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于亚茹:“道”的追寻

发表时间: 2018-11-20 17:56:47

关注: 440

于亚茹,东北药业公司总经理,吉林敦化岗子村通沟书院院长,吉林敦化岗子历史和文化复兴领路人,武圣观住持于祥和孙女

岗子村,沙河旁,穿过杂草丛生的田间小路,在一片玉米地旁,看见一块石碑,上面写着“武圣泉”三个黑色大字。若不是有人引领着来到这里,有人倾说着这方泉水背后的故事,或许它就被埋于这疯狂生长的荒草之中。

这是一个有关道教以及一位道人于祥和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的人和事连同岁月一起被埋没。历史像一个闭口缄默的人,沉默的眼神中,有着些许的无奈。

它,在等待一个人,重新去发现它,诠释它,呵护它。直到于祥和的后人于亚茹,一位女企业家的到来,这段尘封的历史才得以面世。


往事钩沉,档案揭秘

那段如今荒漠的岗子村道教历史以及岗子村道人于祥和的故事随着《岗子印记》重现于世人眼前:

于祥和(1882-1945),生于吉林船厂,在青岛崂山修道。1921年来到岗子,任武圣观道长,历时24年。先后收弟子50多人,观内有常驻道士40多人。

于祥和道长制定了《武圣弟子戒律》《武圣弟子遵守五常》《武圣弟子五戒》《武圣弟子八德》《武圣弟子戒百病》等道规,宣扬“礼神明,敬祖宗,爱国家,保民族”的道家思想,带领弟子认真修道,并严格遵守道规戒律,坚持爱国爱教、遵纪守法、勤俭持修,遵守戒规、积公累德、济世利人的宗旨。

这本《岗子印记》详细介绍了于亚茹爷爷于祥和的故事以及岗子村的历史文化和道教文化。

这是于亚茹来到岗子村后所做的事:扭转世人对道人的看法,恢复岗子村道教文化,传承道家文化。同时,她还联合吉林省长白山文化研究会会长、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张福有先生、省政协书画院院长、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蒋力华先生、省文联副主席、国家非遗民俗专家曹保明先生共同建立了“岗子印记”历史文化展览馆,蒋力华亲自为“岗子印记”题字,并力导建立了“东疆贤达”石雕群,即“东疆十二贤”:大祚荣、崔忻、张子固、吴兆骞、武默纳、依克唐阿、吴大澂、刘建封、吴禄贞、于祥和、陈翰章、释佛性,全面呈现岗子村的历史文化以及道人于祥和的事迹。

序篇:旧国雄风。根据相关文献记载,敦化和古挹娄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这里还是古渤海国的第一个都城所在地,后来渤海国迁都它地后,这里就成了旧国。

第一篇:开山之斧。主要讲述张福有发现长白山手斧的过程以及手斧对人类起源和长白山区文明史的研究意义。

第二篇:树壁自固。张福有在考察中结合地理环境与历史典籍,认为官地镇通沟岭山城和石湖古城一带很符合渤海国建国者大祚荣保太白山东北东牟山树壁自固,并在这里大败唐将李楷固的史记记载。

第三篇:太祖东征。辽太祖东征渤海国的情况,包括行军路线等。

第四篇:驿路通沟。岗子村在古代是东北边陲重要的古驿道,是吉林通向宁古塔、珲春的唯一通道,在清代时为通沟镇,有古庙“武圣观”。官员吴大澂在这里设了通沟驿站。

第五篇:抗日烽火。抗日战争时期,于亚茹的爷爷于祥和积极支持大刀会、义勇军的抗日活动,同时还给抗联提供药品,为抗联救治伤员。与此同时,他们还积极参与到抗日斗争中去,为抗日写下了一部可歌可泣的道教爱国传奇。

第六篇:武圣祥和。主要讲述道人于祥和一生的故事,包括在岗子村治病救人、悬壶济世、广积善缘、严于律己、勤俭修德、认真修道、积公累德、爱国爱教、广弘道家文化等。

第七篇:佛性故里。主要讲述享誉国内外著名的大法师佛性法师一生的故事。她是岗子村人,曾经生病,是道人于祥和救活了她。可以说如果没有于祥和,也就没有后来的佛性大法师。

第八篇;旧貌新颜。主要讲述改革开放后岗子村发生的翻天覆的变化。随着考古文化学者张福有在这里发现了近三千年的青铜文化遗址和于亚茹在这里大力弘扬岗子文化,岗子村正在创造新的辉煌,先后开展了申报全国传统文化村落、撰写村志、发掘岗子历史、传承传统文化等工作。

