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刘元生:关于艺术的随想

发表时间: 2018-10-08 18:11:54

关注: 1005

刘元生:深圳艺术家、深圳坂田艺术展览馆馆长

初秋时节,深圳百位本土艺术家作品在深圳美术馆展出,一副刘元生创作的老虎赏荷工笔画入选其中,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刘元生的艺术生涯是从深圳真正开始的,这里充满包容、自信、创新的艺术土壤,深深影响了很多像他这样的艺术家。最初,他来深圳寻梦;最终,他爱上这座城市,在这里发现自我、表现艺术。

从艺术的求索之路到绘画的体悟心得,从诉说对老虎的喜爱到谈及传统文化的当代应用,刘元生总会在分享中将“非常有意思”作为表达的开篇之语。我们也惊喜地发现,这位来自北方、成长在深圳的艺术家,在他豪迈阔达的性情背后,作品却有着南方的细腻与温情。


老虎有它的内心世界,它也会思考

中国素有崇尚虎的文化传统。“九牛二虎之力”、“虎虎有生气”、“虎踞龙盘”,这些象征着生气与活力,彰显非凡的风范与气度,还表征着一种宏观气象。虎文化有丰厚、深远的积淀,渗透到审美意识与价值观念等许多方面。

往更远一些追溯,生活在东北的刘元生小时候就喜欢老虎。不管是在电视画面里看到,还是亲身去到动物园,他均被老虎所吸引,体型硕大、色彩斑斓,眼睛炯炯有神,浑身上下散发着力量。旁人对老虎有敬畏之情,他却想方设法靠近,想要观察得更仔细些。

外表看着威武豪气的刘元生,内心却无比细腻丰富。他在观察中发现,老虎有时非常安静,并不是常年在山林中咆哮怒吼。老虎有它的内心世界,它也会思考。如果初期的绘画是专注于老虎与自然界的关系表达,他在后期的创造中却把老虎当作人,当作了自己,赋予“社会人”的所思所想。

一种恋虎情节,促成一种风格的养成。善于思考的刘元生,总会创造不同的画境,把老虎置于特定的情调氛围之中,使虎与境化,相得益彰,以浪漫主义的创作手法,增添不尽的艺术感染力量。虎充盈着勇武雄强之变,荡漾着喜怒哀乐之情,他常采用拟人的手法,借虎言志抒怀。

绘虎之作,他多侧重于工笔,因为工笔画有强烈的叙事性表达优势。极尽工笔画的精微,笔下的虎有骨、有肉、有神,绒嘟嘟的虎毛和美丽的斑纹是从纸上长出来,妙自天成,令人动容。而整体色彩的淡化雅化,使整个画幅在磅礴的气势里显示出一种特有的清雅与别趣。

在他看来,绘画的生动、神韵、情味是艺术的生命。捕捉微妙的动态神情,传达老虎的性灵与情趣,刘元生赋予其一种人文精神,在威猛与柔静之间,在整体气势与精谨表现之间,呈现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


如果再不捡起画笔,也许这一生再无缘艺术

在理想与现实的纠葛中,每个人的内心均有一种不安分的因子——“世界那么大,我要去闯一闯”。因为一家陶艺公司抛来橄榄枝,刘元生由此来到深圳,从工作谋生到经营一份事业,一晃十年匆匆而过。

十年之间,在物质条件得以丰富之时,生活伴随着兴奋与开心、不安与焦虑,各种情绪交织其中、起伏不定。恰恰又是这十年,生活的历练、人生的体悟,尤其是视野被一次次打开之后,平常的点点滴滴酝酿已久,成为日后崭露头角的有生力量。或许,所谓的厚积薄发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深圳的节奏一直在循坏上升加速中,刘元生发现去美术馆看展览或是与艺术相处的时光最是迷恋。往往那时,一种皈依感油然而生,使人平静,使人生发愉悦。经过内心一番挣扎之后,他决心放下事业,找回已放弃十年的绘画艺术。他隐隐约约地感知到,如果再不捡起画笔,也许这一生再无缘艺术。

重新开始面临的挑战,便是弃之而久的生疏感。他非常清楚的一点,下手落笔之间,有一种不自信的色调跃然纸上。这不是瞬间能解决的问题,唯有多些时间调整,一步步练习,一点点修正。理想与现实的第一次正面比试,他选择了熟悉的题材,决意用心画老虎画。

寻一种方式对话老虎,那是他埋藏在心里多年的情结。而后连续几年,他日夜赶着手稿,将手绘老虎的步骤拍图集结成册,随后由中国杨柳青出版社出版个人画集《工笔动物虎》《百虎画谱》《线描画谱老虎》,个人传略及作品被录入《2010年中国美术书法年鉴》《中国当代画虎百家》,作品被多家报刊发表。从一幅幅作品中,我们感受到,刘元生笔下的老虎,或置身大野苍茫里一梦千年,或在长白雪月之境静观风云,或拨开晓雾渡过此岸是彼岸。


