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傅海艳:一座城市,二次创业,三个人

发表时间: 2018-07-11 15:41:23

关注: 1093

什么是“兄弟”?是意气相投一起闯社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是面对生活考验千百遍,依然“彼此信任,没有分歧”;是平日聚在一起随心说笑,有事一通电话便出现在兄弟的生活里,没有时空和距离。

已是不惑之年的他们,尽管在外界被评说为“老江湖”,在讲叙这个话题时,免不了陷入卡壳、不善表达的境地。没有十八岁的热泪盈眶,也没有创业初期的青春热血,在历经岁月磨练、闯出一番小天地之后,他们的遇见,多了一份不予言说的内敛。

他们,一个是个性耿直的“傅老弟”,一个是藏着文艺情怀的“高哥”,一个是不忘事业又顾家的“老曹”。在鼎益丰天河文创的大系统里,有一种兄弟,叫做“傅海艳、高文辉、曹喜”。

这一次,在我们的撮合下,蛇口天河文创三位合伙人放下平时的忙碌,不谈投资与合作,只是单纯地聚在一起……听他们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岁月沉淀后的兄弟情。


改革开放,忽如一夜春风来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一国两制”在神州大地铺开了响亮的名号。此时,在距离香港最近的内陆深圳,一首歌走进了千家万户,人们走在街头也不禁吟唱到:“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那年,举国上下沉浸在欢庆的氛围里,有一个青年却陷入他的人生大事纠结中。因为一纸公文,师范毕业面临分配的他,需要4万元就业保证金,而家里拿不出这笔钱。按照每月300元的工资,至少要6年才能挣回这笔钱,心里仔细盘算之后,他向父亲要了270元,背上行囊坐着大巴,从湖北黄冈一路颠簸南下深圳。

人生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台湾企业做流水线普工,他从早上七点到凌晨四点,迎来的是难以休止的工作连轴转,刚毕业的年轻人哪里忍耐得住。从那里出来之后,因为没钱租房子,每天躲着治安队查暂住证,直至投奔一个老乡找到住处,在宝安西乡的海边不远处的猪圈。靠在猪圈旁边席地而睡,看着露天外灿烂的星空,一边挠痒,一心在想:“既然来到这个地方,我就要留下来。”

改革开放初期的深圳,从一个边陲的小渔村进入经济市场化的探索阶段,正处于百业待兴的境地。那个时代背景下的人物特质,正如总设计师邓小平亲临深圳督战鼓舞的那般,“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为了留在这座城市,他在一次次的尝试中,找寻翻身的机会。

1999年10月1日,同样是一个欢庆的日子,他这一次却有真正欢喜的事情。在一次面试中,按照要求操作SMT设备,因为以往英文的基础,他顺利拿下这份工作。只是他当时也没想到,摆在面前的这类机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迎合了市场发展需求,深圳如今电子市场的辉煌都是从这些做来料加工的设备上开始的。

进入千禧年之后,在宝安相近的一片区域,电子加工厂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工人和机器夜以继日地加班运转,得以政策支持的中兴、华为、康佳等高新科技企业高歌猛进,华强北、赛格广场人潮拥挤,深圳电子行业从产业到零售均进入井喷的阶段。

赶上时代给予的机遇。他涉足电子行业,从做业务员到创建企业,决心“只要认可的事情,一定要把它做得非常好。”定下这条铁律,他对自己颇下一番功夫:跑市场,通宵达旦地见客户,一个月走破一双鞋;做方案,专注一心做调研,以专业保持自信。

伴随改革开放的创业历程和生活变化,昔日的画面徐徐展现。他的第一桶金是5000元,走在路上兴奋地把钱包夹得紧紧的,当天就置办了做业务的工具,第一部手机是诺基亚3210,第一个手机号在心里倒背如流,第一台车是哈尔滨的飞赛马,每天都把它擦洗得干干净净……他珍惜每一次大胆的尝试,选择与努力让他的人生得以改变,从原本要在讲台上授课的老师到中国市场进出口设备租赁领域的知名企业家。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突袭,让很多人陷入极度恐慌,他和他的太太走遍深圳许多地方,把前期创业积累的资金全部投向了房地产。从创业到投资房地产,一直靠着博弈的心态同梦想周旋。他想起刚来深圳是1995年,现在蛇口的繁华地带还是一片汪洋。他在这里创业,从开始一个人到后来十几个人的团队,公司的效益在同类的报关企业里占据前列。

