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有一种繁花未尽,叫花丝镶嵌

发表时间: 2017-08-14 14:01:55

作 者: 彭玲玲

关注: 955

器物承载的工匠精神,使传统技艺在千百年的沉淀中流光溢彩。在赋予器物艺术价值的同时,传统技艺的背后是匠人的信仰与坚守——时光可以远去,却带不走属于它的光荣,带不走人们的记忆与向往。本期,燕京八绝之首“花丝镶嵌”将掀开神秘面纱,看古老宫廷技艺何以在现世繁华中守住庄重、深邃与韵意。

采金为丝,妙手编结,嵌玉綴翠,是为一绝。”这便是传说中的花丝镶嵌工艺。

 

花丝镶嵌,又叫细金工艺,一门传承久远的汉族传统手工技艺,从盛极一时到几近失传,再到如今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这项独特的技艺穿越文化与历史,将传统元素与现代审美情趣相结合,再一次打破沉寂,走进了我们的视线。

 

宫廷记忆再现

 

许多传统技艺在历史的更迭中早已芳华不再,花丝镶嵌从金银器兴起之时便逐渐跃上舞台,它与景泰蓝、玉雕、牙雕、雕漆、金漆镶嵌、宫毯、京绣并称“燕京八绝”,独领中国封建王朝宫廷技艺的至高点2000余年。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一种名曰“金银错”的手工艺,便能将金银丝嵌入青铜器之中,那时候的金子就可以抽得像头发丝那般细。等到了繁华一时的唐朝,这门细金工艺锻造的金银发饰,成为唐代女子盘起发髻的普遍选择。一如经济学家提出的“短裙经济效应”——女人的裙子越短,经济越好,唐代也存在这一种“高髻经济效应”——发髻越高,经济越好。珠光宝气的金银发饰,以灼灼其华的黄金白银装点着梦幻般的盛世大唐。明清时期,宫廷的奢靡生活更是将花丝镶嵌技艺迎来了登峰造极之势。

 

一直身为宫廷贡品,时有名品撼世。在定陵出土的“金丝蟠龙翼善冠”,用了518根仅有0.2毫米细金丝编制而成的“灯笼空儿”花纹,薄如轻纱,浑然天成。两条金龙由花丝堆垒而成,此等复杂的图案,却难以找到任何接头。整顶皇冠宛如天降神物,等到如今以文物之名面世之时,依然璀璨耀眼,令人叹为观止,一展花丝镶嵌精美绝伦的工艺。

 

也许,正是因为花丝镶嵌从诞生那一刻,便被镶上了深深的皇室烙印,记载着一代王朝的兴盛与没落。如今,当金丝与珠宝再度相遇,花丝镶嵌的雍容华贵也唤起了人们对中国历代王朝的宫廷记忆。

 

极致手工之美

 

每一件由花丝镶嵌技艺制成的金银首饰、摆件、器物都是极致柔软精雕巧琢尊贵典雅复古华丽,在千变万化中挑战人类工艺的极限。

 

故宫所藏有的旷世奇珍中,清代金瓯永固杯、银六万盆金桃树盆景、金嵌珠宝朝冠都是花丝镶嵌的经典之作。正是其技艺高超,用料珍奇,工艺繁复,使得在许多收藏家的心里,花丝镶嵌的珍贵,丝毫不亚于唐画与宋瓷。

 

花丝镶嵌为花丝镶嵌两种制作技艺的结合。作为“燕京八绝”中工艺最繁复的一项技艺,花丝经过数道各有讲究的工序,编织正反花丝、拱丝、麻花丝、竹节丝、罗丝、凤眼丝、祥丝、麦穗丝等十几种不同纹样。镶嵌以挫、锼、捶、闷、打、崩、挤、镶等技法,将金属片做成托和爪子型凹槽,再镶以宝石珍珠。手艺无法掺假,花丝镶嵌的细致、造型的繁复精巧、焊接堆垒的天衣无缝,直接呈现的是花丝镶嵌的精巧和富贵。

 

花丝镶嵌,主要以“金”“银”“铜”为艺术载体,在“火”的高温灼烧下,从熔金、拔丝、轧片到制胎、焊接,每一件作品均由此浴火重生。

 

