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大国关系:政治、经济与版图

发表时间: 2019-07-03 17:55:09

关注: 302

两个国家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文化传统差异太大,不管双方愿不愿意,中美却不得不合作。

数个世纪以来,各种文明之间已然互有往来。大国关系的演绎,尤其是中美两国关系,关乎世界格局的变革,备受全球的关注。

自20世纪70年代起,中美两大经济体陷入一种尴尬的相互依赖关系:两个国家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文化传统差异太大,不管双方愿不愿意,中美却不得不合作。

随着中美各自经济结构化转型过程中各种风险和挑战的加剧,这种相互依赖的平衡关系正在经受考验,在避免出现大国对抗和博弈的历史覆辙之前,切实走出一条新型的大国关系,在政治、经济、版图的构建中依然要寻求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途径。

中美建交的历程,与中国改革开放之路深度契合。一个和平稳定的世界,中美两国的探索与发展,需要在双方的理解和期待中,从四十年历史鉴定经验,从当下做好彼此,从长远塑造未来。


往事浮光里的较量与接纳

1979年,那是一个值得被时光铭记的历史元年。

在对抗、孤立、谈判之后,终于等来了两国友好合作的开端,中美正式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

巧合也好,必然也罢,中国改革开放与中美建交这两个事件几乎在同一时期发生。事实证明,两者相互激荡,互为条件,中美建交的历程,与中国改革开放之路深度契合。

40年风雨兼程,中美两国关系跌宕起伏,在一次次角逐和合作中砥砺前行。当新型大国关系的创建之路,又一次历摆在两国面前,往事浮光的接纳与较量,或许有助于我们看清未来的路。


政治:融冰之旅,邓小平第一次访美

回首当年,一切的一切,都寓意深刻。

1979年1月28日早上,中美正式建交后的第27天,在北京首都机场,邓小平率团出发前往美国访问,踏出了开放国门的第一步。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农历大年初一多半不出远门,一家老少团聚,热热闹闹过年。邓小平把出访选择在中国的良辰吉日,表明他十分看重这次出访。邓小平在提及此事时则认为,“一年于始,万象更新,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临近出发,出现一个小插曲。邓小平一行乘坐中国民航波音707型2406号专机,本来是依照原定时间8:30准时起飞,因为上海大雾的天气,飞机出现了“去而复返”的事况。考虑安全的问题,在做是否起飞的最终决定之时,邓小平的第一个反应是,不能改期,日程定了,只能另想办法。这是邓小平一贯的性格和行事作风,决定了就做,绝对不含糊。

当这架飞机滑过跑道,冲向北京寒冬的上空,已是上午9时45分,比原定的时间延后1小时15分钟。

邓小平的到来,受到美国官方和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盛况空前。另一方面,风起云涌的政治博弈参与其中,一小撮敌对势力一直蠢蠢欲动,台湾特工在美国收买枪手、企图暗杀。九天访美,在中美合作的严密安保下,行程有惊无险。

美国媒体大量追踪报道邓小平访美消息,有的标题干脆起为“邓来了”,很多美国人拿着以他肖像为封面的《时代》周刊,排队等他握手签名,美国主流电视每天的黄金时段变成了“小平频道”。那次美国行,还诞生了一个“历史词汇”——“旋风九日”。

此次访美无疑是邓小平一生外交行程中最重要的一次出访,也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出国。时任美国总统的卡特这样说:“邓小平访美之后,两国友谊与合作的大门终于敞开。”

在肯尼迪艺术中心,美国总统卡特为邓小平精心安排了一场盛大的演出。最后一个节目,出现牵动人心的一幕,约200名美国儿童用中文合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演出结束后,卡特夫妇陪同小平夫妇登台谢幕,“唱歌的小孩们都抱着小平,小平也抱着他们亲吻,一下子来了个全场轰动。大家跟着鼓掌、喊叫,气氛特别热烈”。台上,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手久久握在一起。这种情感交流是如此自然而纯朴,瞬间超越了所有的政治以及意识形态藩篱,“很多观众当场就流泪了”。

再回味纪录片《旋风九日》,影像叩响历史的记忆,谱写世界史大国格局从此开启,尘封三十年珍贵镜头终见天日,在美国上演的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博弈,也有令人回味的温情暖意。

