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葫芦雕刻 传统文化与市场经济的较量

发表时间: 2018-06-15 17:05:30

关注: 741

一瓢藏造化,天地一壶中,葫芦虽小藏天下。

葫芦是中华民族最原始的吉祥物之一,在中国灿烂的文化长河中,从道家文化,到文学艺术,以及与民俗、信仰和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民间艺术,葫芦作为一种特有的文化载体,形成了中国独特的葫芦文化。

在山东聊城隐藏着一个“葫芦之乡”,有着源远流长的葫芦雕刻历史,成千上万个造型各异的雕刻葫芦由此走向世界各地。

然而,传统技艺存活至今不易。三百年间,聊城东昌府葫芦雕刻这门技艺起涨沉浮,葫芦人沿大运河北上南下,他们曾经背着麻袋卖手艺,如今坐在家里上互联网接单——这项传统技艺展现给世人的是对传承优秀文化的坚守,亦是辈辈葫芦传人紧跟时代的努力。

《商道天下》走进葫芦第一乡——山东聊城堂邑镇,感受东昌葫芦雕刻在发展中的创新与舍弃,传统文化与市场经济行进中永无静止的较量。


手工雕刻

一笔一画发乎情,一词一句皆写意


当听说聊城隐藏着“中国葫芦第一乡”之时,我们满怀欣喜驱车前往,但是当抵达目的地后,眼前画面与想象中的不一样,入眼的是仓库堆积成山的葫芦,机房中激光雕刻机轰轰烈烈地为葫芦刻上图案和文字,浓重的机械味扑面而来,与想象中的艺人俯首案前精雕细琢完全不一样。

在交谈中得知,村子里懂手工雕刻的人已不多了,仅剩几个老人还在坚持。我们辗转联系到年过七旬、有着30多年手工雕刻的一位老艺人,开启了一场与传统工艺的面对面对话。



明金成,堂邑镇早期的“葫芦人”。他拿手的地方在于,不用布局,拿起一个葫芦就刻。仅用三分钟,就能将一幅花鸟图跃然于葫芦之上。

雕刻葫芦是个非常费眼睛的活,加之葫芦是球面的,在上面作画、雕刻,线条走向、力度轻重和平面都不一样,需要长时间摸索。明金成刚开始学的时候,稍不留神就会划破手,这是个要求眼、心、手高度专一的细活。

他,用一双手、一把刻刀,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绘在葫芦上,一个个原本黯淡无光、老实憨厚的葫芦,在他的巧手绘制下,变成了具有艺术观赏价值的工艺品。



雕刻葫芦时,明金成的眼睛紧盯在葫芦上,小心地转动着刻刀。刻刀缓缓移动,手中的葫芦俨然成了一个立体的画卷,刻刀经过之处,葫芦就会呈现另一番生命的景象。



面对雕刻机的出现,明金成并未表示排斥,他觉得机器制作为手工制作带来了挑战,给手工雕刻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能将更多的心思放在深入研究和艺术创作中去。

对手工雕刻的未来,他充满乐观,尤其是当下一些美术专业的大学生正在涉足葫芦雕刻,让他看到了传统手艺得以传承和创新的广阔未来。


机器雕刻

传统手艺在市场经济下的衍变



路宗凯,90后,亦是明金成第三代葫芦雕刻传承人,但是因为手工雕刻难度大、速度慢,加之激光雕刻机的出现,仅仅学习手工雕刻半年就选择了放弃,投入到电商大潮中。



传统手工发展到一定程度,不可避免会遇到订单化的机器生产。因为手工葫芦的数量实在有限,而机器却能够实现批量生产,使得东昌葫芦雕刻成为一项产业有了实现的可能。传承千年的葫芦种植和雕刻工艺,在新时代让这里的人们过上了小康生活。



“与钻研葫芦雕刻手艺相比,如今机器雕刻挣钱更快,所花的心思也没那么多。”路宗凯说,相对于手工葫芦生产量小的特点,机器雕刻实现了批量生产,一天生产上千个不是问题。

但是,与手工雕刻有所不同的是,机器雕刻出来的图案相对呆板,千篇一律,少了许多灵气。



堂邑镇种植葫芦的历史悠久,已经从种植、加工到产销一条龙,形成了完整的产业化链条。葫芦产业成了堂邑镇村民开启富裕生活的金钥匙,如今,村里九成家庭种葫芦。



既然机器雕刻又快又流畅,手工雕刻有必要学吗?路宗凯表示,两种产品价值不同,机器雕刻虽然产量大,但售价低,真正有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的是手工葫芦。他打算在打理网店之余重习手工雕刻,感受老祖宗遗留下来的智慧,讲好东昌葫芦的未来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