跋篇:结束语。岗子村的考古发现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类型——“岗子类型”。岗子村的传统文化和道教文化更是绚烂多彩、厚重精深。这是一片不断需要人们去发现、传承和赞美的活化石。岗子的故事,需要传承……


转变,从祭祖开始

于亚茹,东北药业公司总经理,吉林敦化岗子村通沟书院院长,吉林敦化岗子历史和文化复兴领路人。同时她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武圣门派创始人于祥和的孙女。

从开始的不信道、排斥道、反感道,到最后认可道,决定在这里重现当年那段爷爷于祥和的传奇故事,恢复道家文化、传承岗子文化,于亚茹的这条追寻之路、传承之路,漫长而艰辛。

出生于敦化市额穆镇的于亚茹,父亲是一名下放干部。1979年,全家随着父亲一起来到沙河沿。

2014年8月,于亚茹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回乡祭祖,祭奠自己的爷爷于祥和。没来这里之前,从小到大,她的父亲一直给她说她爷爷的故事。但那时候的她对道很是厌恶,觉得他们是骗人的,因此对爷爷也没好印象。她们姊妹几个心里头经常骂自己的爷爷,埋怨爷爷没个正事,在父亲和姑姑那么小的时候,就把他们扔在家里,自己出家修道。

但这一次祭祖,彻底改变了她对道以及爷爷的看法。

当车开到岗子村时,因路况不好陷入了泥潭里。正当他们无助时,于亚茹看到一群百姓赶来,帮他们拖的拖,拽的拽,最后把车子从淤泥中弄出来了。当村民们听说他们是于祥和的后代时,纷纷向他们讲述了于祥和当年在岗子村治病救人、救助百姓、慈悲为怀的事,言语之间充满的都是对他的感恩和称赞。

听到这些后,于亚茹的心中泛起了一丝的涟漪:原来父亲口中关于爷爷的事都是真的。爷爷在老百姓心中竟然有着那样崇高的地位,尽管将近100年了,但是人们还记得他。

此次过后,于亚茹对道不再那么反感,想要探寻道的本质,对父亲口中所说的爷爷的事也开始追根溯源,查证一二。

从最熟悉的医药查证起,于亚茹开始研究道医。“我是个比较倔强,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就是说一个人说的事我不相信,只有三个人、四个人、五个人说的事我才信。”因此,她走访了村中很多八九十岁的老人,然后又开始走山涉川,行迹遍布龙虎山、崂山、五台山,还访问了现任中国道教协会副秘书长赵理修道长以及她那些北医大毕业的朋友,为的就是查证“道医”是否真实可信。

“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人如果想修道,就要先修性修心修德,然后才能修道。修道的人千千万万,但修成道的或许只有一个。这个修成道的人必须各方面都德高望重。”从他们口中得出的事实,让于亚茹开始渐渐理解爷爷了,爷爷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也越来越高大了,“我现在领悟出爷爷走的是老子文化和庄子文化,它是大道,它是正道,但现在就是之前我不理解的那些,就说它是歪道。”

之后她又返回岗子村,想要再次访问那些八九十岁的老人们时,却发现那些老人们有的已经走了。为了能更好地保留这段历史和这段历史的见证人,她决定尽自己所能,每年给他们买轮椅、助听器、营养品和药品,“很怕他们走,只要他们多留一天,这段文化这段历史就能保留住。”

“道”路艰辛

随着调查的深入,于亚茹还发现一个惊天的秘密,那就是岗子村这里不仅有着深厚的道家文化,还有着久远的历史文化和考古文化:岗子村不仅是古通沟镇,设有驿站,还有通沟岭山城、石湖古城等重要历史遗迹。

这是一段让岗子村村民引以为傲的历史,但令于亚茹疑惑不解的是,为什么以前那么繁华的古镇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作为后代,她觉得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将这段历史恢复出来,连接起来,传承下去,让岗子再现昔日繁荣,让岗子深厚的历史文化能被更多人所知。

当坚定了心中的梦想后,于亚茹开始了以“道”为中心,复兴岗子村历史文化以及传统文化的艰辛创业征程。在恢复岗子村历史文化过程中,于亚茹遭到了很多的委屈、痛苦、困难以及质疑,甚至被嘲笑。

于亚茹的医药公司在青岛,因平时工作忙,本来就很少回家的她,还得来岗子村,这遭到了她的爱人和孩子的抱怨。她的娘家人和亲朋好友也对这样的行为不理解,认为她有点“走火入魔”了。