再追溯到90年代,连接两地的皇岗口岸,人来人往,烟尘滚滚。他在那里当保安,夏天上班要戴口罩,下雨得穿水鞋,住在很矮的铁皮房,只有一个风扇,一度热浪难耐。他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挺过来的,直至后来在代理报检公司,碰上进出口贸易的快速发展期,在累计多年的经验与人脉之后,他创建了自己的贸易公司,在不曾想过的未来里有了新的生活。

改革的春风吹向人们心头,吸引了许多像他这样一穷二白的青年来到深圳。同一个时期,也有两个人在他们的人生路上抓住了机会。

改革开放,忽如一夜春风来。因为政策改变人生方向、南下深圳的那位青年是傅海艳,那位靠胆量博弈在房地产投资成功的人叫曹喜。因为当时做报检的高文辉,将同在深圳打拼的三人链接到了一块。



历事的心路,装载着记忆与真诚

草根出生,勤劳向上,努力实干,抓住时代的机遇……顺应改革开放的浪潮迅速成长的民营企业家拥有许多共通性。创业在深圳,分别生于60、70年代的他们,在不同的人生轨迹上,取得各自的成就,也在于各自的特质——

“机会只有一次,能不能抓住,都是自己的事。”傅海艳创业的历程告诉他,无法预料的未来,人要靠自己。这一生最值得分享的是,深圳最终把自己留下来了,他在这里成家立业,在安身立命的行业里坚持至今,凭借的是自身的人格魅力和为人处世的方式。

没有闯出一番事业之前,曹喜与马翠霞相处八年才步入婚姻的殿堂,他用行动诠释着生为男儿该有的样子,“负责,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白手起家的他,事业的养成,背后有妻子的全力支持。多数时候,投资一项业务,两人商议一番便同心促成。回忆过往,他笑着说她更有眼光。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高文辉始终记得老父亲的教诲,一心向善,助人为乐。以至于在生意场上,受骗于曾经的朋友,失去了原本在银行令人艳羡的工作,他选择了谅解与再出发。从谋生到闯事业,他尽可能地帮助身边人,热心公益事业,把善意落在实实在在的行动上。

缘分的聚合,包含许多要素:时机、观念、偶然性事件……当一切准备妥当,相遇相知也就自然而然。

回忆三个人的第一次碰面,他们不约而同说是在“老高”的豪车行。因为曹喜正想买车,去了老乡高文辉的车行,恰巧碰到了正在喝茶谈项目的傅海艳。在茶台上,三个人相谈甚欢,高文辉说起了投资鼎益丰集团的事情。

提起此事,高文辉说他开始还有些犹豫,金融行业跑路的故事时常听到,又考虑到之前受骗的经历,面对两个朋友的探讨,他的内心是谨慎的。然而,转念又想到,他在这家企业已投资两年,中途因为困难失约退出合作,这家企业的两位掌舵人二话没说,同意他的投资全额退出。这件事触动了自己,也更让他进一步认可这家企业,“鼎益丰集团,这家用中华传统文化、用《道德经》管理的企业,先教你做人,然后再做事。”他如是将那份体悟分享给傅海艳和曹喜,并带着他们前往这家企业参观考察。

对于这点,傅海艳一直说他非常感恩高文辉。回想2015年,他做的事情都非常顺利,看着工厂里的设备全部出空,手上空闲的资金,促使他不断寻求新的投资项目。听着好友支支吾吾的表达,基于多年的来往和信任,他能感受到这事是可行的。与此同时,眼看房地产行业的投资空间变得有限,曹喜也把目光转向了资本领域,看到这家企业拥有盈利的核心技术和为社会创造价值的项目,他决定和高文辉、傅海艳共同参与这份投资。