有人说:邓小平访美的那九天是当代中国人“中国梦”的启航之旅!它改变了此后中国发展的进程,影响了所有国人的生活。的确,正是这次中美“融冰之旅”,它如巨人之手推开封闭的国门,这个抉择不但影响着太平洋两岸的两个大国,更深刻地震撼着整个世界。


经济:WTO,接纳中国,拥抱世界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中国人融入世界的努力,从1979年开始,就一直没有结束。回想中国加入WTO的关键谈判,那惊心动魄的36个小时,又为中国开启了一扇拥抱世界的大门。

1999年11月14日凌晨4点,离故宫不到20分钟车程的王府饭店,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美国人挨个把行李搬上挂着外交牌照的专车,急匆匆地准备离开。然而,在车队即将出发之际,他们突然改变了主意,又把车上的行李一一搬下来。

这群人是赴华谈判的美国贸易代表团,带头的人名叫巴尔舍夫斯基。一个小时前,她的副手约见中方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声称“双方分歧越谈越大”,没必要继续谈。然而,在王府饭店门口演足戏之后,这个喜欢佩戴精致丝巾的女强人在凌晨5点再次回到谈判桌前。

这一次谈判,中美双方代表都已经准备接受一个无功而返的结局。

六个月前,参与中美贸易谈判的相关人员已是陷入谈判的僵局。当时中国国内群情激奋,愤怒的群众自发地前往美国大使馆示威,高喊着“打倒美帝国主义”。在华的美国大企业人人自危,学英语的民营教育机构新东方遭遇成千上万名学生要求退款,几乎倒闭。

危机发生后,克林顿打电话给中国领导人,请求继续进行贸易谈判。中方表示,在当前的氛围下进行WTO谈判是不适宜的。

转机来自意外的插曲,在1999年夏季的美国女足世界杯上,中国女足连胜5场杀入决赛,对手正是美国队。克林顿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他决意效仿周恩来和尼克松导演的那场“乒乓外交”。8月和11月,克林顿先后两次致电中国领导人,希望能够尽快和中国恢复谈判。

在双方的意愿倾向强化之后,这才有了11月的巴尔舍夫斯基率团访华,那一场被新闻称为“世纪谈判”的历史事件。

那几天,美国驻华大使馆、王府饭店和外经贸部大楼构成的方圆5公里,吞吐和吸纳着媒体的无数猜测与想象。而笼罩北京城的不单单是关税、贸易、开放这些概念,还有南联盟大使馆上空的疑云和席卷加利福尼亚的“朱旋风”。

焦灼而紧张的36个小时结束,自此中国的入世之旅已经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在中美谈判落锤的666天之后,两架飞机撞上了纽约的世贸大厦,美国战略全面转向反恐;与此同时,凭借融入全球贸易网络,中国开始了史无前例的重化工业进程,从2001年的世界第六大出口国,花了8年时间就跃居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并在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更重要的是,加入世贸组织让中国人民的勤奋和智慧,在全球贸易体系里得到了一个相对合理的定价。随之而来的,无数普通人的命运得到了改变,他们抓住了中国拥抱世界的机遇,奔跑在中国寻求经济发展的快速车道上,用勤奋和智慧书写着向往的美好生活。


版图:东学西渐与"汉语热"

交流与融合始终在世界的版图中继续,东学西渐与“汉语热”便是极好的说明。

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访华行程中,特朗普外孙女阿拉贝拉的一段“中文秀”视频让中国人倾倒。阿拉贝拉扎着丸子头,笑容十分甜美,流利地用汉语向“习爷爷”、“彭奶奶”问好。之后,她便唱起了《美丽的田野》,还背诵了《三字经》、唐诗,甚至声情并茂地表演了一段中国儿歌《我的好妈妈》。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夸奖她中文水平进步,可以打“A+”,而她流利的汉语更是俘获了不少中国网友的心。其实,中文的魅力不仅让美国“第一家庭”为之着迷,在海外也已迷倒一大片,从王室到名人,直至普通中产家庭,都被中文“圈粉”。美国媒体预言,美国“第一家庭”引领了学习中文的热潮,将在美国为中文教师创造巨大的就业机会。

