新章。他们并非一次性就迁播到潮汕地区,而是如细水长流,连绵不断,陆续迁入。或停留于福建内陆,最终迁播到这里,播撒下文明的种子。

中原文明,为这里注入新生。从西晋到两宋,每逢战乱,总是有中原先民到这里寻找世外桃源,而原住居民也终被魅力巨大的汉文化所感染,融入其中。

或许,你会认为,这样的文化现象在中华大地上时时处处都在上演着,并没有什么奇特,那或许就是你对于潮汕文化最大的误解。

潮汕文化的奇特之处在哪里呢?最大特点是原汁原味地保持了中古时期华夏文化的原貌。因潮汕地处偏僻,自成天地,绝少和外界文化产生交流。原生态的华夏文化竟然在这里被神奇地保留下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方许多地区,在文化不断交流和融合之中,已经和传统的华夏文化有着许多方面的云壤之别。

潮汕,这个看似和中古时代的中原风马牛不相及的地方,竟然留存着华夏文化那悠远的风貌,而且时至今日,还鲜活地熔铸在潮汕人的思想观念、语言、习俗、民居之中,简直是华夏文化的活化石。

那么,潮汕文化里面究竟有哪些华夏文化的遗存呢?让我们一窥究竟。


潮汕话:是古不是土,中古汉语的活化石

试想一下,假如你穿越回中古时代,将是什么样的情景?难道你以为古人讲着一口文言文?不是!古人讲的汉语也有当时的口语,绝不是讲文言文,但同样是讲汉语,你却可能一句都听不懂。因为今日的普通话,跟中古汉语有着巨大差别。

不过,神奇的是,当今有一个地方的人们张口闭口就是一口语音纯正、用词典雅的古代汉语。比如:“汝食日昼未(你吃午饭没)?”“未(没有)。”“未食就来阮内,今日炊了只鸡(没吃就来我家,今天蒸了只鸡)。”如果要夸人漂亮,是这样说的:“汝雅过伊(你比她漂亮)。”是否很有穿越的感觉呢?

潮汕话,这种当今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听不懂的方言,不懂它的人们总以为这是一种土里土气的乡音,但它竟然保留了千百年前中原地区的华夏雅言。不管是从词汇上,还是从声韵语音上,都保留了华夏雅言的许多原汁原味的风韵。

著名语言学大家王力曾说潮汕话乃古汉语。而精通古文化的郭沫若也说:“潮汕话是中国古语保留得最多的一种方言”。著名作家、编剧王朔曾笑称:“秦始皇讲一口潮汕话。”由于潮语保留了古汉语的语音系统,因此,以潮语读古诗词皆能押韵,其抑扬顿挫、高唱低吟,无不洋溢着古朴典雅之美。

用潮汕话朗读“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鸠、洲、逑都押韵,读起来抑扬顿挫,如同吟唱一般。如果你聆听过潮剧,那用潮汕话吟唱的戏曲中,你可以在含商咀徵、云起雪飞的天籁之音中感受到古代汉语的美妙。拥有真正古代汉语的声韵之美,仅此一家。

潮汕话向来被各大古文化研究学者称为古汉语的活化石,当代学界一致认为:“潮州话”承继魏晋时期的古代汉语,叫她为晋话不为过也。刘备、关公、张飞、诸葛亮等人说的可不是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而是潮汕话。如果要给电视剧《三国演义》配音,配潮汕话是最接近历史的。

有人说潮汕话很难学,除了“古”,而且复杂,单单从声调看,普通话有四个声调,而潮汕话有八个声调,分别为阴平、阴上、阴去、阴入、阳平、阳上、阳去、阳入。当然,粤语也有九个调,但粤语方言区的人学起潮汕话却依然觉得很难。

正由于潮汕话很“古”,所以也很有趣。试看以下的例子:

汝——潮汕人的日常口语中,第二人称是“汝”,他们很少说“你”。张口闭口都是“汝”,是否很古典?