三人合作,第一次合盘,投资数额不小。当时,高文辉手上闲余的资金并不多,傅海艳直接为其垫资,等到投资收到回报,他把一半的利润分给了高文辉。等到如今再细想,“这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但是他认为这份回报源于老高的姻缘,因为感恩,应该这么做。

说起这个话题,曹喜也是深有同感。第一次拍摄见面时,因为喉咙不舒服,没说过话的曹喜,在后期的交流中,不断地重复一句话,“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合作,都没有计较过得失。”因为鼎益丰,三个人从业务来往到通力合作,一份兄弟情在彼此之间渐渐升温。

三个人产生交集之前,因为自己的为人、因为家人的陪伴、因为朋友带来的教训,他们在各自的人生中得以不同的收获。细细体味,其中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做事业,就是靠人;投资,就是投人。



要有「慧根」,更要懂得「会跟」

“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都要捆在一起做事业,如果不共享的话,靠个人的力量很难发展。”——傅海艳

“身边的朋友和员工,我们都一心这样做,为他们担保,投资算你的,损失算我们的。”——曹喜

一个人,一是要有“慧根”,更要懂得“会跟”,选择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照样能行至幸福的彼岸。——高文辉

从经营实业到资本投资,傅海艳与曹喜、高文辉借助相互之间的优势,形成一股力量,找准一个方向,一心往前。

“看到鼎益丰集团董事局主席隋广义和总裁马小秋的为人处事,能感受到他们做这项事业,是为了心中那份宏图愿景——帮助人创造新的财富,还从内心深处根植道德、信仰和精神的力量。”深入接触鼎益丰之后,他们做了一项决定。2016年,三人一拍即合,相继成立了蛇口天河文创、东莞天河文创。

在拍摄时回顾才发现,当时决议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傅海艳提议,“鼎益丰发展得那么好,我们创办天河文创吧!”曹喜一句“好,我相信你的眼光”,高文辉一字“干”,三人一致同意,缓缓拉开了三人二次事业的序幕!

天河文创运营以来,曹喜与他的太太负责日常管理培训工作,傅海艳与高文辉负责外部业务的联络,在各自的分工上相互协作,以分享的心态,让更多的人了解鼎益丰。对于这份新的事业,被誉为“蛇口三剑客”的他们有这样的理解——

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都要捆在一起做事业,如果不共享的话,单靠个人的力量很难发展。“蛇口天河文创的内部管理,‘老曹’花费的时间最多,付出也是最多的。”傅海艳能感受到兄弟正在全力以赴做这件事,他和高文辉在商会、球会等不同的社交场合上,选择以分享的方式,传达他们亲身投资鼎益丰的经历。

关于自身的经历,高文辉说他最有发言权,走进这个诚信的道德平台,他从经济和精神上均受益匪浅,身边的亲朋好友因为结缘这里,生活面貌改变巨大。对于投资的要义,他觉得“一个人,一是要有‘慧根’,更要懂得‘会跟’,选择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照样能行至幸福的彼岸。”

在蛇口生活20年之久的曹喜,看着蛇口一点点的变化,这里也亲历了他的成长。选择在这个地方,做这样一件事,是体悟了那份诚信。做任何一项投资,均是基于对人的信任,天河文创的发展,诚信是生存命脉的延续。他和兄弟决心以诚立业,“身边的朋友和员工,我们都一心这样做,为他们担保,投资算你的,损失算我们的。”


可以搭伙做事业,也喜欢聚在一起聊人生

在我们的撮合下,兄弟三人放下平时的工作,单纯地聚在一起……

三人拍摄的最后第一个场景,是在蛇口的海上世界。傅海艳说来到这里无数次,就是没有这样放松地坐在这里,看着灯光闪烁下的喷泉随着音乐的旋律在空中起舞,和兄弟喝茶聊天,这份感觉真的很好,好像这么多年在深圳打拼的心事,在这一刻得以回响。