从2006年起,美国对中文保姆的需求迅速增加,不少具有经济实力的家庭纷纷在孩子的中文学习上投入资金。美国不少家庭寻找“能说中文尤其是普通话的保姆”,家长们认为这样做可以让孩子“学一些中文”。在美国,中文保姆十分抢手,年薪能比其他保姆平均多拿2万美元,还常常出现两个家庭争夺一个中文保姆的紧俏情况。

全世界以中文为母语的人口比例最大,仅仅这个庞大的规模就意味着学习中文未来具有广阔的前景。中国文化在全球的传播力和影响力正在与日俱增。当你的T恤印着英文单词,欧美人却将汉字纹在了身上。

中美建交40年,两个大国远隔重洋,但文化交流与互动代替了文化差异与鸿沟。中国的80后深有体会的是,当上世纪90年代还在以讲究主谓宾齐全的英国英语为正宗时,进入2000年已经推崇灵活自由的美式英语和美式发音。

美国国际教育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报名在校学习汉语的美国中小学生人数近年出现爆炸性增长,汉语成为美国第四大外语,位于拉丁语之前。“汉语热”不再仅仅作为一种现象,正渐渐成为外国人的需求。

“汉语热”随之而来的是中国正日益成为世界各国人才创新创业的理想栖息地。2018年,中国累计发放外国人才工作许可证33.6万份,在中国境内工作的外国人已经超过95万人。受“一带一路”政策影响,来华留学的人员将会越来越多,这其中有许多美国人的身影。

去年,美国人乔治来中国深圳旅游,虽然他是个一米八的大高个,但是他看到街上的小朋友,就会热情地上前打招呼,还会蹲下来冲着小朋友扮鬼脸。要不是担心会引起误会,他好几次都有抱起小朋友的冲动。“我很喜欢中国的文化,我觉得中国的小朋友很可爱!”这个阳光大男孩最终说服了女朋友和他一起远涉重洋来到深圳发展,双双担任一所英语培训学校的外教老师。课余时间,他喜欢走街串巷地闲逛,在边走边看中学习中文。

乔治的故事,只是中美建交40年来的民间交流的一个缩影。当世界两大经济体越来越紧密地交流与碰撞,距离已经不是问题。当孔子学院在全球开花,“汉语热”与中国风成为时尚,一切的交流与融合自然而然,时间节点恰到好处。


又到十字路口,向前还是向后

2019年,中美贸易战升级,中美两大经济体长期占据热搜榜,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中美建交40周年之际,美国发动贸易战全面遏制中国崛起,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站在历史新的十字路口,中国应当向前还是向后?


马云解读“贸易战”:用化学疗法治感冒

中美贸易战仍在继续,如果用一句形象的比喻描述,会是怎样的呢?

有人说:“贸易战就是一场校园霸凌!”美国是“地球村希望小学”的班长,爱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干坏事。“你再不买我的东西,我以后就对你涨价!”班长对中国说。中美贸易战中,两国股市均有下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接受采访时表示,中美贸易问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而不是用“贸易战”解决贸易问题:“这就好比你不能用化疗去治流感一样,贸易问题又不是癌症。”马云还在《华尔街日报》刊发署名文章《贸易战扼杀就业、机会和希望》:“贸易战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手段,只会带来错误的结果,最终受伤害的是农民和中小企业。”

多数经济学家认为,随着商品在贸易战中越来越高,损失最大的是消费者。“牛仔裤价格、手机、雨伞……这些东西的物价都有可能上涨,这是因为美国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贸易战到底是什么?它代表,国家要破坏对方的贸易,主要是通过征收关税实现。关税是特定的进口税和出口税,为什么必须在意呢?因为你可能正在消费很多的进口产品,比如iPhone手机,就是美国设计、中国组装的,但关键组件来自日本、韩国。一旦美国征收关税,所有涉及其中的国家和劳动力都会受到影响。


为什么贸易战会发生?

