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李兵珂:传播这束光亮

发表时间: 2018-06-15 15:27:16

关注: 854

继往圣绝学,开当世太平。

初见李兵珂,第一次交流便这般袒露心意,在没有听说他的故事之前,难免落下说大话的嫌疑。在一次次周旋之后,直至剥开生活里厚重的壳,才发现这种想法的背后,隐藏着一种生命的张力,坚强,饱满,富有感染力。这位企业家导师,站在讲台上数十年,用言语的力量,与精神世界的对话,将『落水』的灵魂摆渡到对岸。因为一次飞来横祸,他成为自己的摆渡人,在生命的长河里,将苦难来沉淀,依然活成自己的样子——把照进心里的那束光亮,散布在别人的心里。


改变人的心灵,比征服许多一国更高贵。——德明纳尔


梳理凌乱杂散的生命经验,归纳总结处世的生活法则,李兵珂企业家导师的身份,让他在事业中找到一个视角,感受社会和人性,也赋予了他逻辑缜密、表达能力丰盛的特质。

培训场上,他喜欢别人叫自己“大红鹰”(Gavin),这是一位美国老师给他取的名字。正如大鹰一般,在他的行为模式中,急迫、快速、不静止,这才舒服安然;在他的世界里,没有行动,没有创造价值,就会有压力和强烈的罪恶感。为此,他总是渴望要把最好的东西呈现给他人,帮助更多的人善用——


“当初是因为什么进入培训行业?”

“在活过的这些年里,有些事情总是让我深思,似乎身边每个生命都有对自己梦想的向往和憧憬,可追求的一路上却总是受到心智或能力方面的阻扰,不能如愿以偿,甚至因此一蹶不振,抱憾终身。带着这些思索和对学习的渴求,我进入了培训课程和培训行业。”

“每天独自禅坐,思考今天能做些什么帮助别人?思考还有哪些需要我帮助的事或人?思考离我人生的终极,带给城市普世之光,带给世界美好的方法和结果。”


探究世界的本源,他常常静夜笃思,游弋在内心的汪洋,那起伏荡漾的思绪,不管是浪击礁石,还是波涛汹涌,那丝丝的波动,钻进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不管下一个明天是晴朗或是阴霾,此刻便是舒心的、松弛的。

站在讲台上,与不同的生命体对话,从局限中开拓,从茫然中穿越,看到他们距离想去的方向、想达成的目标更近和更有效时,喜悦而满足,快乐而欣慰。这样一来,他总是主动地、热情地,掌握事情的主动权,安排人们在体验中感受为先。在这次前往洛阳拍摄的过程中,他总是强调体验、不急于对话的状态,让原本行程紧凑的拍摄团队心生忧虑——


“注重体验,是一种职业惯性,还是向来的做事方式?”

“发自内心地希望这份体验,能让大家感受千年帝都洛阳深厚的文化底蕴,也希望在一个对等的存在、对等的情境和背景来沟通表述,带给大众一些最真实、最朴素、最恰当的感知。”

“过往有许多案例,帮助企业家面对发展困惑,在思维层面和认知意识上进行对话。如今的社会进化到一定层次,全民意识觉醒程度提高,在体验里自发的感知,能起到转化自我状态的功用。”


从感知到引发思考,进而引发心念的转变。基于这样的初衷,原先的忧虑却是多余的。在后期与他的工作沟通中,谨慎细致的做事风格,基于熟悉之后给予的支持,言语表达中散发着感性的一面,高深莫测的外相变得灵动有趣,给拍摄工作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默契配合。因为,他总是能明白对方想要的内容,迅速调整呈现的方式,完美地迎击,不容许自己存在偏差。

这种行为背后的逻辑,是一种人物性格的观照,任何时候都客观存在。以至于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来临之时,谨慎和支配的主型人格,依然主导着他的生活,并影响着他人——


“那场意外突然就来了,当时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两个月,看不见一点光亮。这是我人生里的一场劫难。”

“睁开眼睛,看到一束光,今天我还活着,这是多美妙的一件事情。对多数人而言,着实是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情,但对于我却别有一番滋味。数十次手术,我和医生说,你一定要治好我,我是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我希望自己能帮助更多的人。”


此时,总给人硬朗、明亮、充满能量的他,眼眶里泛着泪花,在不断的隐忍中潸然而下。这是内心的一道坎,一道他不愿提及的心伤。一切特立独行的人格个体总以为,示人以软弱,没人替你坚强;示人以软弱,是你还不够强大。

一直引导他人面对内心,如今自己却裹着重重的壳。有段时间,他走进了寺庙,伴随青灯古佛,感受着宁静和深邃,每日参禅修持身心。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终于按耐不住,顿悟的这份般若智慧告诉自己——


“我要把自己的心、自己感知的,传播给更多的人;我要继续喜欢的事业,那份有信仰的事业。”


