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一笔一画历经时光沉淀

发表时间: 2017-12-14 15:18:28

关注: 916

一者思考,一者审美,未来一定是将这两者放置同一个平面交互的时代。如此,正有一群人以传统为轴,以时代为本,运用现代手法及新技术将工笔画玩出了新花样。


他用工笔画历经时光沉淀的美,包揽了中国影视业的半壁江山


有人说摄影简单,谁都会按快门。然而,摄影又太难,因为谁都会按快门。

他做到第3年时,就已被业内评为中国上升最快的摄影师,达到行业一线的位置。要做到这一点,很多人需要经历五六年甚至十几年的煎熬。

他是孙郡,是一位时尚摄影师,也是一位摄影艺术家。他的中国风摄影已成为标识,为此他获得了“摄影诗人”的称呼。

7岁开始学国画,大学毕业后迷上了摄影,在他的镜头里,把中国画的宁静、写意,重新带回到现代人的生活里。虽然时尚摄影逃不出强烈的商业意味,但他依然不由自主把对艺术的渴望、对古典文化的向往加入作品之中。在他之前,中国时尚摄影大都起色平平,喜欢搬、抄、学西方的风格和作品。孙郡却对此不屑一顾,他选择了一条只有他能走的“山水路”。

“我要走一条很窄的路,窄到刚好通过我一个人。”在摄影瞬间的魅力和工笔画历经岁月打磨的沉淀间,孙郡找到了完美的平衡。

找场地、搜集道具、挑选模特及造型、试妆……前期准备可能长达一个月,但拍摄只需一天。天时、地利、人和,一切的“点”都恰好到位是很难得的。

孙郡镜头下的东方女性端庄典雅、婀娜多姿,男性同样有种不可捉摸的气质。他用近乎执拗的坚持,还原了摄影的本质——真实的再现,对后期黑白照片进行手工上色,如同工笔画一般一层层渲染。

在他的作品里,经常会出现对传统文化缺失的寻觅和对中国梦的营造,这些宛若诗歌般的意境幽深而又引人入胜。




在他的镜头之下,你们的男神女神都纷纷变身成了画中人。宁静致远,唯美得无需再用多余的辞藻来形容。






【中国风动画:美丽的森林】宋徽宗的《芙蓉锦鸡图》、林椿的《果熟来禽图》等十余幅宋代工笔画从画卷中“复活”,良禽美雀啁啾、树痕花影婆娑,一股浓郁的中国风铺陈开来……



3年,10000张手稿,他做出会动的宋代工笔画。


杨春从小就学习国画,尤擅工笔画。宋徽宗的《芙蓉锦鸡图》,他临摹了无数遍,几乎可以达到乱真的地步。

从小就学习绘画,而且造诣也颇高,之后考入了中央美术学院。但在学校里,他选择了动画专业,做着中国原创动画的梦。

每天上课讨论的却是美漫、日漫,这并不是他学习的初衷。只有将中国的文化融入进去,方能做出属于国人独一无二的动画。

于是在做毕业设计时,他突发奇想,以古画为原型,结合计算机技术制作成故事片。

“我是学动画的,可以试着让这些鸟儿飞出来”。此后他便埋头在工作室,开始了让古画“复活”之路。

“环保是永恒的话题,我的动画最好能表达这个主题,那就画一个鸟与森林的故事吧!”每个奇迹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付出。为了复活古画场景,杨春没少吃苦。场景中鸟儿的扭头、展翅、盘旋,每一处都要用工笔手绘,一点一点去展现。

就是这样,连着画了3年,1000多个日日夜夜,10000多张工笔画,终于汇聚成这部中国风短片《美丽的森林》。

这部短片没有一句台词,只有古乐和工笔画,却让深藏故宫古典美飞进了奥斯卡。鸟儿在林中嬉戏,最后被一声猎枪破坏了这一切和谐的故事。

巧密而精细的中国传统工笔画,每一个线条都用狼毫细细勾勒,层层渲染之后,如诗的意境,一花一鸟,一枝一叶,细腻如生。《美丽的森林》已不仅仅是动画片,更是一幅全新的工笔花鸟长卷。

杨春将古画予以生命和动画处理之外,同时赋予了绿色生态的主题,展现了中国传统工笔艺术以及天人和谐的意境。




行走在工笔画边缘的艺术家,在多元开放时代寻求一种自外而观的角度。


今天的生活过快,是因为我们自身作为一个观看主体的时候,面对着大量的简单画的消费图像。

提出一个新类型,实际是揭示这一类创作在被阅读和被欣赏过程中所需要的空间和体量,从这个角度阐释和介入慢生活和作品的逻辑关系。

无论是“摄影诗人”孙郡,还是制作会动的工笔画的杨春,运用工笔画这种语言性和构思性,可以构建一个观看的过程,一个阅读的过程。

走进阅读本身这样一个体验过程,这是工笔画的释放。工笔画作为一个元素,它的语言和构思构建的是今天作为一个慢生活的观看对象,实际上是从观看对象的角度提出。

中国的工笔画历史悠久,从战国到两宋,工笔画的创作从幼稚逐步走向了成熟。工笔画使用“尽其精微”的手段,通过“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获取神态与形体的完美统一。

近年来,工笔画领域涌现出一批新类型创作尝试,正是“工笔画”言说方式转换的努力,显现出这一画种自我激活的动力。我们看到一种欣慰的现象,工笔画不是作为代表传统画种的稳定概念,而是在中国画自身历史的不断流变过程中,试图激活中国画应对不同环境中的表述。

在不断的自我审视中保持“流变性”,并因此不断自我激活、拓展边界。今天,“工笔画”的“超越”是要进一步抛离“固步自封”的文化姿态,实现创作对于“当下”的介入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工笔画这样一种十分普通的语言形式,能够在艺术市场上如此大行其道,令人深思。

从审美的角度来看,一幅好的工笔画首先画面要耐看,有美的表达,每个人都看得懂。毕竟,我们都喜欢美好的东西!

从收藏市场反馈的信息来看,尽管收藏市场此起彼伏,工笔画天价作品不断涌现,不仅古代工笔画家的作品倍受青睐,当代工笔画家也炙手可热。

工笔画因创作费时费力,其完成必然要在艺术构思及创作上花费更多心血。不仅产量有限,保证了稀缺性,精湛的艺术水准,得到受众青睐。

从笔法上讲,中国画讲究神韵之美。在收藏家眼里,工笔画的细腻、严谨,工笔画的精致、典雅,都不得不令他们赏心悦目。即便一个没有受过任何艺术陶冶和美学训练的人,也会为工笔画的唯美而留连忘返。

不少人在反思:在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收藏市场,工笔画却一支独秀的原因究竟何在?这不能不说是收藏市场的成熟和理性的回归。在眼下这个浮躁得不能再浮躁的社会,艺术精品又少之又少,包括工笔画在内的艺术,只有以生活积淀为基础,以写生、默写的方式记录、提炼生活,在精工制作的时风中实现“突围”。

今天的工笔画艺术家,尤其是中青年一代,知识结构更丰富,对图像的感知能力也更强,他们利用工笔的形式和语言来表达自己的个性感受和学术追求,拓宽了工笔画的表现力,为弘扬传统精华、开拓新领域开辟了新的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