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激辩简繁之争

发表时间: 2018-03-22 12:05:09

关注: 648

繁简之争由来已久,每次简繁字大讨论时,某些人就标榜繁体字更能传承文化、更有意味,特别在港台地区,繁体字被视作中华文化正统的象征,使用简体字则成为堕落的标志。

但是简体字的出现,使得在文字上的使用更为便捷,书写更为快速,难道因为简体字缺少了那些所谓的“韵味”,就认定简化了繁体字是丢了华夏文明吗?


简繁搏论 文化成导火索

最近,在社会和文化界,有部分人士提出要恢复繁体字。2016年年初,贝嫂在香港开店,在社交网站写下了简体字的宣传消息,引来无数香港网友的谩骂;而在更早之前,香港演员黄秋生在微博中公开表示,在中国写中文正体字居然过半人看不懂,认为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就连电影导演冯小刚也呼吁恢复部分有文化含义的繁体字,并将一定数量的繁体字增加到小学课程中,旨在“让小学生感受传统文化”。

 

其实,在2008年“两会”期间,宋祖英等21位文艺界的政协委员便联名提议“小学增设繁体字教育”。2009年“两会”,政协委员潘庆林建议用10年时间废除简体字,恢复使用繁体字。之后,2014年全国人大代表吴仕民提议国家应“恢复繁体字,传承传统文化”。尽管目前恢复繁体字的意见和呼声在大陆地区的影响力并不大,也不代表中文使用者的主流观点。但随着简繁之争频频被提起,并总能引起热烈的讨论,网络民意也曾出现支持与反对方势均力敌的局面。

 

挺简帮

汉字从简从俗是文字发展的规律。数千年来汉字的简化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因此,简化字的诞生,不管其初衷如何,客观上顺应了汉字从简从俗的原则,并无过错,“废简就繁”令人匪夷所思。

 

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表示:“承载与传播传统文化的是经典。繁体字可以传播传统文化,简化字同样可以传播传统文化!以《论语》为例,它的最早版本应当是战国时代的齐国文字、鲁国文字,不是我们今天所谓的繁体字。如果以为文字的变迁会导致传统文化的丧失,那么,今天的繁体字也无法完成传播传统文化的重任,最好是恢复战国文字!如果以战国文字印刷《论语》,我真不知道当今有几位专家能读懂……”

 

    挺简派的网友表示,汉字本身就是一个长期进化演变而成的记录语言的符号,在今古书法作品中不乏有比所谓简化字更简化的写法,书法字典里还有汉字草书写法的内容,这些都是汉字实用和艺术化的结果,也是汉字进化发展的结果。文字的形式有发展不是坏事,更何况简化的汉字有助于百姓的学习,至于说到汉字里字形字意的相对性也并非繁体字都是一一对应的。

 

另外网友还认为,对待历史文化要辩证看问题,理性对待,不能说保留历史文化就要普及它,也不是说不要保留这些文化。既要保留历史文化,又要有条理有节度的保留。要保留中国传统文化不代表一定要普及某种传统文化。因为时代在前进,文化也在不断进步,我们也要跟上历史的巨轮,要不断解放思想,使我们国家民族充满活力,国家才不会落后,不落后就不会挨打,这是历史教训,所以辩证的看待文化很重要。还有就是华夏文明靠的不是简繁体,而是忠仁义礼智信。

复繁派

“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不凑巧,汉字简化后,亲不见,爱无心,产不生,厂空空,无麦,运无车,导无道,儿无首,飞单翼,有云无雨,开关无门,乡里无郎……”想必很多人在网上都看过这个段子。

 

著名学者、作家、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王文元是繁体字的拥趸。他认为:“繁体字遭刀砍斧劈后,腴肉不存,仅存瘦骨。新生代只能用简化字书写或记录‘现在’发生的事情,而不可能阅读‘过去’的大量信息。20世纪50年代之前的文献变成‘天书’。再过50年,除非专家,在中国就再也找不出能够诵读经史子集的人了。下一代人面对精神美食、千年佳酿,停杯投箸而不能食。是不可忧,孰可忧?”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申小龙也强调过,汉字要发展,这是自然规律,但发展必须尊重其本身的字理与规律,而不是盲目的简化。申教授以杭州西湖边景点曲苑风荷为例,“‘曲苑风荷’在现代人听来,都认为是当年康熙看荷听曲的地方,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南宋时初得名,那里叫作‘麴院荷風’,‘麴’意为酒曲,因为那院落本是酿酒的作坊。”在他看来,戏曲的源头作“戲曲”,酒曲在史上称“酒麴”,二“曲”不同,其意一目了然。但现在,最早的那段记忆因“麴”简化为“曲”而被抹去。

 

支持恢复繁体字的网友普遍认为,繁体字承载太多的中华文明的积淀,定型于汉朝,至今两千年内没有发生变革,是世界上最成熟的文字,而简体确有很多不可忽视的缺陷。在今天这个人人都能接受义务教育的时代,简体字能降低文盲率,提高识字的理由已经过时。如今已不是“破四旧”的野蛮时期,在中华文明传承日益受到重视的今天,相信使用了两千多年的文明载体终有一天重现光明。