画家不一定是思想家,但他必须是一个思考者

每每创作大幅的作品,刘元生都要耗费数月的心力。从题材酝酿到构思成熟之后,他先在纸上勾勒记录,一次次增减修正,敲定最后想要表达的主题。

创作《权利之笼》的时候,他同样描绘了很多手稿,不同的老虎造型,不同的构图方式,而作品的最后呈现,集中于老虎的局部特写和象征笼子的栅栏,化繁为简带来了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力,传递给观众的思想主张同样简洁明了。

艺术探索的路上,他认为绘画技巧只是一种表达语言,而作品最重要的便是思想的传递。用心的创作,源自对现实的观察了解,激发创造者内心感受的交织反应,当这种反应被艺术化,传递着作者对人生、社会、现实的一种思考。在刘元生看来,艺术创作绝不仅仅是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闲情逸致,一个画家应该是有社会责任的,他们的作品反映社会,超越生活。

有一颗对外界敏感的心,通过艺术的语言表达认知和感受。继老虎题材创作之后,刘元生带来了不少现实题材的作品,关注时代发展中的得与失,关注社会变迁中的利与弊,自然还包括总会先行一步的艺术审美。恰恰如此,艺术的生命力是对现实和未来的价值得以淋漓尽致的体现。

每天工作的展览馆,这里是周边居民休闲放松、追求精神生活的场所,也是提供给艺术家展示作品的舞台。作为深圳坂田手造街艺术展览馆的馆长,在日常工作与社交之外,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画画。办公室便是画室,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便开始创作,创作的心变得格外平静。他从来不缺对下一步作品的想法,经常记录在册的感悟,便是下一步作品的题材方向。

思索表达什么?怎么传达给观众?怎样表达得更深入?很多问题摆在眼前,他时刻记得要经常更新自己,不断地学习和思考。绘画不落于空洞,不止步于技巧层面,那一句 “画家不一定是思想家,但他必须是一个思考者”最能传达他的心意。


快乐与平静的定义,不是物质的丰富,而是精神的不空虚

而今的世界,文化的多元化,人们反而盲目,找不到主流。刘元生从自身的经历中感受到,快乐与平静的定义,不是物质的丰富,而是精神的不空虚。对于人们大都身陷一种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对未来迷茫、对现实焦虑的状态,他一直在思考是什么原因导致现状的发生。他通过作品《传承》表达心中的看法,拥有信仰,寻得目标,保持内心的丰盈与充实,优秀的传统文化不容丢失。

继承传统是必经之路。中国绘画史上,画虎的艺术家不少。过去与现在对比,古人观察老虎限于当时的条件,而今却有多种渠道了解老虎的习性的细节。因此,无论从造型、神态、质感等方面,今天的绘画有了颠覆性的发展,与传统绘虎的形象不可同日而语。然而,即便如何创新多种表现手法,传统绘画的核心思想依然影响着并主导一个艺术家的内心世界。

一个画家要想认真对创作并不容易,现实的挑战,艺术的市场化,能不能安下一份心从事创作?要是不热爱,就觉得无比枯燥,难以坚守。刘元生认为,传统是一条大江大河,其中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智慧。古人提倡的坚守清贫之道、寂寞之道便是考验热爱的第一道关卡。

热爱绘画,艺术的追求与探寻,就要守得住底线。所谓的底线,就是不为外界所打扰。这些年,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绘画创作上,绘画让他内心平静,脱去浮躁与焦虑;绘画作为一种精神活动,有平衡丰富内心的作用。他和很多人一样都有这种感觉,从事自己最喜爱的活动,就会心生幸福。

关于艺术的解读,刘元生认为,当代艺术可以是现代主义风格,也可以是后现代主义风格,也可以是没有风格的风格,但对现实的关怀是艺术家的灵魂,对传统的继承是现代人精神滋养的重要方式。处于疯狂追求物欲的时代,在自然生态、精神生态双重危机的情况下,艺术家要勇敢表现现实生活中的另一面,那一面有普通群众、有道德、良知和价值,有对生命的敬畏和对自然万物的尊重,还有艺术家积极承担丰富精神体验的社会责任。

泊云、揽色、心自宽,十年的绘画体验莫过于此。有人说“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次”,直至现在,刘元生依然有许多困惑未解。绘画就好比人生的修行,在一副作品完成之后,又在下一步作品里优化升级,不断超越过去、超越极限。

山野之间,一大一小,老虎显得乖张呆萌,螳螂却有着挑衅的范儿。谁给谁让步?

谁对谁又说了什么?它们的对话应是有趣的吧!(刘元生/作品《对话》)

梦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有多远?背负着最初梦想前行的人,他们是可以承受孤单的。或许所有的人都对你的梦想不置可否,若你能忍受这份孤独,那么对你来说,梦想只有一步之遥。(刘元生/作品《向梦想致敬》)

虎是权力与地位的象征。以特写的角度刻画了被关进笼子的一只老虎目光炯炯,复杂的眼神注视着观者。任何权力若不被约束就会像出笼的猛虎,怎样约束这只猛虎也是中国社会每一个人关注的焦点。(刘元生/作品《权力之笼》)

一侧是温雅的仕女,一侧是时尚的现代女郎,一桌连接两个时空,一书传承古今。通过种种隐喻与象征之物,创造者希望优秀的传统文化能源远流长。(刘元生/作品《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