成长、精进、呼吸化。他把成长、精进当作戒律,像呼吸一样伴随自己。即便如此艰难,他决心要重回讲台,实现自身的追求与价值,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把照进心里的那束光亮,散布在别人的心里。

也许谁也未意识到,从这一刻倾诉开始,他已然打开了心门。在这样的情境下,与其提炼修饰,不如还原以独白,选择人物自述的方式,让他的那份感知得以传递——


“耐心点,坚强点,总有一天,承受过的疼痛会有助于你发现和遇见生命的张力。”



生命的张力,我不许你离去

「五天时间,躺在ICU不省人事;那两个月,双目失明,没有一点光,整个世界全然是黑的;而后一年,辗转于不同的医院,大大小小13次手术,全身缝了412针。」这场人生的劫难,在他的叙述里平静而热烈,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窒息起来。

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原本五彩缤纷的世界黯然失色。他问天问地问自己,「李兵珂,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是你?你究竟做错了什么?」终而,没人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唯有自己。

他站在讲台上数十年,用言语的力量,以精神世界的对话,将『落水』的灵魂摆渡到对岸。而这一次,他成为自己的摆渡人,在荒原中挣扎着前行。由此展开人生的篇幅,如同海岸线一般蔓延开来,无数的砂粒沉浸在时光里,迎来一波波翻腾的浪花。

仿佛就在昨日,一连几天地开课,不知疲倦地分享,聚集心力做好培训这件事。面对学员不同的需求,定制开发相应的课程体系,抛却工具应用、处世法则不谈,他更在乎学员内心最本质的感受。在真实的体验和坦诚的对话里,窥见生命本真的样子,那一刻他的使命,便是「你要过河,就帮你送到河对岸。」

想把一切搞明白,那个探究本源的自己,一直在路上。带着对社会行为学逻辑原理的好奇,他持续不断地投入时间和精力,深入心灵的重建、潜意识的发掘、家族系统排列等学科体系,反复消化吸收并为己所用。「第一次分享,永远记忆犹新。」2006年,几千人的会场,所有目光聚焦在他身上,蕴含心底的思绪如破冰一般裂开缝隙,化作一股清流涌入人心。看到台下欢欣鼓舞的画面,他终于有了那份感觉——自我价值的显现。

没有遇见这样的自己之前,他也曾陷入迷茫与彷徨的漩涡,找不到出口。早在2001年,那个年轻的小伙,有车有房有三家通讯门店,每天有数万的现金入账。小有成就的他南下深圳,选择不止步于当下。同样年轻态的深圳,却有着强烈的社会层次和商业逻辑,他感受着那份蓬勃向上发展的气息,急于找寻施展拳脚的空间,最后却连门路都没摸到。

「就这样放弃,那不是真正的自己。」他仿佛又看见那个小小的少年,11岁便开始了他的社会生涯。人生第一份职业,用一辆机动三轮车载人又载货。因为年纪小,人们充满了好奇与同情,少年借此比别人多揽几趟活,同时也因此遭受不平等的礼遇。体力劳动者的艰辛和处于社会底层的感受,每天都告诉他要快速逃离这样的环境。尽管生活充满未知,少年心里对美好的向往扎根生发。

记忆和现实有一段距离,就是回不到过去。

从社会底层一步步挣扎和成长起来的少年渐渐远去,从一无所有到应有尽有的青年回到现实里,是一个趴在病床的自己,以一个固定的姿势,24小时不能动,正在接受生命的考验。

身体极度虚弱,内心也很受伤。他最大的心结,是自己的境遇,打乱了身边人的生活节奏。「我爱我的家人,我爱我的朋友和同事,我不愿意给他们传递软弱,传递可怜。」他用最本能的信念告诉自己,不能成为任何人的负担。



假如生命是一片羽毛,他愿意迎空飞舞,变成一道曼妙的风景,不甘心它就这般落在地上,变成一片废墟。他如是坚信,「每天看着太阳升起,我的心也会冉冉升起。每天当夜幕降临,我就回归本我,跟内心深处的自己说,我是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我要好起来,我要做好自己。」

在接受治疗的第40天,他第一次走下病床,绕开病房里床铺距离洗手间的障碍物,他一再坚持自理生活的基本问题。几百个日日夜夜的坚持,从照顾自己开始,到自我治愈唤醒潜藏的生命能量,他就这样一步步走向了光明,走向了一束光,走向了久违的讲台。

受伤后首次重回讲台,他在夜间醒来两次,摸索着走进课室,想象着要从哪个位置走上去,一遍遍排练着大步踏上讲台的过程。站在镁光灯下,他内心里充满担忧,总是担心不如从前的控场能力,没有传递给受众最好的一面。事实上,最后的呈现,远远超出他的预想,两天的课程一气呵成,收获着满满的爱、满满的力量。