后来,随着对岗子村投入精力的增加,于亚茹连自己经营的事业也很难顾及了,公司面临倒闭的危险。一边是传统文化事业,一边是自己经营的事业,取舍变得很是艰难,但她最终还是把人生的重心偏移到岗子村上,“我认为这个事儿得分大事小事。钱可以说想什么时候挣,就什么时候挣。但岗子村的这段历史不能被耽搁。因为这段时间你要不去做这个事,这段历史就没了,这是无法弥补的损失,更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的她又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那就是她娘家的人要把于祥和的坟墓迁走。这遭到了于亚茹的强烈反对,“他不仅是我们的爷爷,还是中华的文化,如果你要把爷爷的坟墓迁走了,这段百年历史就没有了见证人。”最后家人妥协,但于亚茹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

她首先想到的是建立一个可以承载这段历史的文化园。想法很美好,但现实却很残酷。那时候的于亚茹身心很受煎熬,压力很大,身边没有一个支持她的人,同时资金上也陷入了困局:一边是运转着的山东公司需要钱,一边是急等着投资建设的岗子村文化园。

但她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2015年,于亚茹决定在岗子村买块地来建设文化园。她走访了岗子村的老人询问房子的事,老人们说,你不是村里的人,你买不了这里的房子,更落不了这里的户。这让于亚茹犯难了,最后她灵机一动,决定在村里找一个孤儿,把房子落到他的名下。

就这样,于亚茹顺利买下了一处非常破烂的主屋有70多平米、院子有1000多平米的房子。接下来,她把破房推倒,重建,并在周围修了围墙。当主体建好后,接下来就是在里面建设展览馆和文化墙。

然而,在传承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不仅只有这些。当于亚茹刚到岗子村做这件事时,很多百姓不仅不理解她,还骂她,动手推她。为了能顺利地寻找传统文化、恢复传统文化,于亚茹以退为进,想出一个办法:凡事以村民利益为出发点,对他们好。

在建围墙的时候,她就以高工钱请当地百姓帮忙运土。建好围墙后,于亚茹找来那些轮椅上的老人,把他们推到这里,找来画家,通过这些老人口中完整一致的口述史,还原叙述当年的事实,然后写下来,画下来。

就这样,于亚茹“拼命”地对村民好,让他们知道她来这里是帮助他们恢复文化、弘扬文化的。

日日夜夜地煎熬,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所要的东西。时间侵蚀了一切,却留下了弥足珍贵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信念。在她一点点的努力下,两年后,村民们不仅开始理解她,而且还开始积极地支持她。

除了给予她日常上的生活帮助外,村民们还积极配合她完成历史和文化的撰写和保留工作,把自己知道的或者亲身参与的都说出来。谈及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于亚茹回答道:“最起码让60岁以下的人,知道我们岗子村还有这么厚重的历史和文化。更仿照吴大澂当年建通沟驿站那样,把这个地方建成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和文化地。让孩子们也知道,在这片土地上还有这段历史,同时把这段文化传给他们,让他们传承下去。”

于亚茹和史桂娟的合照


终遇志同道合之人

走在这条传统文化的复兴路上,于亚茹很是孤独,尤其一开始的时候。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她不知道哭过多少次。在建设文化园的时候,她再一次迷茫了:这段历史她已经尽力恢复到这样的程度了,接下来还有哪些可以挖掘,她不知道路该往哪里走。

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妙。与此同时,在岗子村一带积极复兴着这片历史文化的还有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他就是张福有。2016年,张福有先后11次来到岗子村一带考古,在这里发现了东山头遗址和岗子遗址,并采集到了大量的文物,发现这里历史悠久,考古价值巨大。

前后相继的两个人,都在为同一件事而努力,却总是擦肩而过。直到有一天,一份报纸来到岗子村党支部书记徐文有的手中。他在无意中翻看了这份报纸,看到报纸上刊登了一篇关于张福有在岗子村考古重要发现的文章。像获得了至宝一样,他惊喜万分,没想到岗子村这个小小的地方还有这么大的人物在关注,而且已经取得了如此重大的成果。

他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远在千里之外、正愁着邀请专家来帮忙发掘岗子历史的于亚茹。于亚茹得知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岗子村,看到报纸,她比徐文有还兴奋,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就在大家还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时,于亚茹已经高兴地“疯”了,激动的她连在地上翻了三个空翻。

