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工匠精神”坚持or妥协

发表时间: 2018-02-28 16:18:49

关注: 675

在历史上,古代中国是名副其实的“匠人之国”、“匠品之国”。但“工匠精神”是否在任何市场环境下都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答案是否定的。

发挥“匠人精神”是可以使产品更完美,然而,在“边际成本上升”及“边际收益递减”规律的作用下,产品在提高到一定的程度后,再进一步发挥“匠人精神”使之更加完美,可能得不偿失。

其实,要做有“精神”的工匠,需要付出极高的成本。时间、设备、耐心、精神高度专注,都是成本。然而在市场经济中,无论多么具有“工匠精神”,如果市场愿意给他的价格无法弥补成本,那等待他的结局就是被市场无情地淘汰。也就是说,有没有“工匠精神”,要看市场愿不愿意付出那个价格。可以说,产品好坏并不是工匠决定的,而是市场决定的。


“锤子M1手机是工业设计上的耻辱!”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最新的手机发布会上语出惊人。一直强调“工匠精神”的罗永浩,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产品如此“痛恨”?又为什么将如此“不满”的产品卖给消费者?

从M1的设计来看,明显放弃了曾经很多优秀的设计,虽然功能俱全,但是和当初老罗大书特书的理想主义以及“工匠精神”相比,在M1的身上似乎已经荡然无存,不得不说是对市场的一种妥协和无奈。


过分追求得不偿失

众所周知,日本有一种流淌在骨血里的精神财富——“工匠精神”。

然而,危机中的夏普还在裁员与卖楼自救,连年亏损的松下想盈利还很难,索尼已在持续低迷中渐行渐远,佳能的危机四伏似乎也没有根本缓解,日立、东芝也在以往曾经强势的消费电子产品领域一路溃败,昔日明星NEC已彻底退出智能手机领域……它们的衰败带给我们一个教训——对“匠人精神”的发挥,也要适可而止。

曾在日立工作16年、现任京都大学和日本东北大学教师的汤之上隆总结了日本经济不景气的四大教训,其中有两条剑指“匠人精神”:过度依赖匠人精神与手工艺者的技艺,而忽视标准性与通用性,严重缺乏低成本量产能力;过于苛求于性能与指标的极致,而忽视了市场实际需求水平,投入不必要的成本,致使市场出现变化的时候不能及时调整。

越是容易细分的市场,越是需要精益求精;而越是趋近于完全竞争,“工匠精神”越无用武之地。市场需求才是王道,如果非要脱离实际、付出高价去覆盖“工匠精神”的成本,那将得不偿失。

如果无视市场实际需求水平,过于苛求于性能与指标的极致,过度追求完美主义,投入不必要的成本,这种不惜成本打造出来的“艺术品”,更接近于奢侈品。并非所有的产品都有必要被当作艺术品来打造,匠人把精致当作一种追求,当然是件好事,但前提是,得有人愿意为这种心结买单才行。市场需求追求性价比高的“消耗品”,而并非价格高昂的“奢侈品”。


特定环境下的“伴生物”

为何瑞士的钟表、意大利的皮包,还有一些工艺美术大师的作品会备受推崇?大概不单是其最终的作品受到认可,更重要的是其生产过程,乃至手工操作的行为本身即被认为是无比的“高大上”,极富“工匠精神”。简而言之,“工匠精神”首先是特定市场环境的伴生物。

不管是皇家专贡、军工亟需、世家秘传抑或国际品牌,本质上都是以持续占有一部分市场作为前提,而能否做到这一点,既要看自身的技术“好不好”,更要由顾客评判它“值不值”。

如果仅仅是自娱自乐的范畴,那么要做到多好只需以个人满意为度,尽可以倾注心力、不计付出。但如果所做的东西要进入交换领域,以此作为谋生的手段,那么市场竞争的法则就是生存的硬道理。毕竟,过度追求“工匠精神”而不顾市场实际情况,不考虑受众感受,经常想当然,最终出来的东西很可能有价无市,无法实现劳动的价值,以致“笔下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徒发一阵感慨罢了。

“工匠精神”始终是和市场分不开的,如果舍此不言而只讲认真,则独有灵犀的“匠心”变成循规蹈矩的“匠气”也只是一念之隔。讨论“工匠精神”不仅仅是为了闲暇,更多的是为了人的职业发展时,个中言语就必须实用一些,哪怕“干”一点,也是正常的,单从精神论精神,往往失之架空,无甚意义。

所以,符合市场需求的才是正确的,没必要非得纠结于“工匠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