这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也不是一个励志的事迹。

「说出来,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证明我走出来了。同时我又是我,个中滋味,只能自己体悟。」可以肯定的是,一个生命体由此新生,从过往的激烈变得平和,也让他坚持的那份信念越发强烈。

那是一种惯性的信念,凡是要做的事就必须让自己做到。这样的心灵好比一块田地,即使一时荒凉,经过耕耘和播种,苦难也会结出果实来,返现生命的张力。

「看到的世界,一切都是朦胧的」。生活继续,行走坐卧,处处皆问题,事事皆烦恼。在这样的时候,他总会收到这样的温暖,「我这种没有视力,还能满街走、满世界飞的人,医生见到我、给我的鼓励,就是提高了、稳定了。」

这一路,感受着他人给予的那份爱,他认为自己又是幸运的,在迎接生活的挑战里生出一种动力。在街上坐车,用手机工作,链接外面的世界……所有的事宜,他都设定一套方法积极应对,一如受伤时心灵重建那般倔强。

如果要对生命下定义,他自喻是被放在烧杯里面的跳蚤,随着下面酒精炉的点燃,顺着火势啪的一声跳出几米开外。经过一件件对生命的打击,这份上苍给予的礼物,在烧杯加盖了一层玻璃板,不断地压缩变低,使得他只能在小范围里跳跃,一跳便碰到顶板。然而,等到抽掉玻璃板,再度点燃酒精炉,一切能量瞬间被激活,他重新跳起来,跳向了更高的地方。



向着光亮那方——行大道、民为本、利众生

生命的本源,就是找到至善的东西,把它传播出去,影响更多的人。历经人生的劫难,那份要把最好的东西带给他人的初衷依然未变。在传播好的文化理念、以及工具路径的路上,李兵珂邂逅了以“行大道、民为本、利众生”为探索方向的鼎益丰集团。

2011年,他第一次来到鼎益丰集团,那时它还很小,停留不到五分钟,一通电话便离开了。而今再结缘,是源于价值观的契合。帮助他人,帮助企业改变现状,是利他与被需要的关系,是信念、精神与物质同行的关系——


“中国前30年高速发展,只是解决了温饱问题;而如今,生活得更幸福又是一个新的问题。”

“许多民营企业家的症结,在于他们与生俱来先天的缺失,在整个资本产业上布局的不足。”


他出生于洛阳,这是一个千年古都,是道教的兴盛地,在旅游、经济发展的快速道上,洛阳亦是资本的重灾区。而深圳,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他曾经闯荡的地方,从实业到资本的投入,成功过失败过,梦想依然继续着。

对生命的感悟越深,就越能真切地发现原来最朴实、最挚真、最能传承的智慧蕴藏于传统文化中。鼎益丰是把中华传统文化践行和运用非常好的企业。当他发现鼎益丰的文化和过往的所学高度地契合,使他坚信真正能造福人、帮助人的必须是合道的。

2017年,他创办了洛阳天河文创,希望将鼎益丰的千年传统文化,连接有形、利他、有诚信的体系形式,用专业解决中小企业家的资本问题和发展困惑,落实到每一个鼎益丰的受益者——


“深入鼎益丰的企业文化,感受着鼎益丰集团董事局主席隋广义对文化的理解和运用。”

“《道德经》属于五千年的智慧,留给尘世、留给人间的皆是大道。鼎益丰奉行天道和人道,顺世道,真正帮助到很多人获得财富的自由,获得生活的美好,获得工作的顺利和家庭的幸福。”


从参加鼎益丰的企业年会,还有在梧桐问道中的畅谈,随处感受着鼎益丰对传统文化的敬畏和传承,他认为这与自己信奉慈悲、智慧、通达的终极事业是一致的。

由他发起的洛阳天河文创,以沙龙的形式传播《道德经》,以公益活动将善小而为之当成常态化,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传统文化的魅力,也让自己知行合一传播至善的智慧,从之前匆匆而过到理解懂得鼎益丰,并真正结缘鼎益丰,当下他又有了这样的理解——


“是单一被动地去接受,还是主动地敞开心门?这是两回事。”

“发现、吸引、放大,让走进来的人从内心里真正接受,才能一起做一件伟大的事业。”


从被动化为主动,反差之大,自然明了。基于这样的考虑,洛阳天河文创的团队有了其他不一样的地方,他们是参与者,还是分享与传播者。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以天河文创为媒介,希望传统文化,从洛阳到深圳,走向世界更远的地方。随着他的推进,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地开始创建天河文创,许多外国友人深入其中,在大洋彼岸传来了《道德经》的诵读声。

继往圣绝学,开当世太平。在人类智慧聚集地做寻访和采集,李兵珂正在日夜构思一套商业系统,以“行大道、民为本、利众生”为践行愿景,令经典可以传播开来,令生命丰盈而充实,令喜悦、成长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