等到大家都看到报纸后,也跟着兴奋起来,并一致要求将张福有请到岗子村来做专家。当场就有人建议,写一份邀请书,这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但是大家又觉得这样贸然前去怕有不妥,恐有唐突,于是找到了敦化市的民俗专家杨明谷。起初杨明谷对他们这样的做法并不是特别认可,后来,大家决定在邀请书上,联名写上99人的名字,再按上手印。

就这样带着一份真挚和诚恳之心,在杨明谷三次致电张福有这件事,和张福有取得联系,得到他的认可后,于亚茹从青岛飞到岗子村,带着村民和一些志愿者,驱车直奔长白山,见到了百忙之中的张福有。

被他们这份真心感动,第二天,张福有就说,走,咱上岗子村去!来到岗子村后,他带着于亚茹等人去了一些考古现场,然后调研了岗子村现在的文化传承发展情况,了解到于亚茹从2014年到2016年间就开始在文化园免费教孩子琴棋书画,围绕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些志愿者,他们也为岗子村的文化传承做了很多事。

于是,他决定和于亚茹一起研究岗子村的历史发掘,并接受了于亚茹的委托,指导建设文化园,为其取名“通沟书院”。与此同时,为了支持张福有的考古工作,于亚茹在文化园特地为他设了办公室和卧室。后来,通沟书院的学习课程从琴棋书画扩大到国学、诗词、摄影、法律、写作、茶艺、中国传统文化、长白山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各方面。

为了更好的发掘和宣传岗子村,通沟书院还积极配合张福有先后举办了各种活动,包括岗子遗址和岗子类型座谈会、《皇华纪程今昔》启动仪式、年喜花节的举办、传统文化村落的申报以及国家地理考察采访等。

除了活动以外,通沟书院还是国家以及吉林省媒体宣传的对象,同时也是各种讲座及培训讲堂所在地。很多诗词书法名家也为岗子村留下了珍贵的墨宝,这些墨宝成为了岗子文化重要的一部分。

《商道天下》一行人在张福有先生的带领和讲解下,参观“岗子印记”


他们,为“道”而来

“他们大多数人不能理解你的信仰,但他们都知道你的信仰有多坚定。”如《血战钢锯岭》里的男主角,这条路上,于亚茹用她对恢复文化的坚定信仰,不仅让村民、家人和亲朋好友改变了对她的态度,还吸引了张福有这样的学者。除此之外,她还收获了一群和她并肩作战的战友。与其说是战友,不如说是一群无私的志愿者们。他们为道家文化而来,为道家文化而感动,为道家文化的传承而生生不息着。

“没想到这件事的号召力会如此强大。没来岗子之前,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来了这里之后,才发现这里是卧虎藏龙之地。出于对道的文化传扬,大家聚集到一起,努力去做这样一件事。”这群跟随于亚茹的志愿者们如今已达上百人。

在于亚茹的眼中,这些志愿者们如同她的家人一样,给了她不曾有过的温暖和感动。这些志愿者来自天南海北、各行各业,有中药厂的老总,有老百姓,有道家道长还有五台山的弟子等。一群建筑工程师们来到这里后,也成了这里的志愿者,义务帮助建设岗子村。

专家的到来,更让于亚茹倍感“受宠若惊”。通沟书院的名誉院长就是由三位专家组成的,一位就是张福有,一位是蒋力华,一位是曹保明。

三位专家,来到岗子村后,和普通的村民一起到田野中去调查,和他们一起吃住,有时候忙的连饭都吃不上,仅仅喝口水就赶紧去挨家挨户采访,抢时抢力地恢复岗子村文化。他们这种精神彻底感动了于亚茹,她心里暗下决定,不管再怎样艰难,也要坚持下去。“正是这三位专家的到来,才有了今天的‘岗子印记’和现在的一切。现在岗子村文化恢复这块,都是在践行着他们的核心思想,也以他们为核心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文化力量。其中,蒋力华先生为岗子村‘东疆贤达’石雕群主导者;张福有老师是‘岗子印记’主导者;曹保明先生是岗子村民俗文化的带头人。三人分工各有不同,但又紧密融合,缺一不可。正是他们三人的合力,才有了岗子村的今天。”