大约在2010年前后,中国正式超越日本跻身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中国人创造的又一项世界奇迹,不少国家转向学习“中国模式”。中国施行改革开放国策超过30年,中美两国自恢复邦交正常化也已走过30多年路程。面对正处于伟大复兴浪潮的中国,美国担心中国发展起来,危及自身世界霸主的地位,于是采取种种措施围堵、打击中国。特朗普希望更多产品由中国制造,从而促进工业发展增加就业,并且减少贸易逆差,但中国想在高新技术领域统领全球,例如人工智能行业,并且就此制定了2025年计划。

著名的策略咨询公司麦肯锡在《全球化大转型》报告中提到了未来30年全球化趋势的五大转型方向:1、商品贸易日渐萎缩;2、服务贸易快速增加;3、劳动力成本重要性持续下降;4、创新研发越发重要;5、区域贸易更加集中。麦肯锡预言,未来全球化让世界各区域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对美国的依赖度越来越低。中国“一带一路”,就是一场世界核心的转移策略。若“一带一路”将亚太和欧亚连接起来,真正形成“世界岛”的概念,美国的世界霸权必然终结。


中美贸易战的构架师

美国掀起贸易战可谓蓄谋已久。2018年,71岁的罗伯特·莱特希泽再次回到白宫。曾效力于里根政府的他是个对外贸易强硬派,单从这一点看他就和特朗普非常“合得来”。在离开白宫、供职于华尔街最强律所世达律师事务所的三十几年里,他依旧坚持“贸易惩罚”来维护钢铁产业,被业界称作“美国贸易沙皇”。作为典型的“A型人格”,他雄心勃勃,争强好胜,苛求自己,迷恋权力。

如今他如愿回到权力中心,更是被称为中美贸易战的构架师,是个坚定的对华强硬派。“莱特希泽将会代表美国,为争取美国工人利益优先的贸易合作做出杰出贡献。他将挽救美国失败的贸易政策并保护美国人民的财富。”这是特朗普提名莱特希泽担任美国贸易代表时说的一番话。

莱特希泽和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理念非常一致,主张对违反贸易规则的国家征收高额关税。两人对中国贸易“有想法”也是由来已久。莱特希泽认为美国在中美贸易中是一个长期的受害者,并鼓吹“中国威胁论”,指出美国必须考虑强硬措施改变这种状况,这个想法和特朗普一拍即合。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和光伏产品分别采取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并分别征收最高税率达30%和50%的关税”。

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因知识产权侵权问题对中国商品征收500亿美元关税,并实施投资限制”。

2018年4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额外对1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这一做法严重违反国际贸易规则。

2018年8月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第二批对价值16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8月23日起生效。最终清单包含了2018年6月15日公布的284个关税项目中的279个,包括摩托车、蒸汽轮机等产品,将征收25%关税。

2019年5月10日,美方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特朗普还发出威胁称,被征收关税的商品总金额最终可能达到5500亿美元。

挥舞征收高额关税的大棒,是莱特希泽的惯用伎俩。在里根政府时期,每当谈判中有国家不同意“自愿”减少对美出口额时,莱特希泽则祭出此杀手锏,以开征高额关税相要挟,最终逼迫对手采取“自愿出口限制措施”(VER)。近20年美国并没有使用VER,因为1995年诞生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在《保障措施协定》中明确指出:不论是在进口端还是在出口端,成员国均不可寻求、接受或维持任何形式的自愿出口限制、人为市场安排或其他类似措施。不过,莱特希泽根本没把WTO放在眼里:“在我们美国人面前摆着的不论是贸易协定还是WTO,这些条款是我的权利,当我不需要这些权利或内容对我不利时,我就会选择结束契约关系。”


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

对于美国单方面挑起的贸易大战,中国政府早就表明态度:不愿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面对美国的软硬两手,中国也早已给出答案: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13亿多人口的大市场,有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大海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风狂雨骤之时。没有风狂雨骤,那就不是大海了。狂风骤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大海依旧在那儿!经历了5000多年的艰难困苦,中国依旧在这儿!面向未来,中国将永远在这儿!

当美国宣布对部分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时,中国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经历了五千多年风风雨雨的中华民族,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在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进程中,必然会有艰难险阻甚至惊涛骇浪。美国发起的对华贸易战,不过是中国发展进程中的一道坎儿,没什么大不了,中国必将坚定信心、迎难而上,化危为机,斗出一片新天地。无论外部风云如何变幻,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不惑之年”,何日泯恩仇?