这次相聚,那份未曾表达的兄弟情谊在交流时被发掘。一个行事雷厉风行的傅海艳此时的节奏也变得慢一些。在真兄弟大闯关的问题考验中,他抢先答对最近一个人去看《后来的我们》是高文辉,而高文辉也细心记住了这位“傅老弟”不爱吃鸡肉。对于不擅长拍摄的话题,两人默契指向了曹喜,笑着指出对方的表达不当,却又耐心地引导他完成我们安排的任务。

说出兄弟的定义,表达对方的特质,接连几天的轮番拍摄中,原本不善表达此类心声的他们,欢笑声不断。为节目录制一段音频,傅海艳作为兄弟的代表,回想三人这些年的情谊——

“三人中,我年纪最小,兄弟在一起,总会搞点气氛。高哥就是我们的老大哥,他的内心潜藏着一种力量,总会鼓舞人心,让人不去理会时而杂乱的想法。我时常嘲笑老曹的广式普通话,可他的表达里能显示出他做事稳重的个性,带领团队很有方法,付出很多,但从不计较得失。”

友谊如同一种缓慢生长的植物,必须经历生活的冲击,才能在流年里常青葱郁。三人能够彼此相逢相聚,这份兄弟缘得来不易。傅海艳在一遍遍的录制中,为兄弟发声——

“为了梦想,我们不再单打独斗,我们一起寻找投资标的,一同做一份事业,一起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谢谢你,兄弟。谢谢你,鼎益丰。”


Q:对方身上吸引你的特质是什么?

傅海艳:大家都有自己的事业,在不同的领域都有自己的强项,但我们不会以此来衡量彼此,在一起都是兄弟相称,互相尊重。

曹喜:谨慎、细心、要求完美,这是我眼中的“傅老弟”。“老高”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经常看到他帮助处理亲朋好友的事情。

高文辉:“老曹”很有投资眼光,“傅老弟”情商很高,行事低调。

Q:三人的共同点在哪里?

傅海艳:各自白手起家,经历过许多风浪,幸运的是都取得一些小成就。

曹喜:做事都有自己的风格,但我们都不会计较,决定要一起做的事情,分工合作,互补互助。

高文辉:喜欢喝茶、户外运动,这是我们的共同爱好。

Q:投资合作者or喝肉朋友or人生话题的倾诉对象?

傅海艳:还是基于情感方面为先吧!很多时候,我们会组织一些家庭活动,带着家人一同出去旅游,相处得非常开心。

曹喜:感觉这是我第二次创业。现在三个人做天河文创,之前的公司交给其他人在管理,我和太太两个人就全心待在这里,做日常管理培训。

高文辉:我和“傅老弟”每周都去打高尔夫,打完球就还去他家吃饭,两家都很熟络。“老曹”和他的太太与我来自同一个地方,无形中就有一种很亲近的关系。

Q:有没有分歧?兄弟情义升华的绊脚石是什么?

傅海艳:很默契,没有因为钱有过争吵,有什么都是敞开说。

曹喜:分歧?不会。天河文创的事情,我和“高哥”提建议,“傅老弟”做决策。我们能合在一起,都没有因为得失而计较。

高文辉:没有。因为鼎益丰这个道德平台,三个人比之前走得更近。

Q:关于兄弟的定义,你们怎么说?

傅海艳:人行江湖,要有兄弟之情,朋友之义。

曹 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高文辉:彼此信任,没有分歧。


兄弟箴言

大家都有自己的事业,但我们不会以此来衡量彼此,在一起都是兄弟相称,互相尊重。  ——傅海艳

真诚至上,表里如一。——曹喜

彼此信任,没有分歧,未来路上,希望有你。——高文辉

抛开投资、合作的话题,依然有说不完的话。——傅海艳

是兄弟,当然要搭把手。——曹喜

兄弟在一起,喝的不是茶,是生活,无论浓淡寡味几何。——傅海艳

“老曹”处理家事费心思,我和“傅老弟”经常聚在一起打高尔夫,一周的约定,无论晴天和雨天。——高文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