花丝制作过程   

制胎造型、花丝成型、烧焊酸洗;

镀金银、提亮、镶宝、点翠;

从花丝化身为一件完整的作品,须依靠堆、垒、编、织、掐、填、攒、焊这八大艺。

 

物由人制 ,“匠”由心造

 

在渐渐朦胧的岁月里,幻化交替着这样一幅画面:繁华京城中的紫禁城,生活着一群技艺超群的工匠,他们沉默不语,于妙手巧指间,一根根细如发丝的金丝被编织成皇家御用之物。

当那些伟大的工匠渐渐老去,曾经凝聚中华民族世代工艺传人智慧的花丝镶嵌,只能在博物馆里孤独地回映着盛世的余晖。

 

幸好,在我们身边,仍有一些人为这样一门手艺时刻努力着,他们精雕细琢,他们专注于作品,他们与外界交流的手段不是手艺本身,而是专心做事背后带来的宁静,是细腻、绵长、怀旧的生活方式。

 

程淑美:花丝镶嵌,是金与火的艺术

在北京通州的工作室,出身于工人家庭的程淑美如今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花丝镶嵌的传承人。满打满算,今年年逾古稀的她已在这个行当干了半个多世纪。程淑美将花丝镶嵌形容为金与火的艺术。她最擅长的观音塑像,已形成“程氏观音”自成一派,可与擅以银铜塑观音的明末僧人石叟之“石叟观音”媲美。

 

赵云亮:用作品为祖国献礼

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赵云亮从酝酿、构思、设计到制作,历时一年零两个多月,以大公鸡、牡丹、玉座三个元素构成的金丝镶嵌作品《盛世中国》,表达对伟大祖国繁荣昌盛的美好祝愿和高尚的爱国情怀。曾为《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甄嬛传》等影视作品制作主角所佩戴的饰品的赵云亮,不仅对花丝镶嵌的传统工艺娴熟运用,它将中国传统绘画技巧融入花丝作品的錾刻中,在奢华的宫廷余韵中又增添一抹写意的清新。

 

白静宜:让中国宫廷艺术经典永流传

已近70高龄的白静宜,从事珠宝首饰及案头艺术品设计已近五十年,多年来在“花丝镶嵌”工艺技术的传承和创作设计上成绩显著。其设计的作品“凤鸣钟”,在1983年在东南亚地区钻石首饰设计比赛中获最佳设计奖,是迄今为止我国花丝镶嵌作品在国际上荣获的最高权威奖项。2009年,白静宜与昭仪新天地北京珠宝有限公司合作建立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花丝镶嵌传承基地,致力于花丝镶嵌这一中国宫廷艺术经典,重获生命力,走向市场。

 

杜建毅:匠心工艺待传承与创新

 

“花丝工艺诞生于宫廷,血统高贵,美得张扬。”花丝工艺美术大师杜建毅如是说。“花丝工艺对从业者的技艺要求极高,绝不是几年就能学成出师的,很多人花几十年的心血研习尚不能掌握全部精妙……”当今年轻人普遍的心浮气躁,使得这一匠心工艺濒临失传。今年,杜建毅与佰草集合作,将佰草集御·五行焕肌面霜的装饰赋予了花丝工艺传承与创新。当传统工艺以全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再次焕发出其独一无二的光芒。

 

唤醒民族魂韵   

 

从昔日的宫廷走向民间,又从民间走进拍场,再成为国礼,花丝镶嵌几经起伏,在机械声充溢、流水线的复制与重复中,带来了手工时代的一种纯粹、安静和信念的寄托。

 

当花丝镶嵌工艺与现代艺术相结合,又可以从另一种角度全新审视花丝之美。细细审视花丝之“美”,来自匠人倾注心血的花丝之“气”,不仅仅延续了一种经典的手工技法,更重要的是以花丝之“魂”将东方审美特质延续流传,于现代文化中唤醒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魂韵。

 

   2014年,北京APEC国礼-“繁花”手包和“月季”胸针

 

银鎏金花丝镶青金石手镯

 

《花间殇》五色碧玺花丝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