伊——在古文中,“伊”有第三人称的用法,相当于“他/她”,北宋诗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中的“伊”也是“她”的意思。而在现代汉语中,这个用法只保留在一些词组中,但在潮语中却仍被使用,潮汕人讲第三人称依然不分男女,只用“伊”。

食——古人说“吃”,全部用一个“食”字解决,如今只有潮汕话保留了这一点。一个“食”字,就包含了吃、喝、饮、吮、吸等所有动作,如食饭、食糜、食水……

厝——作为古汉语的常用字,有安置的意思。潮汕人将房子称之为“厝”。如今在大部分语言中已经不存在,潮汕话中却独独保留下来,走在潮汕的旧城小巷,你总能看到相关的路标、地名。

行、走——“宽宽行,勿走,等下跋着”,在潮汕话中,行表示走,而走则表示跑,这也是古汉语中的用法。

箸——明清之前,中国人称筷子为“箸”,这个用法也在潮汕话中保留下来,无独有偶的是,日语中也将筷子称之为“箸”。

除此之外,潮汕人的日常用语中,还保留了大量古代名词。比如,医生、老师都叫做“先生”,从汉代延续下来的婆婆叫做“大家”、公公叫做“大人”。从南北朝语言延续下来的儿子叫“阿奴”,“绳”叫做“索”,牙齿只叫做“齿”,媳妇叫做“新妇”,眼睛说做“目”,等等。

不但从语音语调上,连用词也是这么古朴,这真是太有趣了。在潮汕话里,你简直就是置身于古代中国,潮汕话被称为古汉语的活化石,这可是名副其实。

更有趣的是,由于潮汕话与日语、韩语许多词汇都源自古代汉语,因此三者之间有很多极其相似的读音。比如韩语中的“大韩民国”、“江南”,日语中的“日本”、“人生”,和潮汕话原原本本是一样的音。或许此时,你能感受到一种文化的自豪感和感动,切身感受到潮汕文化的古老的优雅。

让我们欣慰的是,这种古老华夏的雅韵,至今还充满生命力,灵动、优雅于两千多万人的口语中。


潮汕民居:别具一格的华夏风韵藏在这里

除了方言之外,来到潮汕大地,给你最直观感受的极具特色的潮汕民居,林林总总,古色古香,气派堂皇而又不失典雅。

不过,当你见到潮汕民居的群落时,首先能感受到的肯定是聚族而居的蔚为壮观。从高空俯视,鳞次栉比的建筑群,错落有致地聚合在一起,有一股庄严的气派扑面而来。

这是为什么呢?潮汕人多聚族而居,保留着唐宋世家聚族而居的传统,形成了大规模的村寨等建筑群体,再加上地方经济发达、人文鼎盛,所以建筑规模经常非常宏伟壮丽。如果你俯视过去,那饶有特色、蔚为壮观的建筑群,会让你不觉间心潮澎湃。

规模宏远的潮汕民居聚落,既体现了古典中国注重宗族观念,亲亲之义。也彰显了数百年来潮汕儿女的奋进与辉煌。好一派潮汕气派也!

如果习惯了大城市千篇一律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那么此时此刻,伫立在这片古韵遗存的潮汕民居中,你会感觉历史不曾远离,千百年来,只等着你这一回眸。

据典籍记载,潮汕“望族营建屋庐,必建家庙,尤为壮丽。”“雕梁画栋,池台竹树,必极工巧。大宗小宗,竞建祠堂,争夸壮丽,不惜赀费。”



在建筑艺术上,潮汕民居也彰显着潮汕人精致的审美。他们大量采用石雕、木雕、漆画、灰塑、嵌瓷等民间工艺进行装饰,精美的木雕、精细的石雕、精妙的漆画、精致的嵌瓷、精雅的灰塑……使潮汕民居呈现出精致细腻、豪华艳丽、气派不凡、魅力独具的风采韵味,在国内民居中极为罕见,令人惊叹。

虽然是平凡的民居,但在审美和艺术上是绝不平庸的。

追求与自然的和谐,又是潮汕民居的一大特色。潮汕大户人家中的庐室多有花园,芳草嘉木,绿树成荫,叠石清水,悠悠曲径。而普通人家的庭院中,屋前屋后总是有各色花草,在幽静和谐的自然中,感受生活的诗意。由此,潮汕林园比起苏州园林,也毫不逊色。

除了对审美的追求之外,潮汕民居还是彰显传统文化思想精神的凝固艺术。在建筑空间上还讲究秩序性,反映在建筑上,讲究主从分明,正偏分明,内外分明,向背分明,主要厅堂都位于中轴、中央方位,体现出家族里头长幼有序、尊卑上下界线严明的伦理关系。当你置身期间之时,这些传统文化的正统观念,不用言说,你也能感受得到。

古老的潮汕民居,见证潮人繁衍、发展的历史,彰显潮人奋斗、成功的辉煌,呈现潮人平和、内敛的性格,同时也蕴含着潮人崇尚亲情、不断进取、追求卓越的精神世界。

这是我们民族艺术的瑰宝,你来到潮汕,不可不欣赏!


