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文化之商,孰是孰非

发表时间: 2018-05-10 17:52:58

关注: 606

文化复兴,惠风和畅,文化产业迎来淘金热潮。从文学到艺术,从传统到网红,IP漫天飞舞,资本蜂拥而入。

当大潮来袭,有人长袖善舞,有人陷入迷茫。文化究竟该不该商业化?应该怎样商业化?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或许,从不同的角度,可以找到不同的答案。


文化产业的兴奋剂

琴棋书画和柴米油盐,原本是两种生活,但在中国政府提出文化新经济这一策略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原来文化也是生产力,可以用来振兴国家经济。


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崛起,国家领导人也在多个场合强调文化对历史的影响和重要意义,使得多年被西方文化压制的中国传统文化重新“觉醒”。也正是在国家战略支持下,中国文化产业迎来了1949年以来百花齐放的春天。


《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诗歌之王》等文化类综艺节目,一经推出就收获高收视率,还多次登上微博热门话题榜。文化节目的受捧加上国家大力推动文化复兴,为中国文化产业打了一剂“兴奋剂”。


一位香港电影导演因此笑言:“如今要是在北京开一个香港电影导演协会年会的话,只需要上午在北京打一轮电话,下午就可以在北京开会了——因为几乎所有的香港导演协会会员都在北京拍戏。”这句看似调侃的话,恰恰反映出现今中国文化市场的繁荣景象。


褪去“神秘的面纱”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水涨船高,除了有形的物质条件,无形的“文艺”也逐渐受到青睐,文化产业化因此成为不可避免的“话题”。


消费品,如同星巴克、肯德基、狗不理包子一样,消费者在意的不仅是口腹之欲,更在意的是产品背后的人格凸显。而文化产业化,是在营造一种近乎磁场的效应,让所有消费观、价值观趋同的社会群体聚拢在一起,以此区分与他人的差异。但是,对于何为成功的文化产品,评判标准就在关注度和产业估值。


因此,如此物化的纬度,让众多文化界人士不以为然:难道文化必须臣服于市场的鞭子之下,一路狂奔在市场关注度和风投资本操纵的高速路上?这样不是距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越来越远么?


这种情况,让文化界有种焦灼乃至彷徨郁积于心的感觉,他们会想:市场是否正在主导一切?精品文化、引领时代精神高地的先锋文化等,难道真要沦落到无人理会的地步?



今天,当传统文化有了褪去神秘面纱的可能时,它将如何在被过度消费化的同时不至于沦落成庸俗,需要不逾越一个什么样的“度”,这是人们真正应该思考的。


遇上“流水线作业”

然而,近几年来,中国文化IP十分火爆,使得一些人对此产生了扭曲幻想。中国收藏大鳄、万达集团艺术部负责人郭庆祥就曾多次公开抨击当下中国“艺术品流水线作业”没有价值。尽管几年前因写文章批评国画大师范曾“流水线作业对艺术不真诚,没有一点创新精神”而吃了官司,被法院判赔偿范曾7万元人民币,但郭庆祥依然坚持反对艺术创作工业化。


四川美术学院的一名助理则讲出了另一个现状:其实现在很多人买画就是投资,鲜有收藏者买回去后真正喝着茶慢慢欣赏。对这些人而言,谁画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幅画有艺术家的签名,只要签名是真的,就有利益可图。


虽然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大众娱乐消费,但事实上,文化产业并不等同于文化,由于从认知上自以为是地画上等号,从一定程度导致了文化的急功近利。其实,当商业掘金传统文化,就应该对历史心存敬畏、对传统坚定方向。在生产特别是历史认知上,绝不能与传统文化的价值观背道而驰。随意涂抹、戏说、错误或不当地改编传统文化,无异于抛弃优秀文化传统。长此以往,必然混淆青少年的认知,让一代代人陷入历史虚无主义的泥淖。


当然,在这个正在随着时代演变的生态中,很难界定何为合理何为不合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要尊重文化本身。如果不去深度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那在这股文化淘金热潮中,很可能淘到的只是工业产品,而非真正的文化价值。


文化创意产业是一种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产生的以创造力为核心的新兴产业,从整个业态来说,就是展示、推广、销售、孵化、创投。


文化淘金卷走“浪漫”

文化淘金潮一浪接一浪,前浪很快死在沙滩上。然而“市场”战胜了“理想”,各地争抢名人故居,“伏羲东奔西走,黄帝四海为家,诸葛到处显灵,女娲遍地开花,观音菩萨选美,齐天大圣找不到家”看似文化之辩,实则利益之争。真假早已经不在考量范围之内,一部架空历史的《琅琊榜》,不也引发了一轮争抢地名的闹剧么?


从前,脍炙人口的“心灵鸡汤”如徐志摩、汪国真的诗,早已被《厚黑学》《卡耐基成功学》《李嘉诚传》之类的“励志鸡汤”所代替。文艺青年从一个褒义词,变成了被嘲笑的对象。被网友们早已熬成鸡汤的那句有名的诗,修改一下正好形容时下不少人的文化状态:“生活早已没有了诗和远方,只有眼前的苟且。”


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之别自古有之,但如今却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文化成为产业,“高楼大厦”建起来了,而在“水泥丛林”中,文人却无奈沦为雇工,一个个文化产业巨鳄将在这个“风口”上乘风而起,曾经文化情怀也成为这个年代最奢侈的消费和最浪漫的回忆。


在这样一个时代,贫穷是可耻的。以前讲“穷而后工”,现在,如果你还穷,说明你还不够“工”。商业化的世界里鸟语花香的浪漫如今还能找到吗?


点评:其实,文化本身就是一种创意。人类的发展都是建立在现有的文化基础之上。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如何让中国传统文化萌发新芽,成为年轻一代的思考重点,只有让这些历久弥新的观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才算是真正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诚然,如何合理地发展文化产业,使文化合理地商业化和变现,才是正确的文化产业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