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从斑驳的铜锈看古代中国金融

发表时间: 2019-07-03 16:20:31

关注: 247

金融兴则国家兴。

中国古代有真正的金融吗?中华民族这个有着几千年连续历史记载的民族,金融史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古代金融战役、各大代表财团、金融大亨,轮番上阵,一个古老的民族,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呈现出精彩与激烈的金融斗争。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古代中国金融的法则如何被这些财团演绎?那些金融大佬们又何以挣得盆满钵满?他们的结局又是如何?

“金融兴则国家兴。”在当今社会,金融业的兴旺与否成为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现代金融与经济的发展程度密不可分。中国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古代中国的经济却由于统治阶层的原因,显示出了冲高回落的走势,以唐宋为分界线,越到近代越低,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中国古代是否有真正的金融?

如果没有金融,那史上众多的金融战争从何而来?中华民族对外来金融渗透战役的强大“免疫力”又来自于哪里?这让人不得不重新审视——中国古代一定有真正的金融,不仅有,甚至还达到了“倾”人国的地步。


古代金融之货币物语

货币是古代金融的核心,秦代的方孔铜钱、唐代的飞钱和柜坊、两宋的交子和关会,直到明代,古代中国在对外贸易大量进口白银后,才开始将白银作为主流货币在国内盛行开来。但是若说普通老百姓手中叮叮当当响的,仍然是铜钱,一直持续到民国初期。

不可否认,中国是产生货币较早的国家。在商代和西周时期就有了青铜铸币,到春秋战国时期才得以广泛流通,然而由于当时各诸侯国的分裂及当政者的野心,大家开始使用不同的货币,比如秦国的“半两”铜钱。直到后来秦始皇一统中国,并把秦国的货币制度推行到全国各地,凌乱的局面才得以平定。也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黄金和铜打败了布匹、贝壳等实物货币开始作为货币主角驰骋江湖,中国钱币外圆内方的基本造型也在此时定了基调。

两汉时期,中国的钱币体系从“半两”改革至“五铢”,并一直沿用至隋代。白银在西汉时期成为真正与黄金具有同样地位的货币,在唐宋渐渐开始作为货币使用,于明代才真正开始确立其货币地位。

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中国古代市场上流通的货币主力军仍然是铜币。这要归功于隋文帝,因为他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策:明确了每钱一千重四斤二两。这一举措统一了南北朝混乱无比的金融局面,击退了金银币体制的渗透,再次巩固了铜本位体制,可以说意义重大。尽管当时的中国缺铜,但用来铸造货币却富富有余。这一切奠定了古代封建王朝的金融基石。

唐代中央政府开始创新,货币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开元通宝的铸造,虽然实质上与之前的秦半两和五铢钱没有区别,但没有以重量命名的做法在现在看来是很重要的突破。“十文重一两”的规定让“钱”成为中国重量单位,通宝等同于铜钱,一定数目的铜钱叫“重宝”,更大数目的铜钱叫“元宝”。在商业异常发达的唐代,由于铜钱自身的分量,对于出外奔波的商人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因此在唐宪宗时期产生了“飞钱”,即异地托收承付,相当于今天的银行汇票。商人在京师卖出货后,把货款交付给各道驻京的进奏院和有关机构,或交给各地设的分支机构的富商,取得凭证,回到地方后再凭票取款。这是中国最早的汇兑方式。

古代金融史上最大的亮点出现在北宋时期。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的诞生成为宋代货币的突出成就,但由于流通混乱和分散的原因,当时铸造货币的局面也十分凌乱不堪,直到元代确立纸币的主要地位之后,货币又再次趋于统一。最初的纸币是可以用白银兑现的信用兑换券,而后逐渐发展为不兑现纸币,同时,纸币开始以白银为价值衡量标准。

明清时期的货币依然是纸币、铜钱和白银,但在明中叶以后白银逐渐成为主打力量,在民间自由铸造,遍地开花。乾隆年间以后,可以用来兑换铜钱和白银的钱票和银票的流通,则变得非常广泛。


朝代更替下的金融机构

无论是太平盛世的繁荣还是乱世之下的浑浊,每个王朝兴替的背后,金融一直都扮演着推手的重要角色,它是一个既古老又时髦的部门与行业,这股子热闹劲儿,已经持续了好几千年。

中国古代有没有信用事业呢?事实证明,原始社会末期是古代信用的起源时期,只是最初的借款对象是实物,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货币的产生,货币借贷行为也愈来愈多。在唐代以前,只有政府和富户才有资格成为借贷中的债权方,政府针对农户落实政策,而富有的人家则比较随意,钱借与不借以及借给谁都以个人的主观想法为准则,并没有形成专业的商业性借贷机构。

唐代商业的繁荣和对外贸易的发达,在京城长安的东西市催生了最早的专门的金融机构。有着1平方公里面积的西市是长安最繁华的地方,无论本国商人还是外来商人,都集中在这个区域内开设店铺和作坊,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当时,“每一交易,动即千万,骇人闻见”,大额的交易比比皆是,从全国各地以及西域前来长安的货品种类繁多,数量也比较庞大,因此在西市内的货币流量也相对增大,为了给行走的商人减轻负担,市场上开始出现一种“柜坊”和“寄附铺”,专门给人代为存储钱币和保管财物,这便是银行的最初雏形。值得一提的是,唐代就已经将商业和手工业按经营业务区分,称为“行”,每个“行”都有“行首”,就是将业绩做得最突出的行业代表。当时长安的市场上有200多个行,以经营贵金属加工的“金银行”的生意最为火爆,据《太平广记》记载:苏州阊门内有一个吴泰伯庙,每年到了春秋庙会的时候都要进行大型祭祀活动,是祭祀却也是各行各业争奇斗艳的绝佳机会,当然,赚钱最多的金银行最为惹眼,行首带领各家金银铺子高举彩旗,号召一众乐队紧追其后吹吹打打,风头秒杀其他所有行业。当时金银行的实力有多么强大,由此可见一斑。金融市场的初步形成以及汇兑事业的产生是唐代金融业发展的主要标志。