追远:思接千载,潮汕人精神的殿堂

敬祖,对当代许多中国人来说,早已经走进了历史,或者被遗忘在传统的乡村中。而潮汕人却用他们的信仰和行动,证明了华夏文化基因中强大的祖先崇拜信仰,在当今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以及健康积极的意义。

每家每户,都有自家对祖先和宗族的绵长之思。潮汕人最根本的精神原地,是宗祠。对祖宗的崇拜,对宗族的凝聚,是潮汕人文化血脉最为虔诚的信仰。

从周代以来,敬天法祖,慎终追远,亲睦宗族的文化根基就植入华夏民族之中。迁播潮汕之后,这种精神基因却未曾被时空所冲淡,他们未曾有一日淡忘自己的祖先。

在潮汕许多传统民居中,许多家里的匾额还镌刻有“某某世家”或“某某世泽”。比如“江夏”、“颍川”、“汾阳”、“荥阳”,这些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只能在典籍中寻踪的古老地名,怎么会出现在当代潮汕人家里的匾额上?

这是当今中国的一道奇特的文化景观。潮汕人在家中匾额上镌刻的,是自己的郡望,是在不断提醒自己,祖先来自哪里。他们不曾淡忘这一切,这种执着和虔诚,恐怕在当今中国其他地区也是少见的。

比如“江夏世家”,说明这户人家有可能姓黄,其祖先来自湖北江夏,而“颍川世泽”则可能姓陈,来自河南颍川。过年时,潮汕人有贴春联的风俗,有些人家的门联会含有先祖起源的追忆,比如蔡姓人家的“豫水源长支分苏浙家声远,钱江流远衍派闽粤世泽长”,曾姓的“支分东鲁,才衍南宗”。漫漫岁月,天高地远,潮汕人从未忘记自己的根基。

至于潮汕遍地都是的宗祠,林林总总。一年下来,每每有重要的日子,潮汕人都会聚族举行庄严的祭祖仪式。香火缭绕,供品堆积如山,蔚为壮观。祖宗灵前,是最虔诚的叩拜。那仪式不仅仅只是一种风俗,而是流淌千年的文化血脉。



潮汕人为什么要这么虔诚地崇拜自己的祖先?那是对华夏文化中慎终追远文化基因的传承。

跨越千百年前,祖宗们崇高的精神、伟大的功业,会时时刻刻像流淌在血脉中一样,激励和鞭策着自己。每当潮汕人遇到挫折和逆境之时,都会追思祖宗的创业艰难以及伟大功业,而后,眼前的这些苟且都将灰飞烟灭。而祖先所体现的崇高美德和精神,又会成为自己前进道路上的标杆。“高山仰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近年来,国家一直提倡弘扬优秀的家风,以优秀传统力量的文化塑造良好的社会风气。而家风的弘扬,更需要的是我们对先祖、对家庭虔诚的爱,不忘过去的优良传统,并且在心底形成一种牢不可破的信仰,这样的家风才有力量。而在这方面,潮汕人的虔诚则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不管身处何方,海内或是海外,潮汕人的骨子里从未放弃这华夏民族文化基因里的信仰,是这种信仰,在照亮他们前行的方向。


习俗里,释放真我的潮汕人

八抬大轿,老爷出巡;渔民船头贴红联,拜妈祖;咬鸡头,少年走出花园……

不走封建迷信的路子,不是无聊打发时间的做派,潮汕地区的大多数习俗都非常有趣,历史传统与现代风尚并行,让这块充满热情的土地更添一份传奇色彩。“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这就是潮汕人的态度,在习俗里保留真我,其虔诚的程度绝对超乎你想象。



营老爷

这是潮汕地区最有名的民俗祭祀文化活动。潮汕人将神明称为“老爷”,每年年初的“营老爷”风俗,就是将神像从庙里请出来,在村子里头巡游,选择某一个地方举行拜祭仪式,然后再将“老爷”送回原地安放。

看阵仗就知道这个活动有多么重要:八抬大轿隆重登场,由村子里的青壮年抬着,走遍村里的大街和小巷,游行队伍非常庞大,标旗、彩景、醒狮、歌舞、大锣鼓一样都不能少,大家明确分工,标手专扛标旗,旗手举牌,轿夫和乐手也各司其职。