在这些专家的带领下,更多的政府退休部门领导和在职部门领导也参与进志愿者的行列里来了。

在探寻于亚茹和志愿者们背后的故事时,有幸了解到原敦化市文化局局长史桂娟结缘于亚茹的故事。

谈起和于亚茹从相识到成为志愿者的过程,史桂娟的脸上总是带着笑意。在她心中,自从卸任敦化市文化局局长后,这份事业现在在她的生命里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和于亚茹相识,是因为从一位朋友口中得知了于亚茹事后,她感触很深,觉得这样一位女子很不容易。后来得知于亚茹爷爷的事后,她更对道家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她看来,复兴文化不仅是于亚茹的事,也是她的事,于是她决定加入到于亚茹的工作中,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来到岗子村后,她帮忙整理资料,几乎没有闲过一天。

不仅仅是史桂娟如此,很多人都是在研究了于祥和事迹,知晓了于亚茹这么多年的坚持与付出后,被感动了,然后加入到志愿者的大军中来,甚至直接和于亚茹说:“你只是他的后裔,我们才是他的后代。你的爷爷是大家的爷爷。在发扬道家文化这块,你已经开了先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们来做。”

就这样,于亚茹和张福有以及专家学者们、志愿者们一起风餐露宿,前往田野、乡间、山岭、古城遗迹等考察岗子的历史文化。在此之外,他们还努力发掘岗子村的民俗文化和道教文化。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当年于亚茹在岗子村种下的这颗文化种子,经历过风雨后终于开始茁壮成长了,如今呵护它的人也越来越多。

当有人把这件事的功劳归功于于亚茹时,她坦诚地说道:“我感觉自己是一个没有文化,没有水平,没有能力的人。大家都很有能力,包括这些厅级干部、局长等。我总跟他们说这些事都不是我做的,也不是说我一个人做的,是大家做的。是他们感染了我,感动了我,我都是在他们的努力下,支持下,流着泪才走到今天的。”

于亚茹联合张福有先生共同建立的“岗子印记”历史文化展览馆,蒋力华先生为“岗子印记”题的字


未来更美好

“这些事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智慧,教我们如何去为人处事,做善事,努力维护社会和谐和家庭和谐,让自己身心灵健康快乐。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世人了解中国的道家文化,了解中华民族5000多年的传统文化,把文化传承下去。”于亚茹说。如今,于亚茹的家人和亲朋好友在理解她后,不仅开始支持她,陪伴她,而且给予她很多的帮助。

以一颗对传承道家文化信念的坚定之心和宏愿之心,于亚茹成就了她自己,也成就了岗子村的今天,就连张福有也说:“这些年来我们在这里头搞考古调查,她在这里投资,已经投入将近300多万元了,这个是一种贡献。”

在张福有和于亚茹以及志愿者们的努力下,岗子村现正在申报国家最后一批传统文化村落。在岗子村党支部书记徐文有的眼中,正是张福有、蒋力华、曹保明和于亚茹的到来,帮助他们发掘了这里悠久的历史文化以及深厚的道教文化等,岗子村才有了今天。同时,于亚茹建立的通沟书院也成了岗子村的一张名片。

如今岗子村正在做一些旅游方面的规划,准备打造成东北亚地域历史文化旅游聚集区和休闲度假区的旅游胜地。在官地镇党委和政府的支持下,通沟书院和岗子村新时代传习所所确定的“通沟十景”已经在相关学术探讨会上展出。这十处景色是:砬豁藏珍、东牟故邑、年喜花都、河崖树壁、祈福河灯、武圣神泉、通沟书院等。

以满族文化为根基,岗子村目前已经开办起来的民俗活动有年喜花节、河灯祈雨民俗文化节、拉灯节等,在其他方面也准备打造相关人文景观,包括复建通沟驿站、维修武圣观、建道观塔林等;打造相关自然景观,主要是通沟十景;筹集资金改造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疏通河道,整治环境等;发展乡村旅游,包括农业观光园、果蔬采摘园等;拓展游乐设施。

在资金投入方面,除了于亚茹的投资外,徐文有说,还要靠这三方面共同发力:村民集资入股联合发展产业、外商投资、国家政策。

从一个东北的普通村庄到如今的文化之村,当历史文化再次复兴时,岗子村也随之焕发出新颜。如果没有于亚茹、张福有、蒋力华和曹保明,岗子村或许今天还在沉睡着。正是他们的到来打破了这夜的沉寂,向着曙光寻找更美好的未来。

“没有文化的繁荣昌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文化的传承与复兴,需要更多像于亚茹和志愿者这样的一群人,一起坚守与付出,多一点无我利他的精神,多一颗敬天爱人之心,为社会和国家传递“正道”,文化复兴的道路会越走越宽。

岗子村目前在做一些旅游方面的规划。图为航拍的岗子村全貌