 

还有网友表示,恢复繁体字从大的战略考虑是有必要的,要知道汉文化圈要远比现在的中国领土大。而汉文化圈的基础是繁体字,所以从求同的角度考虑是有必要恢复的。加上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完全可以利用繁体字提扩大加深影响。

繁简并行 共存无碍传承

文字是人类交流和学习的工具,而普及文化是社会发展的基础。繁、简汉字都是中华文化发育的成果和传承发展的本体,只能相得益彰,不应有所偏废,所以许多学者都表示,繁简应该共生,并提倡从识繁写简开始,也算是承认汉字超越语言工具的一种传统文化认同。并且通过繁简关系的适度调整,可以缓解过度简化所造成的不利于汉字信息化处理之弊端,从而使汉字在现阶段乃至将来都能够很好地服务于社会。

 

如今有识之士提倡传统文化,希望当今的社会价值观体系能够融合更多中华文化中的优良传统,与西汉末年推崇古文经学,东汉今古文经学合流的思潮几乎一致。而提倡传统文化与恢复繁体字并不存在必然联系,就像古文经学的振兴不需要通过废弃小篆和隶书而恢复六国古文字才能实现。以古为鉴,可知依靠恢复繁体字来传承传统文化不过是缘木求鱼,舍本逐末的行为罢了。但是,就目前及今后的文字发展而言,尽管简化字的使用是主流,但要防止简化的过度,而部分地“繁化”,也是社会所需。所以繁简并存,是历史的必然。

 

不恢复繁体字就会造成传统文化逐渐失传吗?传统文化真的需要依靠恢复繁体字才能得到“抢救”吗?显然这观点不成立,加上简体字出版物已经覆盖了绝大多数有价值的古代典籍,而且并没有因此造成文化断裂。例如无论是用繁体字还是简体字讲说“孔子”,估计孔老夫子的思想、智慧变化不大,人家都还是愿意接受的。归根结底,汉字与世界上的其他文字一样,只是一套符号系统而已,虽然汉字源远流长,有特殊的文化积淀,但依然不会改变其作为符号的本质。

 

作为交流和沟通的工具,工具有工具的领域,文化形成文化的领域。繁体字从整体而言更能反映造字原理和汉民族的文化心理,但这并不代表简化字就不能传承文化。简化字同样是人民的创造,主要利用了六书造字的方法。没有人认为隶书楷书替代了甲骨金文和大小篆就破坏了传统文化,所以,怎么使用简化汉字就是破坏中华文化呢?只是尽管简化字取代了繁体字的正字地位,但作为历史遗产的继承,繁体字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有承接作用,因而同样具有存在的意义。简化字与繁体字,使用领域不同,不能废此存彼、一并取代。所以,完全恢复繁体字的使用是不切实际的。简化字已经普及于大众,繁体字在一段时期内将是学术领域和高层次文化人作为专业工具来掌握和使用。

 

至于“华夏文明在内地已死”的说法,很多专家表示这种论调言过其实、有失偏颇。华夏文明不只体现在文字上,华夏文明的核心应该是道德观、价值观、世界观,2000多个简化字,不足以让华夏文明死亡。中华文明经历漫长的历史之河,留给我们后人的文化遗产博大精深:书法、音乐、绘画、建筑、园林莫不如此,即使抛开这种有形的东西,民俗、习惯、宗教、礼仪中更有太多东西值得后人善加挖掘,好好继承,从这点上来说,文字固然有文化传承之功,但文字还仅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部分。

 

文化是个活的东西,中国古代服装、雅乐、字句都极好,但保存它们,不意味着我们非得继续每天穿戴得跟春秋时一样,然后钟鸣鼎食。有些习惯方便使用,我们留着使用;有些古迹已经失去生命力,那就当仪式好了,不能因为辕辙车马很美,我们就还骑马车。像安徽既产徽墨,也产宣纸,认识徽墨或者宣纸老行家,知道墨怎么磨,盘子多大,它的弧度多少是最好的,门外人一听觉得这里面博大精深,真是有文化,但是是不是我们回过头,为了维持这样的文化传承,让所有的人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字,就没必要了。在使用工具里面,显然是越简单越好。所以如果我们把两个领域分清楚一个文化的传承,一个使用的功能,那就没有必要全民都去回过头去学繁体字。



结语

如今简体字已推行有年,且一直得到修订和完善,一步步向完美靠近,完全不必因为文化上的不自信或外界杂音就当它是累赘。与其呼吁恢复繁体字来继承中华传统文化,还不如真正去深入地了解传统文化,用规范的、漂亮的简体字来将它传承下去。繁体适合书法,简体适合交流,都是中国字,都是老祖宗留下的财富。文化这东西,传承归传承,实用归实用,没必要强扭一团。文化只有传下去,才是活的。只要能够方便两岸民众的阅读和使用,方便两岸同胞的交流交往,顺其自然各取所需才是王道,无需意识形态来横插一脚。而且实际上,许多简体字在古代的书法帖上早已出现,并不存在“繁体字才能体现文字之美”的定论,所以把繁简强分优劣甚至当作身份标签,只能说太过浅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