表面上,“营老爷”是祈求风调雨顺,全村平安,但其实是潮汕人关心家庭、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的传承。“老爷”在巡村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用手触碰一下他,以求得一整年的好运气和平安。

上面的方式比较斯文,按潮汕人的说法称之为文营,那么与之相对应的还有一种武营的存在,大家称之为“走老爷”。前面的出场顺序与文营一致,武营到了祭祀仪式之后,开始让人惊艳:用红布将神像捆紧在轿子上,青壮年们做好疾跑的准备。一声口令之下,每条巷子的巷头都放起了鞭炮,壮丁们即刻抬起神像,用力把神座举起飞奔,所到之处鞭炮也跟着欢快地燃放着,直到跑完村里所有的巷子,才可以抬着“老爷”巡游村界,最后送回庙中安置。

其实,这都是潮汕人传承文化遗产的一种方式,更是乐于生活、享受生活的一种表达,他们精心准备着每一个环节,当鞭炮响起的一刹那,关于未来的各种憧憬也被最大化地释放出来。


妈祖崇拜

我们且不去纠结这一历史崇拜从何而来,也不去猜想这种信仰何时开始兴盛,我们只关注潮汕是妈祖信仰最集中的地区,了解潮汕人延续这一传统的初心:祈求风调雨顺、事业兴旺。

潮汕地区有700多个妈祖庙,这么庞大的数字在此宣告天下,妈祖崇拜是潮汕民间最普遍的信仰,几乎每一个稍大点的村子都有妈祖庙和天后宫。逢年过节,村子里热闹非凡,妈祖庙更是人声鼎沸,摆贡品、齐唱潮剧、游神等环节的安排,活动现场的隆重程度,与过年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更重视的地方,每十年或者八年还要举办妈祖节,远在海外的华侨都会回来参加,可见每个潮人心中深藏的信仰,坚不可摧。

于潮人而言,妈祖信仰是他们的精神寄托,每当彷徨时,每当承受极大压力时,祈求心境安宁和寻求精神世界的升华,才是他们心中对妈祖崇拜的正解。与听潮剧、说潮音一样,妈祖信仰就像是一个标志,已经成为潮人身份认同的一部分。


出花园

出花园是潮汕地区独有的传统民俗,单从字面上理解,就已觉得妙趣横生:吾家小孩初长成,终于不再是在花园里嬉闹的顽童了。

恭喜你,终于成年了!伴随着祝福声,这种成人礼习俗将年龄约定为15周岁,一般选在乞巧节和中元节为达到年龄标准的孩子举办仪式。在潮汕各个地方的习惯也不尽相同,有些只给女孩“出花园”,有些要用12种鲜花泡水给孩子淋浴,有些要先求神问卜,有些则是选择别的日子举办仪式。

以前“出花园”的孩子,要穿着舅舅送来的新衣和红色木屐,吃早餐咬鸡头,仪式上准备的食物都要“雨露均沾”,同时,“出花园”的主办方要宴请亲朋好友,收送礼物。现如今,繁琐礼节逐渐被简化,舅舅送新衣逐渐被红包替代,亲人们也都前来送红包或者礼物,一般由“出花园”主角的父母代为接受和操办。

这一天,可以说“出花园”的孩子主要任务就是吃喝玩乐,大可以提出平日里不敢提的要求,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父母一般都会满足。只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好日子”仅此一天,过期不候。


壶小乾坤大,潮人喊你吃茶去

你是否见过这样的奇特景观?一群人跑马拉松,居然停下来,端起精致的茶盏畅饮一番;游泳池的健儿在波涛中搏击,转眼到池边端起一盏铁观音,一饮而尽;又或者是在拥挤的公路上,忍受不了塞车之苦的司机们下车来,摆出茶盏,悠闲地品起工夫茶;又或者是在生意场上,双方剑拔弩张讨价还价,唇枪舌战之际,还不忘品上一盏芳茗……哪个地方的人这么嗜茶如命?潮汕的工夫茶啊,已经无孔不入,深入到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虽然喝茶这件事,已经成为国人生活的日常,并不见得有多新鲜。但如果你见过潮汕人家的生活常态,你一定会相信,潮汕人对茶绝对是真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喝茶。潮汕人嗜茶如命的执着,这背后蕴藏着什么玄机?