中美建交40周年,迎来了两国邦交正常化的“不惑之年”。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成为专家学者们关注的焦点。


阎学通:中美必然是一种竞争关系

中国如今成为一个崛起大国,靠的是政府的不断改革而不是改变了中国的政治制度。通过对中美关系的深入分析,阎学通在2013年就对未来十年的国际形势提出了许多大胆预测,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中国“必然”崛起,以及与美国之间存在的错综复杂的关系。阎学通表示,“我们自己对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定位和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国际地位的认识产生了很大差距。很多人认为,我们越强大,外部环境就越好。但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越来越不好,而不是越来越好。”

“中国必然崛起,美国会相对衰弱,中国跟美国必然是一种竞争性的关系。”在阎学通看来,如果中国和美国的综合实力差距越来越大,美国防范中国的力度会越来越小,美国以中国为主要对手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你跟它差距越小,它就越防范你。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他的《论中国》里面说,中美之间是一种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阎学通指出,在1990年代中期,中美双方将其定位于“非敌非友”,这就是基辛格说的既要竞争又要友好合作。美国和日本也有竞争,但它们还是盟友。中美之间存在的关系,不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而是竞争是主线还是合作是主线的关系。


郑永年:美国无力改变和围堵中国

就大国关系来说,中美贸易战是中美关系发展到这个历史节点的必然产物。贸易战不是两国冲突的终点,而是不同形式冲突的起点(或者导火索)。中美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都具有很大的韧性和消化能力,除非两国贸易突然脱钩,否则不会对两国经济产生即时的巨大影响。今天,中美贸易谈判已经大大超出了贸易问题,而演变成了力量的较量。

他在文章中称,无论是贸易战还是其他方面的冲突,这些其实仅仅是中美关系的表象。本质而言,美国外交政策最为重要的目的,就是要维持其在全世界的主导地位,或者人们传统上所说的“霸权”地位。热战并非两国理性选择,唯一可行的便是技术冷战,或者美国一些人所说的“经济战”。但经济战除了两败俱伤之外,并不能出现一个明确的赢家。

一个孤立的美国打不了“经济战”,美国要和中国进行经济战,同样要结成国际联盟来排斥中国。美国在本土市场以“国家安全”或者“国家利益”的名义来排斥中国,甚至一些同盟因为受美国的压力也排斥中国,但美国没有任何可能把中国挤出世界市场。


郎咸平:守成大国与崛起大国的博弈

贸易战、中兴事件、封堵华为,这些问题,不是贸易逆差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不是科技之战问题……这些问题远不足以看透问题本质。中美关系的任何缓和都是暂时的策略,中美关系长期对峙一波又一波扼制中国是必定的战略。因为,中美关系,是一个守成大国和一个崛起大国的结构性矛盾,是不可妥协的。

技术是美国的根本优势,市场是中国的最大优势。美国是矛、是进攻、是强势的一方;中国是盾、是防御、是弱势的一方。但最终中国必胜美国必败。因为,有了市场,没有技术,可以发展技术;但有了技术,失去市场,技术之花必定枯萎。芯片是人类目前最高级最复杂技术,只有唯一,没有之一。美国以此傲慢,以此为立国之本,以此独霸全球。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也只有唯一,没有之一。这个巨大市场与技术博奕最终将创造出高于美国的技术。技术压抑市场是暂时的胜利,而市场自创技术是最终的胜利,技术斗不过市场!

发展高科技,国家意志是决定性因素。美国阿波罗计划是举国之力,韩国芯片战胜日本芯片是举国之力,中国的原子弹航母北斗卫星也是举国之力。中国誓以举国之力,发展中国的信息化产业,发展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中美贸易战,已展示中美战略对峙,已发展为国家意志的对垒!


已届不惑的中美关系虽面临波折和考验,但40年来远超预期的互利共赢成果与日趋紧密的民间交流交往足可证明,推动中美关系稳定向前仍是人心所向,合作仍是两国关系发展的大势所趋。在可预见的将来,中美两国依然需要一种大国态度: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