宋代的商业果然没有让人失望,信用事业也开始运转自如,特别是当时出现了纸币和一些有价证券,为金融中介机构的诞生创造了最为有利的条件。在宋代地方志《建康志》中有记载,宋代不仅有经营金银买卖和手工制作的“银行”,还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它们在秦淮河北岸扎堆出现——“银行街”可谓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那个年代的火热程度,是现象级的。

南宋的首都临安,也出现过这样一条“金融街”,只是彼时街上的商店不叫银行。据《梦粱录》记载,“自五间楼北,至官巷南街,两行多是金银盐钞引交易铺”,换句话说,就是首都的银行多了“盐钞引”交易业务。这是由于当年的政府曾在交通不便的婺州屯驻大军,国家下发的大量军费难以运输进城,所以政府招募商人向婺州输送粮草,获得一份“关子”,商人拿着“关子”回到临安领取铜钱,由于铜钱储备不足造成商人无法及时拿回全部的货款,一时间食盐的专卖凭证也被政府用来作为钱币代替物。这让满城财力雄厚的金银铺发现了巨大的商机,他们开始从急于用钱周转生意的商人手里大量折价买入关子和盐钞,用坐地的时间优势赚取差价。当时很多金银铺老板一夜暴富,放眼望去整条街都是金银盐钞引交易铺。

这便是期票交易在宋代出现并狂欢的第一站。在中国古代金融发展史上,宋代金融及信用事业具有承前启后的地位,不仅续写了中国古代金融发展的新篇章,更是推动了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但同时,与金融业的发达伴随而来的投机性和腐朽性也给时代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到了明清时期,白银和铜钱之间的比价是时刻浮动的。老百姓和商人的交易方式都不相同,前者日常开支使用铜钱,后者大额生意及缴纳税款则使用白银,因此以兑换为主业的机构又应运而生。清代发展最好的是票号和钱庄,票号主营业务是异地汇兑,以山西商人为主要代表;钱庄主营兑换和存贷,以安徽和浙江商人为代表,但是地域性限制了这种旧式金融机构的发展,到了19世纪后期,官办的洋务运动和民族工商业开始兴起,古代金融正逐渐从爆发的状态,转向更理性、文明、有品位的阶段。


那些高手们的沉浮往事

一个时代造就一代人,在古代金融热火朝天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些代表人物出现,这些金融大佬们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为他们所处的时代添上了一笔华彩。同时又因为金融高危行业的属性,这些大佬们也走出了相似的轨迹。最终载入史册的,是他们难以逃脱的大起大落之下的经历和命运。

战国末年著名商人吕不韦,拥有独特的看人眼光和经商头脑,“奇货可居”的金融理论被他应用到极致,后来的秦庄襄王就是吕不韦看中和投资的“奇货”,因为他成功的投资和运作,对于当时的秦国有着跨时代的意义,也推动了秦国统一的进程。这样的壮举恐怕是史上最特别的一例,有远见的吕不韦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商人,他得到了位极人臣的地位和财富,却也在晚年祸乱宫闱被流放,饮鸠自尽不得善终。

沈万三是元末明初的江南巨富,也是历史上最早做国际贸易的商人。“垦殖”、“分财”、“通番”是沈万三的成功三部曲。他通过“垦殖”积累原始财富,善于利用别人的金钱,大胆开展对外贸易活动,扩大资本,使他迅速成为“资巨万万,田产遍于天下”的江南第一富豪。如果把他全部的财产换算成今天的货币,保守估算都已达到2万亿美元。沈万三帮朱元璋修筑了三分之一的南京城,又趁热打铁请求出资犒赏三军,这下惹怒了朱元璋,将他定性为“该杀的乱民”,发配云南,最后客死他乡。在至高无上的当权者眼中,老百姓富可敌国是不祥之民,这也是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大政治家与大商人之间的角斗。

任谁也想不到,早在一百八十多年前,中国就出了位世界首富。清代广东十三行怡和行行主伍秉鉴,被西方学者誉为“天下第一大富翁”。当时,伍秉鉴经营丝织品、茶叶和瓷器,以广州为立足点,跟英国人做贸易,同时将自己的产业和债务做到国外,是英国东印度公司最大的债权人。后来,眼光独到的伍秉鉴甚至到美国投资铁路、证券和保险业务,他手里的怡和行也一度成为世界级的跨国财团。鸦片战争爆发后,伍秉鉴的事业开始走下坡路,为了换取短暂的安宁,伍秉鉴一次次向清政府献出巨额财富,却还是在动乱中不幸病逝,随后,曾经富甲天下的广东十三行也逐渐没落。

历史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还有很多金融家前赴后继的出现在时代的浪潮里,他们握有巨额的财富,他们尝试了很多行业,有些人在迷茫和自我放逐后陷入困境,有些人于晚年没有明哲保身导致大祸临门,有些人在无限荣光里迷失自我最终被迫走向生命的尽头……他们的故事很多,与我们渐行渐远直至退隐于江湖,却给我们留下了无限遐想和启示的空间。

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探寻,但更重要的是:人们可以从这些未了解过的真实而诡异的金融迷雾中,从铜锈斑驳的古代货币的发展过程里,看到中国直到元朝,外来的金融影响和渗透,都无法改变中国历史和主导中国的命运。也许,这才是中华民族除了上下五千年文化之外真正的厉害之处,让人不得不重新审视——古代中国,这片低调了太久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