即便到了日新月异的21世纪,潮汕工夫茶作为中国茶文化的精华代表,完美延续历史传承的文化精神,仍旧是它的强项。许多到过潮汕的人都说,这里留给他们最深的印象,除了无处不在的茶香,恐怕没有第二种可能。当你走进寻常人家,主人必定热情招呼,“来来来,食杯茶。”

无茶不欢,穿行在风雅和烟火的快乐中

一方水土上的一方人,用自己独有的方式,传承着传统饮茶习俗,于潮汕人而言,不负时光不负卿的,唯有工夫茶。




潮人饮茶的历史由来已久,每每宴席酒后品茶的习惯,潮人一直传承至今,从未间断。潮汕工夫茶成为一种生活常态,不高冷,不深沉,不需要饱读诗书满腹经纶,每个人,无论年龄,都可以在轻松的环境里自在地喝茶。时至今日,无论是潮汕本土,还是寓居他乡的潮汕人,你总会见到家家户户、从早到晚都喝茶的场景。与其说是疯狂,不如说是彻骨的热爱。

工夫指的是茶叶制作过程的精细考究,而今潮汕话所说的工夫,是做事方法讲究的意思。潮人对茶叶的选择和冲泡就已十分讲究,用小壶、小杯冲沏乌龙茶,看似平平无奇,仪式感却极强,精准而有章法。茶壶以小为贵,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搁。


品茗不为味,人情练达才是真茶味

小杯小杯地品味,才是潮汕工夫茶的正确享用方式。

品茶之下,不为解渴,而是品味茶之香,以茶叙情。于潮人,工夫茶是生活情趣的必需品,也是一种社交必备。用温度刚好的一壶开水,依次洗烫茶杯,第一杯不饮,再而循回斟茶,以七分满为最佳,为客人献上一杯香气醇厚的工夫茶。慢节奏之下,喝茶是这么简单愉快而又时髦的事。

潮人非常重视人伦关系,老者、尊者必先端茶,而第一个端茶之人往往不端中间一杯,以示礼貌。若是主人亲自奉茶敬茶,长者会用中指轻叩茶台表达谢意,而同辈之间则用食指中指轻叩。无论客人有多少,茶台上始终都是三个茶杯,三杯为一“品”,大家轮着品,以长者或客人优先,大家互相谦让,礼仪相待的质朴美德和大家合作一起承担公平公正的潮汕精神内核,在这每一小杯里得到完美表达,“茶薄人情厚”,茶虽淡而情意深。茶面迎鼻、低头浅尝、慢品茶香,一口啜、二口品、三口回味。当茶入口,一场茶话即将开启,下一秒则是情谊的升华。从器到水,从茶到艺,潮人让一杯茶呈现更多可能。

结束一天辛苦的劳作后,空闲的人们围坐在茶几前,不分亲疏和尊卑,来一壶工夫茶,你一杯我一杯,回忆过往,畅谈人生。悠悠的日子因为工夫茶而过得有声有色,于平淡里享受一丝温暖的浪漫,于生活的真谛中看到未来的无限希望。这大概就是工夫茶所要表达的精神境界,还有潮人们积极的生活态度。



盏小乾坤大,中华茶道从未远离

潮汕工夫茶道所要表达的世界诚意满满:从生理感受的触碰到精神的探求,从有形的感官体验升华为无形的精神世界。

潮人眼里的工夫茶是最棒的日常饮品,为了延续它的荣光,他们努力为大家展现“喝茶也可以很好玩”。“和、敬、精、洁、思”的文化精神贯穿潮汕工夫茶的整个过程,有意思的故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无论煮茶法、点茶法、泡茶法都讲究“精华均分”,好的东西大家一同分享,排排坐、茶喝喝的热闹劲儿才是关键事。著名的“关公巡城”“韩信点兵”等斟茶方式即是如此,茶汤于每一杯中都是均匀分注,精华平分,没有浓淡的差别,促成了工夫茶最独特的美。茶入口的那一瞬,每个人都会自动放松下来,几杯热茶下肚,在感动之余,也唤醒了对人生的思考和全新的认识。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汕工夫茶不仅是潮汕的,也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享受一杯好茶的同时,更映射出潮人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他们亲切地将茶唤作“茶米”,喝茶成瘾,生命原来还可以这般精彩而绝伦。而潮汕工夫茶的使命,仿佛就是要把世上的一切美好,都冲在一杯茶里,泡给你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